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195章 御从
    <go>换了是以前,古蛮会试探着开始进入军部,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成就辉煌人生。
  
      可是有了楚行云在,他这个念头早打消了。
  
      不是他不想降妖除魔,守护人类了,而是他一个人的效率,真的太低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从没和楚行云一起出去狩猎过妖族大军,但是他有耳朵,从地部那些小菜鸟的口中,他可没少听到楚行云的神奇。
  
      思忖之间,古蛮很快便做出了决定。
  
      换了是以前的话,古蛮也许还不太容易做出这样的决定,但是在楚行云连续的栽培和再造之后,古蛮已经是心甘情愿了。
  
      思索间,古蛮踏前一步,右膝微躬,左膝跪地,双手抱拳与胸前。
  
      见到古蛮竟然又跪了下来,楚行云简直哭笑不得,他本身并不喜欢这一套。
  
      所谓交友交心,外在的那些形式,其实可有可无。
  
      正打算再次将古蛮扶起来的时候,没曾想,古蛮却石破天惊般,肃穆的道:“古蛮,愿为御从,永生永世追随大哥!”
  
      什么!
  
      猛的停下了动作,楚行云不可思议的看着古蛮。
  
      时到今日,古蛮的身份已经大为不同,作为刚刚缔造了传奇,成就了神话的古蛮,他的地位是非常高的。
  
      此战过后,古蛮很快就会突破涅槃,成就武皇。
  
      凭借着强到逆天的不败金身,古蛮一旦成为武皇,便必然是最强的武皇之一。
  
      凭借古蛮如今的身份,地位,名气,只要振臂一呼,必然是从者云集。
  
      只要古蛮愿意,他很轻易就会凝聚一大股势力,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有的是人愿意在他身上投资。
  
      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古蛮竟然要做楚行云的御从!
  
      御从,是乾坤世界独有的身份,有两层含义。
  
      表面含义,就是驾御的御,意思是给楚行云赶马车,收鞍拾凳,类似马夫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第二层含义,就是跟随在楚行云身边,随时听从楚行云的命令和差遣,类似随从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想不明白,古蛮看起来不像是脑子坏了,怎么忽然想要做楚行云的御从了?
  
      微微沉吟了一下,楚行云微笑着道:“御从就免了,我不需要御从,如果你想追随我的话,做友从便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友从?
  
      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,追随楚行云,以他为核心的朋友。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好意,古蛮却剧烈的摇头道:“不,非御从不可,否则的话,我依然会因为誓言,而违逆大哥的意见和命令。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迟疑的看着古蛮,楚行云不得不承认,古蛮说的话是有道理的。
  
      做了御从,那一切就不由自己说了算了,所谓的誓言,也已经无效了。
  
      而友从的话,依然是身份平等,各自的誓言,依然要遵守。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依然犹豫不定,古蛮道:“大哥不是说过吗?形式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。”
  
      惊讶的看了古蛮一眼,楚行云终于点了点头,双手扶起了古蛮。
  
      确实,别管叫御从还是友从,只要内心光明,那就根本无所谓。
  
      如果固执着去在乎友从还是御从,反而说明内心有龌龊,若真心当朋友的话,谁管他叫什么呢?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接受了自己以御从的身份追随与他,古蛮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时到如今,他终于不用再迟疑了。
  
      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他不需要再抉择了,既然追随了楚行云,那么他自然会为他安排好一切。
  
      作为御从,古蛮就相当于楚行云的左膀右臂,他自然会用心栽培。
  
      果然,楚行云收下古蛮后,第一时间便开口道:“既然你信任我,那我便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,从现在起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。”
  
      当天……
  
      古蛮辞去了战队内的职位,和楚行云一样,只在战队里挂名,但却不会再参加比赛了。
  
      参加了庆功宴后,古蛮跟随着楚行云一道离去。
  
      目送楚行云和古蛮离开,水流香并没有挽留。
  
      所谓一山难容二虎,水流香很清楚,随着她加入天榜大赛,古蛮已经没有位置了。
  
      一路回到庭院时,李春风正喝的面红耳赤,躺在庭院里的躺椅上呼呼大睡。
  
  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李春风醉眼迷蒙的睁开眼睛,看了看楚行云后,嘟囔着道:“楚小子,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  
      哦!
  
      惊喜的看着李春风,楚行云道:“第一步咱们去哪里,怎么个练法,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?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李春风道:“第一步,咱们去无风之渊,其他的你不用管,到了地方我再跟你说,现在说了也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无风之渊?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楚行云一阵疑惑,不解的道:“这无风之渊,听名字就知道那里没风,可是没有风,我怎么修炼剑意?”
  
      打了个酒嗝,李春风懒散的道:“你连剑心都没领悟,怎么可能去领悟什么剑意?没学会走,就想学跑?”
  
      淡然一笑,楚行云道:“谁说我没领悟剑心的,事实上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等楚行云把话说完,李春风便摆手道:“我知道你有剑心,不过你的剑心,只是剑之心,并不是风之心,你甚至连风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茫然的看着李春风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楚行云真不知道风到底是什么,怎么可能有风之心?
  
      剑心楚行云有,但那只是对剑的了解。
  
      剑心加风之心,才可以相辅相成,成为真正的风之剑心。
  
      仰头灌了一口美酒,李春风道:“以心驭风,以风驭剑,方成风之剑心。”
  
      如今,你只有剑心,却没有风之心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你只能驾驭剑,却无法驾驭风,两者更无法形成合力,
  
      伸了个懒腰,李春风继续道:“那无风之渊,是一处神秘的古迹,位于大地最深处,据说……那里是没有风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只有在无风的环境下,才更容易体会到风到底是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只有真正了解什么是风,才可以进一步,探索风之心。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渴切的道:“那咱们还等什么?赶快上路啊!”
  
      李春风也不多磨蹭,搬出了这几天采购和制作的修炼辅助器具,由楚行云装进了轮回空间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,楚行云带着古蛮,赶去市场上大肆采购了一通。
  
      这次出行,一去最起码要半年多的时间,衣食住行的各种物品都要准备。
  
      若光只有楚行云和古蛮,一切都还好说,可是随行的还有李春风,这就比较难办了。
  
      李春风现在基本是个废人,是不能一日千里的赶路的,而楚行云的修炼,却又偏偏离不开他,因此只能买了一辆舒适的马车,一路缓缓赶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三天后……
  
      一辆古旧的马车,嘎吱做响的离开了九霄城,而坐在车辕之上的御者,赫然正是古蛮。
  
      御从,其实只是个形容词,并非是真的要去做马车的车夫。
  
      可是没曾想,成为楚行云御从才三天,古蛮就真的成了楚行云的车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