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34章 帝尊降临
    九霄学府,战队中心大厅之内……
  
      所有学员的笑声依然没停,但就在这个时候,异变突起……
  
      所有学员惊奇的发现,大厅的空气中,不知何时,开始飘舞起一朵朵洁白的雪花。
  
      猛一眼看起来,那雪花和自然界的雪花没什么区别,可是仔细一端详,这雪花绝非是自然诞生的那种雪花。
  
      自然界的雪花,每一片都是不同的,纷乱的飘洒在整个天地间,即杂乱,又和谐整齐,浑然一体。
  
      而这些雪花,太过整齐,每一片雪花几乎都是完全一样的,给人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刹那间,哄笑声立止,噤若寒蝉的肃立在那里,所有人都知道,极寒帝尊到了!
  
      大厅内的雪花无风自舞,轻巧的盘旋了几周后,纷纷朝一个位置汇聚了过去,凝结成了一个女体形态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刻,光华稍纵即逝,当光芒彻底收敛时,一个雪为肌,冰为骨,身披雪绒华服,娇艳动人的美艳少妇,出现在了大厅之中。
  
      从上到下,从发丝到衣衫,这美妇人全身上下,无一处不是雪白,无一处不透露出圣洁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只有那瞳孔中,映射出一点漆黑,让整个人都显得生动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一句话,真的把极寒帝尊请了过来,一时间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没错,这道身影,正是极寒帝尊用冰雪凝聚而成的分身。
  
      环顾一周,极寒帝尊正准备开口发问,却猛的对上了楚行云那双漆黑的瞳孔。
  
      身体剧烈一颤,极寒帝尊失态的朝着楚行云走了两步,但是随即便停下了脚步,喃喃的道:“不,不可能是他。”
  
      无论是长相,身材,还是气质,神韵,都截然不同,就连灵魂波动,也完全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极寒帝尊深深的看了楚行云一眼,随后朝穆天一看了过去,清冷的道:“怎么回事,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裁决?”
  
      见到极寒帝尊真的被请了出来,穆天一彻底慌了神。
  
      在学府的学子眼里,他是高高在上的武皇,手掌督察团大执事的权柄。
  
      可是穆天一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,在整个仙庭的权利阶层中,他根本不入流。
  
      有权有势的武皇,或统兵挂帅,镇守边疆。或坐镇一城,雄霸一方。
  
      怎么可能跑这里来做什么执事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这个执事前面挂了个大字,但其实不过是用来区分普通执事而已。
  
      就算加了个大字,归根结底也还是执事。
  
      执事就是执行具体事务的人员,并不算是绝对的领导者。
  
      督察团的权利阶层上,团长权利最大,两大副团长次之,接下来才是他这个大执事,在他的下面,就只有办事员这类普通执事了。
  
      他的权利是虚权,势力是虚势,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他特别重视权势的建立。
  
      这次之所以出手对付楚行云,目的就是吞掉九幽战队,多一条培养人才的通道,加快势力组建的速度。阴冷的横了楚行云一眼,穆天一转过身,恭敬的对极寒帝尊道:“是这样的帝尊,这位学员申请收购九幽战队,我们的办事员觉得他实力太过低微,不足以经营好三级战队,所以断然拒绝了他,然后他就开
  
      始聚众闹事。”
  
      听着穆天一的话,极寒帝尊厌恶的皱起了眉头,虽然帝尊也是人类,但就算是人类,也是活了一万多年的人类。
  
      虽然穆天一说的都是真话,但显然是不尽不实的。
  
      在一个活了一万多年的帝尊面前玩这种小花招,也不知道是他太高看自己的智商,还是太看不起帝尊的智慧。
  
      对于穆天一的话,极寒帝尊没有理睬,转而朝楚行云看了过去,清冷的道:“对于天一武皇的说法,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  
      面对询问,楚行云耸了耸肩膀道:“基本符合实情,唯一隐瞒的,就是他和那个办事员,在大庭广众之下,一而再,再而三的,咒骂阴阳武者是垃圾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楚行云朝着周围比了比道:“在场的这一千多人中,最起码有几百人是亲耳听到了的,而且绝不只一遍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极寒帝尊眉头皱的更紧了,很显然……楚行云是绝对占理的,但却有小题大做,借题发挥的嫌疑。
  
      看到极寒帝尊的表情,穆天一顿时亮起了眼睛,插口道:“我承认我是骂人了,但就因为一句话,你就要我跪下磕头认错,这不是闹事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面对穆天一的辩解,楚行云连回答都免了,只是平静的看着极寒帝尊,等待着她的裁决。
  
      面对与此,极寒帝尊也感觉棘手起来,沉吟好半天,也没能做出决定。
  
      斟酌再三,极寒帝尊终于做出了决断,对楚行云道:“确实,穆天一有错在先,他确实不该骂人,但你让他下跪道歉,却是太过了。”
  
      恩?
  
      听到极寒帝尊的话,楚行云猛的瞪大了眼睛,这极寒帝尊怎么了?是本人吗?不是冒充的吧?怎么会说出这种不智,甚至是愚蠢的话来!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不可置信的表情,极寒帝尊也隐隐感觉有点不对,似乎有一些重要的事物,被自己忽略掉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今天,她的状态实在不好,刚才第一眼看到楚行云时,在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,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心目中,那个无比伟岸的他!
  
      帝尊心志如钢铁一般坚固,等闲不会动摇,但一旦动摇,后果就非常严重。
  
      深深的看着极寒帝尊,楚行云凝重的道:“那么,极寒帝尊是认为,即便穆天一当众,多次辱骂阴阳武者为垃圾,也事无大碍了?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极寒帝尊道:“骂人是错,穆天一应该道歉,但下跪就过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冷冷的环视一周,极寒帝尊断然道:“穆天一,你现在马上当众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是是是……
  
      听到极寒帝尊的话,穆天一连声道:“是我不对,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,骂了人,以后我一定会加强情绪管理。”
  
      道歉结束,穆天一得意的横了楚行云一眼,随后义正词严的对极寒帝尊道:“不过,虽然我骂人不应该,但我还是坚持认为,他没有经营三级战队的能力。”
  
      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,极寒帝尊淡然道:“好了,你们部门的事,你们公事公办,我不加干涉。”
  
      转头看着楚行云,极寒帝尊道:“此事到此为止,你也不要再小题大做,借题发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极寒帝尊的话,楚行云先是一愣,随后便被气的面色铁青。冷冷的看着极寒帝尊,楚行云一字字道:“极寒帝尊,我真的是在小题大做,借题发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