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86章 抉择
    <go>什么!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的决定,所有人惊呼出声。
  
      白冰是零战斗力的,步凡也近乎零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尤宰一人的火力,便是他们两人加在一起的十倍还多。
  
      叶灵的治疗能力,对团队的贡献也不是一般人比拟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楚行云,竟然拿下了尤宰和叶灵,换上了毫无战力,连地榜都混不开的步凡和白冰。
  
      这闹的,又是哪一出戏?
  
      面对所有人疑惑的目光,一向清冷,不喜与人交流的白冰却懒的解释。
  
  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我们之所以必须胜利,有几个原因。”
  
      首先,流云战队,不能输给这些禽兽般,毫无人性的战队。
  
      其次,我们要遏止这种功利主义者,为了增加哪怕一丝胜率,就随意的舍弃同伴的生命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方法,在擂台上固然可以大杀四方,可若到了战场之上,人类哪来那么多精英,让他们随意的去舍弃?
  
      再次,如此简单粗暴,野蛮无比,如禽兽无异的兽行,我们真的输不起,不然的话,我们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?
  
      听着楚行云的话,所有人都有点脸红,不过……从楚行云的话里听来,他似乎对这种战法非常不屑,甚至是鄙视。
  
      疑惑之间,楚行云继续道:“最后,他们的战术太过死板,刚才白冰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难道你们还不明白?”
  
      茫然的互相看了看,除了白冰外,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楚行云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无奈的拍了拍额头,楚行云感觉这些队友有点奇怪,怎么这么简单的事,都想不通呢?白冰已经把话都说的再清楚不过了。
  
      真正高明的战略和战术,讲究的都是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
  
      而长天战队却把战术卡死了,一定会按照最优解去执行。
  
      如果舍弃两人,可以百分百获得胜利的话,他们就一定会选择舍弃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如果走直线比较近的话,他们就不会绕一丝弧度。
  
      既然明知道对方要做什么,甚至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做,要怎么做,那怎么可能轻易输掉?
  
      当一支战队被算透了的时候,他们凭什么取得胜利?
  
      流云战队天部,虽然整体实力并不高,但却并不缺乏高端战力,只要运筹得当,胜利并非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不可置信的看着楚行云,水流香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能算到对方的一举一动,随时知道他们的想法和动态?”
  
      断然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当然可以了,这不难吧……我不是派步凡进去了吗,有他侦查,结合着一些诱导,对方的一举一动,自然都在掌握之中。”
  
  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所有人都不能相信。
  
      通天战场是非常巨大的,比之地榜的战场大了十倍不止,想要随时知道对方的位置和动态,这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见到所有人都质疑楚行云,白冰不由冷哼一声,这些人的智力还是太低了,只有楚行云能跟上她的思维,其他人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以前的楚行云,似乎也没这么厉害,虽然聪明,但也属于凡人的聪明。
  
      可是今天,楚行云的表现太让白冰惊讶了,他的智力,似乎发生了质的突变,并不比自己低。
  
      环视了一周,白冰道:“我也认为,对方的战术那么死板,竟然还输掉的话,太过耻辱。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接口道:“没错,技不如人我们没办法,可是智商被压制的话,那就太耻辱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赞同的点了点头,白冰看向楚行云道:“唯一无法解决的,就是司马长天,他的实力太强了,做为九霄学府第一人,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司马长天!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古蛮猛的抬起头,目光中放射出锐利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楚行云道:“司马长天的事我来解决,你们先回战队休息室好好安排一下,我和古蛮有点话要谈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楚行云要和古蛮谈什么,但是白冰还是痛快的点了点头,和大家一起进入了通天塔,开始商讨接下来的比赛该怎么打,怎么配合。
  
      和古蛮并肩坐在了通天塔前的台阶上,楚行云道:“明年,香香就要进入天部了,明年的冠军,我们肯定会拿的很轻松。”
  
      赞叹的点了点头,古蛮叹息着道:“是啊,队长的血脉天赋太强了,即便强如司马长天,也绝对不是队长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目光突然一凝,楚行云沉重的道:“古蛮,你想过没有……明年夺冠,与你何干!”
  
      什么!你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毫不客气的话,古蛮张口结舌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是啊,明年……水流香将携带着不败的战绩,从地组杀入天组。
  
      不出预料的话,明年她也依然不会败,依然会是全胜夺冠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行云的话很不好听,但是却是一针见血,明年夺冠,与他古蛮何干?
  
      看着古蛮,楚行云道:“我想,就算你明年不上场,让你奶奶代替你,她也一样能跟着香香,一起拿到总冠军,不是吗?”
  
      咯吱……
  
      听着楚行云的话,古蛮紧紧的捏着拳头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行云的话,听着非常难听,可是古蛮知道,楚行云本意绝不是让他难堪。
  
      就算楚行云不说,将来所有人也一定会这么说。
  
      看着面容扭曲的古蛮,楚行云道:“我知道,你的心思很重,想的很多,总是要留着不败金身做最后的底牌,不肯轻易的曝露。”
  
      慢慢的站起身来,楚行云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:“可是,真正的勇者,是无畏的,他们不需要所谓的底牌,无论什么敌人,他们都有绝对的信心战而胜之。”
  
      茫然的抬起头,古蛮不确定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可是,自古以来,所有书上都说,永远不能让对手看清楚你的底牌!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作为一个智者,确实需要底牌,但是古蛮,你确定自己是一个智者吗?”
  
      只稍微一思索,古蛮便确定,他绝对不是什么智者,虽然不笨,但是他和聪明也是绝缘的。
  
      凝重的站起身来,古蛮断然道:“不,我不是什么智者,我一点都不聪明,一直以来,我都是勇士,英勇无畏的勇士!”
  
      是啊……勇士无畏!
  
      摇头一笑,楚行云道:“可是你听说过无畏的勇士,需要为自己留张底牌保命吗?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话,古蛮不由羞的面红耳赤,是啊……勇者只需要一把钢刀,一颗赤胆,哪需要什么底牌啊!
  
      长呼了口气,楚行云喃喃的诉说着……
  
      确实,不留底牌,容易被人看清楚,比较危险。
  
      可是古蛮,你是想做一辈子懦夫,还是要做英雄,哪怕只有几天!
  
      咯吱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古蛮捏紧了拳头,一双眼睛中,燃烧起熊熊的斗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