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23章 偶遇
    随着夜幕渐渐降临,楚行云失望的摇了摇头,看来……捡漏这种事,真不是谁都能做的。
  
  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要想捡漏,总得有漏给你捡吧?
  
      整个下午时间,楚行云基本看遍了广场上的所有人,却根本一个漏都不可能有。
  
      也许这些人中,有的人会在未来的某一天,忽然受了什么刺激,从而幡然醒悟。
  
      并就此崛起,升职加薪,迎娶白富美,踏上人生巅峰,但最起码现在,他们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如今的状态,会影响到战队的其他人,除非他们拥有着成就帝尊的天赋和资质,否则的话,楚行云根本不要。
  
      可问题是,能够成就帝尊的,哪可能是这种人。
  
      自古以来,有帝尊潜力的人很多,其数以千百计。
  
      可是最终真正能成为帝尊的,百不见一。
  
      真正的帝尊,必然是那种比你有天赋,却还比你努力的人。
  
      什么样的人,能成就帝尊呢?水流香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只花了三年时间,她就从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孱弱丫头,一越提升到了涅盘境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的实力提升,只有一小部分是修炼的因素,绝大部分,是因为夜血裳夺舍不成,为水流香做了嫁衣。
  
      可是,这才是帝尊,拥有着无尽天赋的同时,还拥有着恐怖的气运保护他们,帮助他们。
  
      不说境界,单说刻苦,水流香在九寒宫三年时间,便将冰心绝情诀修炼到了第九重天,那是什么概念?
  
      一天十二个时辰,她就几乎修炼了十二个时辰,不眠不休,三年枯坐不起。
  
      三年时间里,水流香以冰雪为食,只为赶上进度,不让夜血裳迁怒楚行云,保护楚行云能安然的活着。
  
      单说努力,谁敢和水流香九寒宫那三年比?
  
      强者,都对变强,有着偏执般的执着,即便是无欲无求的水流香,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变强,是上天种在强者身体内的基因,这种基因,足以战胜任何的惰性。
  
      收起了大旗,一行四人往战队基地赶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战队基地并非战队私有的,而是学府分配的。
  
      整个学府内,划出了三个战区,三个区的面积完全一样大,但容纳的战队数量,却绝对不同。
  
      同样的面积里,超级战区只有三十支战队,顶级战区有三百支战队,而最后那个普通战区,却足足容纳了三千支战队。
  
      至于那些杂牌战队,是没有基地一说的,都是松散的联盟性质,甚至连和队员签订和约的资格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杂牌战队的成员,都是住在集体宿舍里的,所谓的战队,也基本是宿舍战队,非常不稳定。
  
      很多战队,都是因为吵了几句嘴,或者打了一场架,就彻底解散了。
  
      三流以上的战队,是享受学府津贴的,是分配有基地的,三流以下,不仅不享受津贴,而且连基地都不分配。
  
      一路走去,楚行云心事重重,不凑够五个队员是不行的,可是要想找五个足够让楚行云满意的队员,又哪那么容易啊。
  
      呜呜……
  
      正一边走,一边皱着眉头思索间,一道低低的呜咽声,从路边的建筑后传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若只是普通的哭声,楚行云根本就不会理会,又不是暴徒正在行凶,人家只是心里难过,哭一哭而已,发泄完了就好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这次不同,这个哭声,楚行云总感觉有点熟悉,似乎……在哪里听过。
  
      可是仔细在脑海里查找了一下,却肯定没听过这样的哭声。
  
      抬手示意大家停下来,楚行云道:“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过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恩?
  
      疑惑的看着楚行云,君无忧几人一脸的不解,人家哭人家的,你过去看什么啊?难道是熟人?恩……肯定是这样了。
  
      确实,君无忧三人还真猜对了,这个躲在建筑后的角落处哭泣的,还真就是楚行云的熟人,对楚行云有着救命之恩的叶灵。
  
      蹲在角落处,叶灵把头埋在膝盖上,哭的肝肠寸断,哀伤欲绝。
  
      丢脸,真的太丢脸了……
  
      原本以为,她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战队的,可是没曾想,哪个战队都不要她。
  
      基本上,人家一开口就问境界,一听说她才阴阳一,直接就不耐烦的挥手,一句废话都懒的和她说。
  
      活了这么大,叶灵还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,无论走到哪里,所有人都以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看着她,就好像她是一堆散发着异味的垃圾一样。
  
      虽然学府最终会强行分配他们这些落选的人,可是这真的太耻辱了。
  
      没人爱要,却又不得不要,捏着鼻子接受下来,却必然是一脸的嫌恶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那个画面,叶灵简直有掉头就走的冲动。
  
      就在叶灵哭的肝肠寸断的时候,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叶灵!你怎么了这是,谁欺负你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道声音,叶灵抬起头看去,却发现楚行云正一脸关切的看着她,面容中透着怒气,很显然……他以为她被人欺负了呢。
  
      女人最无助的时候,需要一个有力的肩膀给她依靠。
  
      女人最难过的时候,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,给她安慰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可怜兮兮的叶灵,本想弯下腰去,把她搀扶起来,可是这一探双臂,接下来的一切,却不受他控制了。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一脸关切的,朝着自己敞开了双臂,叶灵只感觉所有的委屈,瞬间爆发了开来。
  
      猛的站起身来,叶灵低着头扑进了楚行云的怀里,一双玉臂紧紧的搂着楚行云的腰,俏脸埋在楚行云温暖的胸膛上,泪水恣意的流淌着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一头扎进自己怀里,紧抱着自己的叶灵,楚行云瞬间呆在了那里。
  
      上天可以做证,他只是想把她扶起来,可是这……
  
      感觉着胸前的衣襟迅速被泪水打湿,楚行云的心顿时柔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算了,心里没鬼,不怕喝凉水。
  
      他和叶灵之间,本就是兄妹之间的那种感情,拥抱一下也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叶灵现在正难过呢,做哥哥的,这时候就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好好的安慰她才对。
  
      若这个时候,还计较着男女之防,那思想就太过迂腐,太过古板了。
  
      心里释怀,楚行云便不再多想,双臂轻轻合拢,轻搂着叶灵纤细的腰肢,轻拍着叶灵那柔美的脊背,给于她依靠和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