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87章 冰雕
    楚行云的心中,同样弥漫着浓郁伤感,他也舍不得离开。
  
      但,为了找到水流香,楚行云必须离开真灵大陆,否则,纵使他还活着,也犹如一尊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,没有任何意义。
  
      空间通道中,楚行云端坐在太虚噬灵蟒的头颅上,一人,一兽,犹如闪电般穿掠虚空而去,速度快得惊人,稍纵即逝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周身上,缭绕着紫黑色的空间之力,这些空间之力,将他和太虚噬灵蟒融为一体,并且保护他不受到空间之力的侵蚀。
  
      须知,空间之力的存在,连武皇强者都要小心翼翼,绝非此刻的楚行云能够承受。
  
      “上一世,我走遍整座真灵大陆,丝毫没有找到其他世界存在的踪迹,仿佛,两者被完全分离开来,彻彻底底的隔绝了,这一切,不知是否跟传送灵阵有关系。”楚行云望着漆黑深邃的空间通道,心中不禁浮想联翩。
  
      正在这时,一股可怕的无形力量绽放,轰隆隆的闷响声传出,楚行云只感觉眼前一黑,似乎有一股恐怖力量笼罩着他,要将他的身体碾成粉碎。
  
      刹那间,楚行云居然有一种直面死亡的惊悚感觉,然而很快地,这种感觉消失了,恐怖力量也完全散去,眼前,漆黑深邃的空间通道不在,而是印入了一片绚烂无比的璀璨星空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”楚行云脸上暴涌出震撼之色,视野内,有无数道光晕漂浮在他的面前,一道接着一道,汇聚成匹练光河,将他的身体照得透亮,玄妙得无法言说。
  
      更为震撼的是,在楚行云的正前方,出现了一道星光古路,路迢迢,星光璀璨,不知道要通往何处,宛若在指引着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已经不属于真灵大陆,也并非空间通道,莫非,正是这一片旷阔无垠的星空,将真灵大陆和其他的世界隔离开来?”楚行云满是惊诧的看向太虚噬灵蟒,然而太虚噬灵蟒也是疑惑摇头,蛇眸中,同样闪烁着震撼,惊异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带着楚行云继续向前穿梭,他们悬浮在星光古路之上,目光不断移动,但无论如何移动,眼前,都是深邃无尽的璀璨星空,仿佛没有尽头般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还注意到,在星空古路周围,悬浮着无数球体,这些球体发出各色光芒,或炙热,或冰冷,亦或者漆黑深邃,而且,球体的大小也不尽相同,有些大若岛屿,有些小若玉盘,光怪陆离,奇妙不可言。
  
      “停下!”
  
      毫无征兆地,楚行云吐出一道喝声,让太虚噬灵蟒立刻停下,随即他伸手指向了左侧的一枚冰冷球体,凝声道:“那里似乎有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朝冰冷球体瞥了眼,蛇躯一掠,瞬息便出现在冰冷球体的正上方。
  
      这一枚冰冷球体,并不大,约莫一间庭院大通体散发出了幽冷蓝光,楚行云一落地,寒意肆虐而上,让他忍不住剧烈咳嗽了几声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没有在意这些寒气,在此时,他的双眼睁得巨大,深深朝前方凝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在那里,存有一物,一座高达三丈的晶莹冰雕。
  
      而这座巨大冰雕所雕刻之物,是一个人,一个青年,背脊如剑,身材英挺,尤其是那张面庞,俊逸如妖,浑身上下都透露出运筹帷幄的自信之感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自然也看到了这座冰雕,蛇眸骤然紧缩住,它惊骇的发现,这座冰雕所雕刻之人,居然跟楚行云长得一模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这,这一定是流香刻下的,她也曾来到这里!”楚行云伸出手,略有些颤抖的轻抚着寒冷的冰面,在这时,他还发现冰雕的下方,很是隐晦的雕刻着一行小字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我好想你,想念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到这行字,身体宛若遭到雷击那般,他将手掌贴住那一行字,自语道:“流香,我何尝不是在想你”
  
      话音缓缓垂落,让幽静冰冷的空间,漫出了一缕缕愁丝,楚行云静默了片刻后,这才站起身来,双眸中,闪烁着一抹晶莹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挥了挥手,灵光闪烁,将整座冰雕都包裹住,直接纳入了内空间中,随即脚步跨出,重新落回到太虚噬灵蟒的头颅上,话音浓重的道:“继续前进吧,顺着这条古路前行。”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立即点头,浑身裹挟着空间之力,重新回到了星光古路之上,继续向前行进。
  
      虽说这片广阔星空,并不在空间通道内,但各处各地,依旧肆虐着空间之力,以及一些难以言说的可怕力量。
  
      太虚噬灵蟒和楚行云,丝毫不敢大意,无时无刻都在注意着周围,可是无论周围隐藏着多少危险和未知,他们,都没有停下,一路向前,从未停歇。
  
      约莫一个月后,太虚噬灵蟒再度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它落在一枚巨大的土黄球体上。
  
      在土黄球体的中央位置,同样耸立着一座晶莹冰雕,但不同的是,冰雕所雕刻之人,是当初的楚行云,五官刚毅,眼眸温柔,嘴角还悬挂着一抹笑靥,笑得很是开心。
  
      冰雕的下方,也雕刻着一行字:“云哥哥,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,我最喜欢的,都是你的笑容,此生今世,绝不会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傻丫头,我最喜欢的,何尝不是你的笑容。”楚行云望着精致细微的冰雕,脸上浮起了一抹淡笑,很温柔,但也充满了思念。
  
      挥了挥手掌,楚行云将这座冰雕也收入了内空间之中,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眼角余光一扫,在脚下处,静静躺着几枚冰晶。
  
      这些冰晶,剔透,无暇,形状也颇为奇异,宛若一枚枚泪滴!
  
      楚行云将这些冰晶捧在了手中,漆黑的眼眸中,居然浮现了一道光影,在荒无人烟的空间中,水流香茕茕一人的站立着,她脸上带着温柔笑靥,一点点雕刻着冰雕,可她的脸上,却滑落下一滴滴泪珠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些冰晶,赫然正是水流香的泪滴,冰之泪滴!
  
      “傻丫头,你太傻了。”楚行云将冰晶贴在的胸膛上,似乎能从中感觉到水流香的气息,嘴角发出一道道苦笑声音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一缕愁丝,被楚行云深深埋在了心里,他落到太虚噬灵蟒的身上,重新回到了星光古路,继续朝着前方掠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