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44章 愚忠
    极寒帝尊,并不能直接插手各部门的事物,但既然知道了穆天一在公器私用,因私废公,又岂能不派人调查。
  
      穆天一父子,也是威风了太久,做起事来根本就是肆无忌惮,完全不知道什么叫隐蔽,尤其是穆童,更是对所有战队放出话来,禁止任何人收购九幽战队。
  
      以穆家父子的行事风格,想要瞒人是绝对不可能的,根本不需要太详细的调查,稍微询问了一圈,一切就弄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结果一出来,天一战队当即被解散,穆童被直接驱逐出九霄学府。
  
      根据调查,天一战队的队员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,因此全部恢复自由之身,可自由与其他战队签约。
  
      塔楼门口处,楚行云并没有将古蛮迎进去,塔楼现在正在清扫,又脏又乱,也不适合在这里接待客人,而且古蛮也算不得客人。
  
      看着古蛮,楚行云道:“你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古蛮凝重的道:“我知道,穆家得罪你很深,但是穆童对我有恩,我希望你能放他一条生路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古蛮无比严肃的道:“只要你放过他,古蛮任你驱策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楚行云淡然道:“我本就没打算针对穆童,所以你不需要担心这个,也不需要因此而加入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说辞,古蛮不由的一愣,随机感激的一拱手,掷地有声的道:“感谢你的慷慨仁慈,古蛮承情,以后但有所请,古蛮必万死不辞!”
  
      说完话,古蛮对着楚行云一抱拳,转身大步离去。
  
      哎……
  
      目送古蛮大步离开,身边却响起了一声叹息。
  
      转头看去,君无忧从二楼走了下来,摇头道:“这古蛮,绝对是一条好汉,只可惜跟错了人,那穆童……根本就不配!”
  
      哦!
  
      好奇的看着君无忧,楚行云感兴趣的道:“古蛮的情况,你跟我说说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君无忧微笑着诉说了起来……
  
      古蛮的父亲,是一个铁匠,平日里嗜酒如命,没什么大出息。
  
      古蛮八岁那一年,他那个铁匠父亲因为醉酒,一头载进了火炉里,只剩下他和年迈的奶奶,完全没有谋生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不过古蛮的运气不错,在即将被饿死的时候,他遇到了贵人。
  
      八岁的古蛮,便已经长的五大三粗,力大如牛,因此被穆童看中,收为打手。
  
      正是靠着穆童的资助,古蛮和他年迈的奶奶才没有被饿死。
  
      以后的若干年里,他帮穆童不知道打了多少架,每次战斗,他都是冲在最前面,悍不畏死。
  
      古蛮的赫赫凶名,在整个九霄学府,都是可以镇住场子的,武皇之下,就没有不怕他的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古蛮大有助纣为虐的嫌疑,但古蛮却不理那些,他只知道穆童对他有恩,只认穆童一人,至于什么道理,正义,与他何干?
  
      听着君无忧的描述,一个快意恩仇,勇猛过人,但却有点愚忠的莽汉,出现在了楚行云的脑海中,对于这样的人,楚行云还是非常欣赏的。
  
      愚忠不可怕,可怕的是愚忠的人跟错了主子,那他就成了助纣为虐的恶魔了。
  
  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楚行云道:“走吧,咱们跟过去看一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看一看?有什么可看的!”面对楚行云的话,君无忧有点疑惑。
  
      面对君无忧的不解,楚行云并没有多做解释,很多事,也不适合解释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确实没有对付穆童的想法,但并不是他有多么的宽容大量,也不是他完全不怕穆童的事后报复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很清楚,根本不需要他出手,那穆童根本不可能活下来,他得罪的人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随着穆天一倒台,穆童被学府驱逐,失去了爷爷和九霄学府的保护,穆童昔日的敌人,怎么可能放过他?
  
      每个人都有敌人,位置越高,敌人就越强。
  
      现在穆童失势了,从高高在上,变成了凡夫俗子,可是他的敌人,却依然没变。
  
      可以说,穆童已经是死定了的,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。
  
      穆童活不了无所谓,让楚行云感到不舍的是,这穆童的死,必然会牵连古蛮。
  
      以古蛮的愚忠劲,想杀穆童,必须要踩着他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一条好汉,却陪着穆童去死,就真的太可惜了。
  
      以前不了解古蛮,因此对于这个人,楚行云也没多大兴趣。
  
      可是刚才从君无忧的口中,了解了他的一切之后,楚行云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兴趣,这样的人,轮回战队是需要的。
  
      一路走去,当走到天一战队基地附近时,那里已经围满了人,剧烈的打斗声,从人群中传了出来,很远就可以听到。
  
      听到激烈的打斗声,楚行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……
  
      人群中,穆童浑身鲜血的瑟缩在角落里,周身布满了伤口,整条右臂已经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穆童满脸尽是恐惧之色,整个脸都是青绿色的,面对着周围人群森寒的杀意,他显然已经吓破了胆。
  
      穆童身前,古蛮手持一柄巨大的战刀,一脸凶残的守着穆童。
  
      古蛮对面,三个武者也是身受重伤,从肢体上那巨大而又狰狞的伤口上看,显然是古蛮用战刀砍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人群前排,一个身材欣长,面如冠玉的年轻人怒声道:“古蛮,我念你是条汉子,不欲为难于你,若你再执迷不悟,别怪我们群起而攻之!”
  
      嘿嘿嘿嘿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对方的威胁,古蛮提起了右手的战刀,嗜血的笑道:“你们不敢杀我,但我敢杀你们,有本事,咱们就同归于尽,看看我临死前,能拖几个垫背的!”
  
      听到古蛮的话,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古蛮。
  
      穆童被学府开除,但古蛮可没有,根据学府规定,学府内的学员,是不可互相残杀的,谁若违背了,就会被发配去敢死队。
  
      原本,没人相信古蛮敢杀人,可是刚才的五个武者,已经用生命去试探过了,古蛮是真的敢杀人,若不是他们躲的快点,现在已经是五具尸体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所有人都想杀了穆童,可是古蛮却拿命在保穆童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这边人多势众,可是却都没有古蛮那种亡命的心态,没有人肯用自己的命,去换穆童的命。
  
      若真有那么勇猛的人,也不需要等到今天才来杀穆童了。所谓豁上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,之所以今天才动手,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缺乏拼命的勇气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这个勇气,古蛮却不缺,他从来不怕和人拼命。
  
      从八岁跟了穆童的那一天起,他每一战都是在拼命,你不敢弄死我,但我却敢弄死你!正是凭借着这股子拼劲和狠劲,他才走到了今天。
  
      哼!
  
      那面如冠玉的年轻人冷哼一声,轻轻一挥手。人群中……五名武者同时走了出来,以五对一,誓要拿下古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