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55章 大乘
    来我们战队吧,我们队长说了,年薪给你一千万!
  
  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自信,说话都显得慷慨激昂的学员,尤宰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。
  
      换了是以前,别说年薪一千万了,只要管饭,让他去哪都行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实是,即便他求爷爷告奶奶,也没有任何战队肯收留他。
  
      很耻辱的,尤宰就是落选后,被学府强行塞进九幽战队的。
  
      过去三年来,尤宰最担心的,就是被人找个理由,给驱逐出战队。
  
      只要管饭,打死他也不走,这就是以前的尤宰。
  
      可是时到现在,一切都不一样了,随着第一场战斗中,尤宰的狂暴表现,他的周围开始出现各大战队的探子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种情况,尤宰也是喜闻乐见的,被大家重视,这本身就是对自己实力的一个证明。
  
      可是让尤宰哭笑不得的是,这些家伙,一个个一脸自信的跑过来,自以为只要价格一亮出来,尤宰立刻就会连滚带爬的抱紧他们的大腿。
  
      千万年薪,这绝对是九霄学府顶级的薪水了,但是尤宰却绝对不会为之动心,两个亿都挣过了,再回头看一千万,就很难打动他的心了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楚行云对他有恩,若不是楚行云,他哪有机会由受转攻,若不是楚行云,他哪有机会场比赛?
  
      就连购买无天兵诀的两亿灵石,都是楚行云赏赐的。
  
      没错,就是赏赐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连续百场战斗,尤宰都参加了,但是对比起楚行云那三百六十五个黑洞剑奴,他的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  
      可即便只是走马观花的跟着转了一圈,楚行云却依然没有吝啬,直接两亿灵石甩了过来,完全归个人自由支配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尤宰要的不多,他的野心也不大。
  
      只要吃饭管饱,穿衣管暖,其他的都是可有可无的。
  
      也正是这种心态下,尤宰才能一掷千金,花两亿去赌一个希望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虽然尤宰要求不多,但是有一点,却是他最看重的,那就是尊重。
  
      他不接受嗟来之食,也绝不会背叛友谊。
  
  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尤宰对于各战队派人来拉拢还很开心。
  
      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战队接触,尤宰也是烦不胜烦,干脆躲起来修炼,连大门都懒的出了。
  
      轮回战队白塔之内,楚行云将所有队员召集到了一起。
  
      既然进不去通天塔,连比赛的现场影像都看不到,楚行云自然就不适合再把持轮回战队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也不啰嗦,直接将轮回战队队长的职位转给了水流香,楚行云并不退队,但却只以超级替补的身份存在。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的赠与,水流香丝毫都没有客气,直接就收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时到如今,楚行云其实连替补都不合格,替补还有机会场呢,可楚行云却永远也别想进入通天塔。
  
      对于水流香来说,楚行云给她的,她就一定会要,她的人都是楚行云的,何况是些身外之物,两人之间根本不分彼此。
  
      手掌轮回小队,水流香充满了斗志,第一时间赶去了督察团大厅,将战队的名字都给改了。
  
      轮回小队,水流香并不喜欢,直接改成了流云战队,流是水流香的流,云是楚行云的云,这样才是真正属于两个人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对于水流香女孩家的小心思,楚行云只是一笑,并没有干涉。
  
      热恋中的女孩就是这样,什么东西,都要两人一起分享,说话都不能你你我我的,得用咱。
  
      将战队全权交给水流香后,楚行云一时之间有点无所事事。
  
      原本,楚行云加入九霄学府,纯粹是奔水流香来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既然暂时无事,还不如去学府的课堂听听课呢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行云自认,对剑道有千年的感悟,完全不需要向任何人学习。
  
      但是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观摩一下他人的剑道,对自己也有借鉴意义。
  
      可是楚行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课不听还好,一听之下,世界观彻底颠覆。
  
      前一世,楚行云修剑千年,曾经抵达半步帝尊的境界,因此一直以来,楚行云都是很自负的,自负到不屑以任何人为师。
  
      可是当楚行云坐在大讲堂之,听到第一句话,便彻底推翻了他以前的所有认识。
  
      九霄学府是不分班级的,而是开设了九个可容纳万人的大讲堂。
  
      想听的学员,可以前往听讲,但是却要根据导师的不同,缴纳不同的费用。
  
      九大讲堂的导师并不是固定的,但有一条规定是死的,那就是导师必须是拥有千年以修为的武皇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第一堂课,讲课的就是一位拥有三千多年修为的老牌武皇,飓风剑皇。
  
      做为老牌武皇,飓风剑皇一堂课的学费是一万,全场一万名学员,便可以为他提供一亿灵石的学费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理想状态,并不是每个武皇开课都有人听。
  
      也不是每个武皇,都可以把学费定的这么高,绝大多数的武皇,一堂课的学费不超过一千,而且就算这么低的价格,也不一定能来多少学员听课。
  
      大讲堂是一个圆形空间,正中间是一个青玉讲台,周围的地面,整齐的排列着一个个蒲团,所有学员环绕着讲台盘膝而坐,听导师讲道。
  
      端坐在讲台之,飓风剑皇并没有高高在,态度平和,但是说出的话,却无比的骄傲和自豪。
  
      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
  
      吾专心飓风剑道三千余载,终于在今年,正式步入大乘境界。
  
      哇哦!
  
      所有学员齐声惊呼……
  
      飓风剑皇只是武皇而已,却可以将飓风剑道练至大乘,这悟性简直逆了天了!
  
      通常而言,只有帝尊,才可以修得大乘剑道。
  
      飓风剑皇却硬是在武皇的境界,便迈入了大乘的殿堂,这……
  
      看着周围所有学员惊叹的样子,楚行云茫然了,三千年,只将一门剑道练到大成,这难道不是笨的出奇吗?
  
      飓风剑皇,三千年专心修炼飓风剑道,才终于进入大乘境界。
  
      而楚行云,只用千年,通修三千剑道,却全部达到大成,楚行云天才到这个程度了吗?
  
      不需要问,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,这绝无可能。
  
      既然没可能,那也就是说,楚行云的修行认知,出了问题……
  
      此大乘,非彼大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