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86章 伊人落泪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无尽雪域的深处,耸立着无穷无尽的冰峰,或高,或矮,或横跨数百里,仿佛从遥远上古就存在着,满目皆是,茫茫没有尽头。
  
  一座高耸入云的冰峰之巅,有一道漆黑身影正站立着,冷冽风霜拍打在他的身上,阴寒刺骨,却始终未能此人有所胆怯,双眸如墨,全都是坚决之光。
  
  这人,自然是楚行云。
  
  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此时,楚行云发出一道呢喃声音,只见他扫视周围一圈,身上,雄浑澎湃的灵力绽放开去,径自掀起了一道灵力风暴,将风霜都隔绝开来,同时也将峰巅上的冰雪悉数湮灭掉。
  
  顷刻间,以楚行云的身体为中心,寒霜消散,曝露出了坚实地面,而在地面上,居然烙印着一道道古老晦涩的铭文,数目极多,遍布整一片雪峰之颠。
  
  看到这些古老铭文,楚行云的双眼一亮,他急忙上前,细细朝这些古老铭文望去。
  
  在他的眼中,散乱无序的古老铭文,似乎拥有了生命般,开始不断蠕动起来,相互连接,有序排列,在最后,俨然凝聚出一座庞大浩瀚的古老灵阵。
  
  “正如我所猜想的那般,果然是一座传送灵阵!”楚行云再度出声,声音夹杂着狂喜。
  
  所谓传送灵阵,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灵阵。
  
  此灵阵没有任何杀伤力,也没有任何防御力,更无法将武者围困在内,它的作用,就是将两地连接起来,形成一条特殊的通道。
  
  只要武者踏入其中,就能快速跳跃虚空,抵达另外一处地域。
  
  昔日,楚行云走出荒原山谷之时,水流香留下了一封书信,书信中,透露出强烈的告别之意,仿佛要就此远离楚行云,永不再见。
  
  为此,楚行云苏醒之后,立即施展了一门追踪秘法,以书信为源头,想要借此找寻到水流香的踪影。
  
  刚开始,楚行云还能模糊察觉到水流香的存在,但就在某一日,这种模糊感,消失了,一丝一毫都没有存下,水流香,好像消失于人间,彻底无迹可寻。
  
  从那个时候,楚行云就知道,水流香已经离开了真灵大陆,前往其他的世界,否则的话,纵使相隔再远,也绝不会没有丝毫踪迹。
  
  而楚行云此时所在的冰峰之巅,就是水流香最后的出现之地。
  
  “真灵大陆和其他的世界,共存于这片天地之间,但两者却无丝毫关联,仿佛被某种无上力量隔绝开来,我早就应该想到,两者间,必定会存在传送灵阵。”楚行云淡淡出声,他将双手紧贴于地面上,灵力如水,瞬间覆盖住整片峰巅。
  
  嗡一声!
  
  随着灵力不断蔓延而开,那些古老铭文开始蠕动起来,隐隐凝聚在了一起,但就在这时,一股无形力量爆发,将所有灵力都震散掉,余波肆虐,陡然朝楚行云轰去。
  
  见状,楚行云目光微微一凝,空神瞬步踏出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股可怕力量,后方,一座千丈冰峰轰然坍塌,碎裂成无数冰岩,寒风顷刻间遮蔽天地虚空。
  
  “好险。”楚行云心有余悸的说道,他重新望向那座传送灵阵,却见那些古老铭文再度变得散乱无序,其上,一丝灵力都未存下,诡异至极。
  
  “这座传送灵阵似乎缺少了什么,不仅没有办法修复,一旦有灵力接触,还会产生强烈反噬。”楚行云皱紧了双眉,感觉此事并不简单。
  
  从夜血裳的所藏中,楚行云得知,对于其他世界的存在,夜血裳同样知晓,后者甚至从星辰仙门的传承中,知道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。
  
  夜血裳之所以要夺取水流香的身躯,不仅是为了九寒绝脉,她还想要踏入其他世界,实现心中的可怕野望。
  
  换言之,夜血裳的手中,一定掌握着某种手段,能够重新凝聚传送灵阵,而水流香显然也知道这种手段,方才能够离开真灵大陆。
  
  “我已经彻查了九寒宫的所有辛秘,从未疏漏半分,但对于传送灵阵,却没有丝毫提及,莫非,唯有九寒绝脉之人,才能够重凝传送灵阵?”楚行云心神一沉,虽说真灵大陆辽广无限,武者数不胜数,但拥有九寒绝脉之人,能有几多。
  
  更何况,这一切的一切,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,这座传送灵阵,将真灵大陆和其他世界连接起来,绝对不简单。
  
  心念于此,楚行云顿感有些烦躁,他死死盯着眼前的古老灵阵,视野中,那些古老铭文之上,突然闪过了一抹微弱的紫黑之光。
  
  “这是……空间之力!”
  
  楚行云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,他心念微动,立刻将太虚噬灵蟒召唤出来,随即伸手指着满地的古老铭文,急促道:“这些铭文附着空间之力,显然在不久前开启过,你能否顺着这些空间之力,找寻到另外一座传送灵阵的方位?”
  
  传送灵阵能够连通两地,一地一阵,缺一不可,既然这里存有一座传送灵阵,那么在另外一处地域,肯定也会存有一座。
  
  太虚噬灵蟒和楚行云心神相通,很快就知道了楚行云的心中所想,它细细望向那些微弱的空间之力,最终点了点头。
  
  但在同时,太虚噬灵蟒也沉下了双眸,它告诉楚行云,这一条空间通道,神秘而不可预知,很可能存在着无数的危险,甚至,还会危及性命。
  
  “自从我知道流香离开了真灵大陆,我就决定,无论前路有多么危险,我都一定要去找她,现在,有一条路就放在我的面前,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”楚行云对着太虚噬灵蟒平静说道,那一股坚决之意,饶是太虚噬灵蟒,都为之动容。
  
  片响后,太虚噬灵蟒极为人性化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身形闪烁,将前方的虚空撕裂开,带着楚行云掠入了空间通道之中。
  
  在楚行云进入空间通道的一刹那,远在数万里之遥的万剑殿内,一袭蓝衣的水千月仿佛有所察觉般,心头陡然颤抖了下,螓首抬起,宛若失神的望着茫茫天穹。
  
  “终究还是离开了么?”水千月低声呢喃道,目光收回间,那张绝美无暇的面庞上,两行清泪不断的滑落而下。
  
  她这道话音,很微弱,但万剑殿内的人群都能清晰听到,顷刻间,一道道无奈叹息声响起,回荡于虚空各处,经久不散。
  
  同样落泪的人,还有秦雨烟、雪轻舞、乾雨心和夏倾城,她们无法忍住不流泪。
  
  更甚者,在无尽雪域深处的荒原山谷中,也有浓浓伤感蔓延出来,夜千寒,她也感觉到了楚行云的离去,也落下了泪水!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