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65章 十年磨一剑
    轮回空间内,楚行云的长发已经长到了腰部,面色也由于长年不见阳光,而显得苍白。
  
      轮回空间内的整整十年时间,楚行云一天十二个时辰,倒有十个时辰在练剑。
  
      所谓十年磨一剑,要想真正的掌握一件事物,都最少要十年的刻苦训练和摸索。
  
      并且,楚行云这十年,比之其他人还不同。
  
      正常人类,没有凤凰血池恢复,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要用来睡眠。
  
      剩余三分之二的时间,又要三分之一的时间要用来工作,交流,吃饭,购物,挣钱……
  
      真正用来修炼的时间,绝对不会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。
  
      三个时辰基本是人类极限了,即便最刻苦的人,一天修炼的时间,也不会超过六个小时。
  
      若是每天大强度训练时间超过三个时辰,在没有凤凰血池修复的情况下,身体必然会崩溃,和伐生炼体术一个路子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楚行云虽然在轮回空间内修炼了十年,但是用于修炼的时间,却足足是其他人的三倍多,最起码抵得上三十年的剑道修为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这十年的时间里,楚行云的专注程度,更是普通人远远比不了的。
  
      三十年的时间,全部修炼最基础的疾风十三剑,楚行云可以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了。
  
      人生太过短暂,有谁会耗费三十年的时间,去修炼一套基础剑法呢?
  
      若真有人这么去做了,那也注定了一生潦倒,基础剑法再怎么练,也终究只是基础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,若是到了三四十岁,还只会基础剑法的话,那这一生基本就交代了,在他有生之年,不可能达到太高境界。
  
      而楚行云则不然,虽然将基础剑法修炼了十年,增加了三十年的剑道修为,但现实时间,其实只过去了一年而已,这就是轮回空间最逆天之处。
  
      三十年的剑道修为下,疾风十三剑,已经深深的融进了楚行云的骨髓,就连骨髓造出的每一滴血液,都带着疾风十三剑的神韵。
  
      时到如今,楚行云的每一举手,每一投足,都刻印着疾风十三剑的神韵。
  
      疾风十三剑,不仅仅是剑法,事实上,所谓的剑法,绝不可能是孤立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不可能说,一个人站在那里,身不动,脚不动,只是手臂挥舞宝剑就叫剑法了。
  
      剑法从来都是三合一的,也就是剑法,身法,步法三位一体。
  
      疾风十三剑,包含了疾风十三式,疾风十三步,疾风十三闪,其三者分别为剑法,步法,身法。
  
      虽然都是些基础的东西,没有任何深奥的地方,但正因为简单,才最接近本质。
  
      大道至简,知易行难,知行合一,悟在天成!
  
      当楚行云终于不得不结束修炼的时候,每一步踏出,都是疾风十三步的方位和法诀,神韵天成,却又淡雅朴素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每一个转身,每一个姿态,都犹如疾风十三闪的剪影,动作标准的,犹如教科书上的静态画面。
  
      长期的训练下,一旦将一件事物修炼入骨髓之中,便再也难改了。
  
      比如军人,若几十年如一日的修炼步法军操,将这一切融入到血脉中,融入骨髓之中。
  
      那么无论是坐,卧,行,立,都与常人不同,异常的标准,一生都不会改变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不得不结束修炼,是因为一年一度的年终大比,终于要陆续上演了。
  
      年终大比,不管是什么职业,也不管是什么行业,都是不可避免的。
  
      九霄学府,龙门赛和天梯赛将决出最后的总冠军,这是全人类都在关注的大事。
  
      天榜还好,关键是地榜冠军,楚行云是势在必得的,地榜冠军的奖品,是灵木帝尊炼制的九魂丹。
  
      九魂丹是目前所知道的,唯一有希望治好楚行云灵魂伤势的丹药了。
  
      若不治好灵魂之伤,楚行云修炼剑法还行,但是境界上,再难有寸进。
  
      为了这颗九魂丹,水流香强行将境界压在了阴阳境界。
  
      一年的时间,水流香因为只是重修的关系,因此早就重回阴阳九重天的境界,随时都可以突破到涅槃。
  
      可是为了确保拿到总冠军,获得九魂丹,水流香在已经快要压制不住的时候,不得不开口求极寒帝尊帮忙,这才将境界压制在了阴阳九重天。
  
      不仅仅九霄学府年终有大戏上演,其他的各行各业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凌风堂也不例外,在年末的时候,也是要进行年终大比,考核一下过去一年来,大家的修炼情况。
  
      身处九霄城,凌风堂在年终大比上,学习了九霄学府,也搞了个天榜和地榜。
  
      获得两榜三强者,可入凌风阁,挑选疾风系的剑技。
  
      流云战队那边,楚行云帮不上什么忙,连现场观看都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既然已经将流云战队完全交给水流香了,他回去搀和也不是事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不好,就喧宾夺主了,这不是楚行云希望看到的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的记忆,对水流香的影响很大,太过自我,太过孤高冷傲。
  
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无论是水流香,还是夜雪裳,其实都不擅长待人接物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是身份比奴仆都低,根本没人理她,
  
      而夜血裳则是身份太高了,没有人值得她理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的善良本质没变,但是行事风格却太冷了,她只是想把事做好,对队员的要求极为严苛。
  
      作为队长,要求严格本不算错,但水流香却忽略了和队友之间的沟通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楚行云在里面调和,恐怕早就出矛盾了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队里的这些家伙,现在早就成宝了,各大战队都开出了天价年薪挖角。
  
      离开流云战队,他们只会过的更好,之所以留在这里,纯粹是看在楚行云的面子上。
  
      一年之间,楚行云也回去了几次,每一次回去,所有人都立刻舍弃了水流香,围着楚行云聊的那叫一个热闹。
  
      不管楚行云什么身份,什么地位,只要他在,他就是核心,水流香被排挤到角落处,处境非常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除了对着楚行云有话可说之外,水流香对其他人都是冷冷清清的,一副不搭凡人腔的样子,姿态摆的太高。
  
      必须要说的是,其实不是水流香摆姿态,而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与人接触,尴尬的站在那里,自然就显得姿态高了。
  
      流云那边楚行云不想搀和,他的精神全部放在即将举办的,凌风阁年终大比上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在乎所谓的奖品,但楚行云在乎自己的名次,既然参加了,他就不接受冠军之外的任何名次。
  
      即便只修炼了最基础的疾风十三剑,即便没有学习任何的高等疾风剑技,即便境界只有阴阳一重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