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69章 云剑式
    疾风剑道最核心的东西,是只有李家直系血脉才接触的到的。
  
      真正的疾风剑道,从来都是传内不传外……
  
      只可惜,今天的李可,注定只是陪衬,即便拥有秒杀对手的实力,却偏偏要输!
  
      看着李可居高临下、咬牙切齿的样子,楚行云大感意外。
  
      不过是一场庆典性质的比赛,用得着如此苦大仇深的吗?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一副无辜的表情,李可越发的厌恶……
  
      他已经暗下决定,一会比赛开始,他要给楚行云来下狠的,让他见点血,然后再认败,不如此,解不了他心头之气。
  
      白发老者亲自担任第三擂台的监督。
  
      好了,双方请出剑!
  
      听到命令,楚行云轻轻握上了剑柄,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,不由的升上了心头。
  
      上一世的千年时间,楚行云拥有过很多神兵利器,但是陪伴他时间最长的,却还是这把斩空剑。
  
      虽然基本不用斩空剑去战斗,但是它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。
  
      见到双方都拔出了宝剑,白发老者严肃的再次叱喝……
  
      附灵!
  
      面对白发老者的第二道命令,楚行云不敢怠慢,右手持剑,左手的食中二指并为剑诀,轻轻的从剑身上抹过。
  
      手指过处,楚行云的武灵之剑,依附在了手中的宝剑之中,整个斩空剑,散发出青濛濛的光芒……
  
      那光芒并不强烈,也不绚丽,但却很温润,看起来异常的柔和,舒服……
  
      而对面的李可则不同,手持一柄三纹皇器,依附了武灵后,金光顿时腾空而起。
  
      金风呼啸之间,一道金黄色的蛇形气流,围绕着剑身盘旋着……
  
      哇哦!酷啊……
  
      看着李可手中的皇器宝剑,所有人都艳羡的惊叹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威风,确实是威风,这皇器级宝剑光芒四溢,确实拉风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可是面对与此,楚行云却摇头叹息,可惜了这把宝剑了。
  
      不仅仅是楚行云,凌风剑皇也是暗暗摇头。
  
      光芒越是四射,便越是说明控制力差,能量都散逸掉了,威力大打折扣。
  
      只有类似楚行云这样,将每一丝能量控制到了极限,才会显得平淡。
  
      若是这柄蛇皇剑到了李凌风手中,反而不会光芒四射,而是会在剑身上镀上一层金色的薄膜,一道若有若无的蛇形气流,绕着剑身盘旋。
  
      越是璀璨辉煌的,便越是证明使用者无法驾驭……
  
      见到双方准备完毕,白发老者一挥手比赛开始!
  
      白发老者话声刚落,李可便箭一般的蹿了出去,手中蛇皇剑光芒四射间,朝着楚行云当胸刺了过去……
  
      嗞……
  
      锐利的风声中,楚行云也只能闪身躲避,不敢挡其锋芒。
  
      不是实力的问题,楚行云的斩空剑只是九纹王器,正面和三纹皇器的蛇皇剑对撞的话,斩空剑轻则受损,重则当场被斩断。
  
      李可这一剑非常快,身随剑走,快的出奇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闪的倒是轻盈漂移,见不到丝毫的火气,身体只是微微一侧,脚下一个小旋步,便彻底的让过了这一剑。
  
      双方擦身而过,再次进入了对峙状态……
  
      见到自己的第一剑,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楚行云躲了过去,李可也是有点吃惊。
  
      不过不要紧,接下来,他就要施展疾风剑技,让这……
  
      锵!
  
      就在李可思索着如何让楚行云见点血的时候,楚行云却结束了对峙,手中的斩空剑插回剑鞘之内,一脸的平静。
  
      茫然的看着楚行云,李可有点发懵,怎么回事?楚行云要投降了吗?
  
      正疑惑之间,李可忽然感觉右肋部有点凉,下意识伸手摸去,却直接摸到了自己的肌肤。
  
      骇然低头看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右肋下,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。
  
      裂缝很长,也很准确,贴肤即止,一丝血痕都没有留下。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楚行云到底是什么时候伤的自己?为什么他完全没有印象?
  
      不仅仅李可不明白,台下的观众也是一头雾水,也没见到楚行云出剑啊?怎么就在李可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剑痕?
  
      凌风大比,比的就的是点到为止,并不分生死,以不见血为最高明。
  
      一旦见了血,就说明控制力和准确度都不到家,即便胜了,也以败论。
  
      现场能看明白楚行云这一剑的,不超过十人。
  
      这十人,都拥有着接近武皇的修为,剑道上的造诣,都非常的高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身体一侧,脚下旋步的同时,右手的宝剑自然在动,看似平凡,但却划过了一道曼妙的轨迹,飘过了李可的右肋。
  
      因为楚行云的动作太过自然,只是侧身闪避而已,完全没有出剑的动作,所以看起来就像没出剑一样。
  
      可是事实上,这一剑便是人剑合一。
  
      侧身,旋步,出剑,三者同时进行。
  
      疾风十三剑中的云剑式挥洒而出,看似有意,又似无意,更像是有意无意之间。
  
      云是最飘渺不定,难以琢磨的存在,云剑式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云剑式飘忽不定,不紧不慢,完全无从琢磨,更难以引起人的警惕。
  
      看似无意的随手一挥,剑去飘渺如云,不带丝毫威胁,即便受了伤,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伤的,这便是疾风十三剑第十二式云剑式!
  
      疾风十三剑,一共有十三式,前十式易学易练易掌握,所有人都能学会。
  
      只有最后的三式,太过虚无缥缈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  
      洗剑式、云剑式、化剑式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三式,都是没有具体剑招的,只是一种意念,一种法门,或者说是一种诀窍。
  
      笼统点说,就是用剑去洗,用剑去云,用剑去化……
  
      可是具体到如何去做,这个具体不了,你明白的话,什么剑式都可以洗,都可以云,都可以化,根本就不固定招式。
  
      以刚才楚行云那一剑为例,像撩又像挑,似扫又似点,都像却又都不是。
  
      就像是天上飘的云朵一样,像马,像牛,像雾,像雨,只是像而已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如此肯定,是因为后三式中,李凌风掌握了前两式,也就是说,他也会云剑式。
  
      既然会,自然能认出来,真正的云剑式就是如此,是若干个基础剑式衔接在一起形成的。
  
      前十式为学,后三式为用,真正达到剑道化境,每一次出手,都是洗,云,化,三大剑式。只不过,李凌风虽然会云剑式,但衔接上,却远远做不到楚行云这样的流畅自然,鬼斧神工,天衣无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