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82章 五感灵傀
    经由楚行云一说,蔺天冲这才发现,自己的身上,没有丝毫灵力,乍一眼望去,就跟行将就木的老者般,毫无掌控雷霆的强者风范。
  
      “墨老头,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!”蔺天冲狠狠瞪了墨望公一眼,有些不满道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惊为天人的发明,你居然说是把戏?”墨望公对着蔺天冲翻了翻白眼,徐徐解释道:“刚才那一团乳白之物,是由我发明而来,名为五感灵傀。”
  
      灵傀?
  
      蔺天冲和楚行云同时一愣,那团似水非水的古怪之物,居然是一尊灵傀?
  
      “众人皆知,灵傀,乃是死物,不能思考,更无感知能力,所以早在数万年前,我就曾思索,是否能让灵傀拥有人类的听觉、视觉、嗅觉、触觉和味觉,为此,我走遍了真灵大陆,寻找各种各样的天地灵材,不断做出尝试和改进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继续道:“终于,我在天工秘境苟活的数万年时光中,验证了这一可行性,并且成功制造出一尊五感灵傀,只要它附着在灵傀身上,就能随意改变灵傀的模样,让灵傀拥有人类的五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物凝聚于天下至宝,虽无防御能力,但被损毁之后,却能够自行吸收灵力修复,外力根本无法湮灭,同时,它还能收敛灵力气息,对于蔺老头来说,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寻常之时,以五感灵傀附着全身,凝聚人形,拥有人类五感,而战斗之时,则转化为白虎之躯,金刚不坏,肆意冲杀。”
  
      蔺天冲听完解释后,顿时心中恍然,微微凝神间,他的确能够清楚感知到外界的事物,一举一动,一吐一纳,都跟以前毫无二异。
  
      “五感灵傀已经附着在你的身上,只要你心念一动,它就会自动散去,主动纳入白虎灵傀的体内空间,如此一来,你就能随意切换自己的形态了。”墨望公补充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点点头,口中呢喃道:“收!”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他的身上,一抹七彩光华陡然绽放,悉数纳入了身体之中,与此同时,一道充斥着毁灭气息的雷光暴涌而出,蔺天冲的身体,再度化为了杀气腾腾的白虎之躯,雷光和银光相互交织,让虚空都瑟瑟战栗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五感灵傀,倒是有点意思。”蔺天冲惊讶一笑,心念再动,重新化为了人类之躯,转换间,没有丝毫的不适感,极其流畅,随意。
  
      “灵傀本是死物,但附着五感灵傀之后,就能够拥有人类的五感,此物,也是我的得意之作。”墨望公仰起了头,随即话音一转,略带几分叹息道:“遗憾的是,制造五感灵傀的难度太大,所需要的天材地宝更是无穷,有许多材料都已经无法寻得,否则的话,也不会只有这么一具。”
  
      灵傀,无生命气息,更不具备五感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墨望公,乃是半人半傀,同样没有五感,本来,这具五感傀儡,他是为自己准备的,蔺天冲使用之后,他自然无法使用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看向墨望公的眼神变了变,闪烁出一丝感动,正要说话时,墨望公却笑道:“只不过,对我来说,早已经习惯了没有五感,倒是你,突然变成了白虎的模样,一旦传出去,岂不是要被笑掉大牙?”
  
      言语间,墨望公再度发出一道大笑,让蔺天冲又是恼怒的吼了几声,直接朝墨望公扑了过去,两人,一阵嬉笑,让空间都欢快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两个老顽童,楚行云笑着摇了摇头,也不出声,就静静的看着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和谐,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!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蔺天冲复活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万剑阁,一时间,万剑阁内外,气氛更加火热。
  
      早在许久之前,蔺天冲之名,就已经享誉北荒域,他的身死,一度让众人的心头蒙上了阴霾,尤其是楚虎和秦雨烟等人,更是沉浸在了悲伤之中。
  
      现在,蔺天冲复活了,重新以半人半傀的姿态,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此事,岂能让他们不惊喜。
  
      在当日,无数人聚集在万剑殿,一直到深夜时分,都没有离去。
  
      他们全都喝醉了,烂醉如泥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珍藏在庭院的几坛万年美酒,一滴都不剩下,浓厚的酒香,欢快的气氛,以及嬉笑的打闹声音,充斥着万剑殿,每一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靥,为此刻而欢呼。
  
      殿外,轻柔月光洒落,一片安静祥和之景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依靠着石柱,很是随意的瘫坐着,在他的身旁,散乱摆放着几个空荡荡的酒壶,壶口之处,悬挂着几滴酒水,折射出动人的微光。
  
      夜,已经深了。
  
      万剑殿内的众人都已经沉沉睡去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一张张通红面庞,嘴角浮起了笑靥,眼眸中却是夹杂着一缕深思,望向了皎洁明月,让人猜不透丝毫。
  
      “无意已经睡了?”忽地,楚行云毫无征兆的开口。
  
      话音一落,在他的身后,一道曼妙身影陡然停住了脚步,静默了片刻,方才点了点头,轻声回道:“刚睡下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点点头,手一扬,将壶中的美酒饮尽,没有看向曼妙身影,而是背对着说道:“明日黄昏时分,你让所有人前往庭院一趟,我有些事,想要当众宣布。”
  
  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楚行云浑身上下都是坚决之意,让水千月有种难以言说的难受感觉,仿佛,近在咫尺的楚行云,跟她越来越远了,两人不再同一个空间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楚行云缓缓站起身来,他,依旧没有看向水千月,步伐轻踏,一步步走向了深邃夜空。
  
      “云……”水千月急促出声,只是她刚开口,楚行云的声音便悠悠传来:“夜色已深,你也忙碌了许久,赶快去休息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蕴含着关切之意,很是温柔,但落入水千月的耳中,却让她感到一阵心神失落。
  
      当她抬起头,再度朝着楚行云望去,视野之中,却没有了楚行云的身影,就连气息也消散一空,眼前,有且仅有漆黑的夜空,以及微凉的月光。
  
      “你我已不是师徒,你对我,就没有其他话可以说了么?”水千月苦怅然若失的说道,绝美精致的面庞上,早已经充斥着浓浓的苦笑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她却不知道,这一句话,以及面庞上的浓厚苦笑,消失在夜空之中的楚行云,都看在了眼里,看得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他不敢出声,更不能出声,只能在心中发出一道叹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