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17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

      严肃的看着君无忧,楚行云无比认真的道:“我最看重的,并非你十年的沉淀,而是你十年声色犬马,纸醉金迷的那段生活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什么!你竟然看重这个?”疑惑的看着楚行云,君无忧一脸的不解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上下打量了楚行云一会,君无忧道:“你不是羡慕我吧?不过以你的长相和身材,只要你愿意,美女还不是大把的?你甚至都不必花钱,还能挣钱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没好气瞪了君无忧一眼,楚行云真的有点无语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我看重的,是那种生活状态下,磨练出的心志和意志,只要你真的能浪子回头,那这个世界上,能诱惑你,动摇你心志的东西,就真的没有多少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想要凝练出磐石般的意志,就必须要战胜七情六欲,而七情六欲的根源,便是四个字——酒,色,财,气!
  
  
  
      过去的十年时间里,君无忧可以说是泡在酒中,怀抱美女,挥金如土的过来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要他能回头,酒,色,财,就再难动他心志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至于这个气字,其实就是佛争一柱香,人争一口气的那个气,说白了就是脾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大起大落后,君无忧从人生巅峰,一下跌落到了谷底,时到如今,他甚至连女朋友投入他人怀抱,都能够理解和原谅,这就是气量。
  
  
  
      虽然有的人会认为他太窝囊了,可是站在君无忧的角度上看,完全可以理解花弄月的做法。
  
  
  
      花弄月当初是摆明车马,就是奔着君无忧的财富来的,而君无忧的女人又那么多,彼此之间本就没有忠诚可言。
  
  
  
      曾经,他可以给花弄月所要的一切,可现在给不了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既然给不了,那人家自然有权利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,离开他也是正常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倒不是说,花弄月的做法是对的,是值得鼓励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也很难说她就是错的,世间之事,岂能尽如人意?
  
  
  
      过去的君无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花弄月也不是良善之辈,因此谁是谁非就不重要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酒色财气,是意志力最大的敌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一个酒色财气不沾身的人,一定是意志力极为强大的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古语有云,浪子回头金不换,其实是真的很有道理的,只要他能回头,就一定是一个拥有超凡意志力的人,是真正能成大气候,做大事的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听了楚行云这一席话,君无忧的眼睛是越来越亮,若一切真的如此的话,那真的太好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曾经,他以为自己已经烂到了骨头,已经是无可救药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经楚行云这么一说,他忽然发现,自己不但不是烂到了骨头,而是纯纯的,一个黄金打造的小金人,简直前途无量啊!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一切是真的吗?你不是在忽悠我吧!”君无忧迟疑的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然,这绝对是真的,很多大门大派的亲传弟子,到了一定境界后,都是要入世历练,磨练心境和意志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个历练,不是让他们不犯错误,而是尽情的去犯错误,然后再改正错误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好而不为者,不为贵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好而不为者,方为贵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年时间里,君无忧的根基沉淀的扎实无比,意志力虽然还没凝聚,但他相当于已经完成了十年入世历练的精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要接下来闭关苦修一段时间,磨练和凝聚出意志之力,君无忧真的是前途无量,成就武皇绝非做梦!
  
  
  
  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武皇靠的是意志,帝尊靠的是出身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,是这浪子确实回了头,要知道,绝大多数的浪子,都是狗改不了吃翔,好不了多久,便又故态复萌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回想着过去十年的自己,君无忧长长的叹息了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年时间里,他硬是花光了九幽武皇的积累和底蕴,时到如今,连九幽都保不住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年之间,他喝下的美酒,可以灌满一个池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年之间,他拥有过的女人,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君无忧虽然没有楚行云帅,但也属于男神行列。
  
  
  
      男人帅到一定程度后,其实差别就不大了,更多的只是风格上,类型上的不同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君无忧是浪子的气质,这种气质,对女人的杀伤力太大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若只是有钱,君无忧是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美女的,浪子从来都是帅哥的一种,不帅的浪子,那叫流氓,根本上不得台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样的生活,确实很美好,但是美好过后,却是无尽的空虚。
  
  
  
      现在回想起过去的十年,君无忧感觉自己就象做了一场大梦一般,梦里的事情,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,除了花弄月,没有谁能在他心目中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为了一场梦,他却付出了十年的青春,亿万的家产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亏,太亏了……人生,不该是这样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思索间,君无忧的目光坚定了起来,深深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我不敢保证从此不沾酒,不碰女色,但我也绝不会,再像以前那样活着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哦?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君无忧的话,楚行云皱起了眉头,这可是意志不坚定的表现啊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皱眉的样子,君无忧懒散的笑着道:“你不是一定要你的队员不碰酒色财气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顿了顿,君无忧正色道:“从现在起,我就是九幽战队的一员了,受你管辖,我会遵守战队的一切规章制度,若你硬是要所有队员戒酒,戒色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得!别说了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君无忧的话,楚行云不由的松了口气,微笑着道:“我没那么不人道,别的不说,戒酒我就做不到,而且只要控制住量,不要酗酒,醉酒,酒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慢慢站起身来,君无忧无比凝重的道:“虽然,九幽不再是我的了,但这毕竟是我爷爷一手建立的,我会竭尽全力,让九幽重回名门之列!”
  
  
  
      顿了顿,君无忧继续道:“我知道,你担心我故态复萌,但我可以保证,我这一生,都不会离开九幽,若我真的故态复萌,你大可以鞭挞我,惩罚我,把我重新拉回来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满意的点了点头,楚行云知道,君无忧的本质不坏,是个很听话的孩子,过去十年之所以如此放荡,纯粹是因为家人全部战死,失去了管教的原因。
  
  
  
      拍了拍君无忧的肩膀道:“光靠你我,是无法让九幽崛起的,我们还是去战队看看,有没有合适的队员,帮我们一起实现这个目标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君无忧一脸的尴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