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15章 九幽战队

      九幽战队的基地大楼内,一个年约二十七八,面容浮华的年轻人,正懒散的坐在那里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年轻人实力非常不错,足有涅盘三重天,可是他的气息,却非常的散乱,一点凝实感都没有,一副酒色过度的萎靡神态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个年轻人,便是九幽战队的主人,九幽武皇之玄孙——君无忧!
  
  
  
      九幽武皇是他的祖爷爷,九幽武皇死前,对他是悉心栽培,他也很争气,十八岁时,便定了涅盘,并且成功考入了九霄学府。
  
  
  
      按道理来说,有这样的基础和底蕴,君无忧应该就此崛起才对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事实却不然,就在他进入九霄学府的那一年冬天,九幽武皇战死,整个九幽军团也彻底被歼灭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一战,死的不仅仅是九幽武皇,他的父母,哥哥,都在那一战中慷慨战死,整个家族,就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巨大的打击下,他的整个精气神,彻底的垮掉了,天天借酒浇愁,根本就没心思修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即便修炼的再强又有什么用?即便强如祖爷爷,不也一样战死了吗?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亲族战死,家族的一切,都落到了他的手里,其中就包括九幽战队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,却手握万贯家财,自然引得那些狂蜂浪蝶疯狂的追逐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过去的十年里,君无忧整日游荡与花丛之中,酒色迷人,还真就帮助他解掉了忧愁。天天美酒入口,众香环绕,尽享艳福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再多的家产,终究有花光的一天,更别说君无忧出手一向豪迈大方,挥金如土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年后的今天,随着家产耗尽,君无忧连买酒的钱都快没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经济上日渐拮据,环绕着她的美女一个接一个的消失,原本一群群的朋友,也都不再约他玩耍,即便是路上遇到了,也是连个招呼都懒的打。
  
  
  
      阅尽了人间的繁华与喧嚣之后,君无忧才终于发现,原来……离开了父母,离开了金钱,他什么都不是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果有可能的话,九幽战队他绝不会卖,那是他们家族最重要的产业了,是家族重新崛起的唯一机会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,虽然他有心不卖,但是却已经是无以为继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战队虽然有签约学员的资格和权利,但是也是有义务的,战队学员的生活和修炼费用,必须有一个最基本的保障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九霄学府,不可能允许战队把学员当奴隶去使用,一切都是有规章制度限定的,若是连最基本的条件都满足不了的话,那战队将被强制解散。
  
  
  
      时到如今,君无忧万分的后悔,如果时光能够逆转,他一定不会如此的放荡不羁,一定会励精图治,恢复祖先的荣光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时到如今,他只能将战队出手,否则的话,战队就只能被解散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长叹一声,君无忧歪了歪脑袋,朝着对面道:“花弄月,你不是说恩断义绝了吗?怎么今天又回来了。有事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君无忧的对面,一个风骚入骨,性感无比的女人,正以一个极度诱惑的姿态坐在那里。
  
  
  
      胸部向前挺着,腰部收的细细的,而圆润的臀部,却又流畅的朝后探出,整个身材,拉出了一个曼妙的s曲线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,还要属那双长腿,圆润,修长,结实有力,雪白细腻的肌肤,闪耀着动人的光泽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光是用看的,这个名为花弄月的女人,便已经足以让任何男人口干舌燥,热血沸腾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面对君无忧的询问,花弄月妖媚的扭了扭腰肢,嫣然笑道:“忧忧,你知道我是爱你的,若不是断了修炼资源,我怎么舍得离开你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嘲弄的一笑,君无忧摆了摆手道:“所你就投入了穆大少的怀抱了,对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啊!你怎么知道的……”听到君无忧的话,那妖媚的女人面色顿时一变,整个人都尴尬了起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屑的撇了撇嘴,君无忧道:“穆童放出话来,禁止任何人收购九幽战队,现在又派你过来,为的也是这件事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君无忧的话,花弄月很快便恢复了镇定,坐正了身体,义正词严的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我也不瞒你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只要你以一亿灵石的价格,把九幽战队卖给穆大少,我就回来多陪你一年,有了这些钱,只要省着点花,你就又可以花天酒地几年时间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咯吱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那女人的话,君无忧猛的捏紧了拳头,五指之间,发出一阵刺耳的咯吱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面对暴怒的君无忧,花弄月却一点都不畏惧,嘲弄的撇了撇嘴道:“怎么,生气了?想动手?你确定自己能打过我?你确定不会被我揍一顿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话间,那女人曼妙的身体上,渐渐澎湃起恐怖的能量波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虽然这女人看起来风骚入骨,但实力却一点都不弱,赫然已经达到了涅盘六重天,足足比君无忧高出了三重天!
  
  
  
      愤怒的盯着那女人,好半天……君无忧终于无比落寞,无比哀伤的道:“你走吧,回去告诉穆童,九幽战队就算解散了,也绝不卖给他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什么!你疯了吗?”听到君无忧的话,那女人猛的站起身来,怒声叱呵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君无忧决绝的道:“不,我没有疯,我很清醒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不可置信的摇着头,那女人烦躁的道:“为什么?你这是为什么啊?”
  
  
  
      哀伤的一笑,君无忧摇头道:“他从我这里把你抢走,我不怪他,毕竟……他能给你的,我已经给不了你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君无忧咬紧了牙关,痛恨的道:“可是他不该如此作践你,不该拿你当成是筹码,你是人,不是物,更不是牲畜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你!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暴怒的君无忧,花弄月那妩媚的双眼中,满是迷离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慢慢的站起身来,君无忧走到花弄月的面前,轻轻伸出手,抚摸着花弄月那雪白细腻,吹弹得破的脸蛋,脸上的哀伤越发的浓郁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痛惜的看着花弄月,君无忧无比哀伤的道:“他可以不珍惜你,你自己也可以不珍惜你自己,但我不会,永远不会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啪!
  
  
  
      猛的打掉了君无忧的手,花弄月仿佛一只被触怒了的野猫一般,尖声道:“少来了,你那么烂情,那么多女人,还有脸和我谈什么珍惜!你是在说笑话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君无忧道:“虽然已经迟了,但我已经知道错了,我不想再错下去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你!
  
  
  
      惊恐的看着君无忧,花弄月贝齿紧咬着嘴唇,面色变的惨白无比。
  
  
  
      终于,花弄月猛的转过身,踉跄着朝门口跑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花弄月那踉跄的身影,君无忧的目光中,盈满了不舍和惆怅。
  
  
  
      再怎么烂情,他也终究是一个人,他也有着自己的真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恨的是,十年的纸醉金迷,让他彻底的辜负了这个曾经视他为天,视他为地,视他为一切的,世界上最好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