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19章 天工大会
    <go>这一千个匠造宗师,在整个天工岛上,拥有着超然的地位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不但拥有着最高超的经验和技术,而且还拥有着最高的威望。
  
      虽然并无官职在身,但是事实上,这一千个匠造宗师,每个人都掌管着百户工棚。
  
      正是这一千个匠造宗师,上传下达之下,整个天工岛才可以凝聚在一起,完成军部下达的各种任务。
  
      看着这一千个匠造宗师,所有人的境界,竟然都高达阴阳九重天,这可大大出乎了楚行云的预料。
  
      天工岛,医馆的大厅之内,上千匠造宗师整齐的坐在竹椅之上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的正对面,楚行云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,居高临下的面对着所有人。
  
      环顾一周,楚行云严肃的道:“接手天工岛,已经有近三个月的时间了,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,我做了很多工作。”
  
      首先,我翻新了所有工棚,让所有工匠,都住进了崭新的,不再透风透雨的新工棚内。
  
      其次,我运来了大量的酒,肉,米,面,极大的改善了天工岛工匠的膳食水平。
  
      再次,我建立了医馆,免费为岛上所有人治疗疾病,而且以后会继续维持下去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,我将着手改善岛上的交通,铺设坚固耐久的道路,不过这不是一日之功,需要缓缓图之。
  
      至于衣物,以及教育,我尊重天工岛的传统,没有妄加改变。
  
      耸了耸肩膀,楚行云道:“时到如今,与民生相关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教育、医疗,我已经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所有的匠人纷纷点头,确实……楚行云可不是在摆弄嘴,他是先做了,然后再说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路还没修,但是那个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完成的,没有十年八年,是无法完成的。
  
      而且,道路的情况,也并不是太急迫,早点晚点,对生活的影响并不大。
  
      一片议论声中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工匠站起身来,恭敬的道:“大人做的已经无可挑剔了,只不知道,我们有什么,能帮大人您的?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楚行云道:“不要叫我大人,事实上……天工岛已经成为我的私人领地,所以请叫我岛主!”
  
      什么!这……这怎么会!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所有工匠顿时面色大变,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面对于此,楚行云并没有阻拦,也没有解释,任由他们去议论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可以不说,可以保密,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,早晚大家都会知道。
  
      主动说,就是开诚布公,虽然难,但是终究可以赢得信任。
  
      若秘而不宣,由大家自己去发现的话,就大有阴谋的味道了,真到了那个时候,想取得信任就几乎不可能了。
  
      终于,所有人渐渐静了下来,那个白发老者强硬的道:“虽然天工岛属于你的了,但我们天云工匠,却不属于任何人,我们不是任何人的奴隶!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没人说过你们是奴隶,事实上……我对你们所做的一切,难道是对奴隶才会做的吗?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迟疑的看着楚行云,所有工匠都沉默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所做所为,若是官员的话,已经可以用父母官来形容了。
  
      父母所想,楚行云都帮他们想了。
  
      父母所做,楚行云也都帮他们做了,怎么能说是奴役!
  
      这世界上,哪有人如此善待奴隶的!
  
      人类之中,是不存在奴隶的,只有被妖族抓走的人类,才沦落为奴隶。
  
      奴隶是没有自由,没有人格的,甚至连生命都得不到保障,随时都有可能被处死。
  
      看着所有匠人,楚行云继续道:“你们身为天工匠人,掌握着太多的炼器秘诀,因此是无论如何,也不允许离开天工岛的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楚行云道:“这不是我要拘禁你们,事实上……这是军部的硬性条件,相信你们自己也都了解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话,所有工匠都暗暗点头,他们也知道,作为工匠,他们掌握了太多不可外传的炼器秘法,这些秘法是必须保密,不可外传的。
  
      因此,终其一生,他们都休想离开天工岛半步。
  
      环顾一周,楚行云继续道:“你们身处天工岛,又不能离开,因此为我工作,就是唯一的出路。”
  
      严肃的端坐在座位上,楚行云道:“我不会逼迫你们,反而会为你们提供你们想要的一切,但你们应该明白,这一切不可能平白无故的送给你们,我没有这个义务。”
  
      好吧……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白发工匠道:“我无法反驳你,不过我们想知道,我们需要做什么?待遇又是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摊了摊手,楚行云道:“一切都和原来一样,以前怎么做,现在还怎么做。”
  
      组织了一下语言,楚行云微笑着道:“简单说,我为你们准备你们想要的一切,你们需要做的,就是用劳动换取这一切。”
  
      茫然的看着楚行云,老工匠不解的道:“你为我们修了新屋子,改善了我们的伙食,建立了医馆,你做了这么多,所求的,竟然和原来一样?”
  
      慢慢站起身来,楚行云无比严肃的看着所有人,沉声道:“也许你们无法理解,但事实就是如此,我以诚待你们,希望的是你们也能以诚待我,仅此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凝重的看着楚行云,老工匠严肃的道:“通过劳动,换取生活物资,本就份属应当。你为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,我们必定会珍惜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老工匠断然道:“你待我们,至真至诚,我们待你,也必然如此,希望你不是在耍我们,不然的话……”
  
      虽然话没说完,但是话语里的威胁之意,已经展露无遗。
  
      微笑着看着大家,楚行云道:“所谓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,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们早晚会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长吸了口气,楚行云大声道:“不过,在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之前,我希望所有人,都可以和衷共济,一起将天工岛的工作做好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这近乎没有要求的要求,所有人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  
      虽然内心里并不深信,但是正如楚行云所说的那样,在确认楚行云背叛了大家的信任之前,他们没有理由不配合。
  
      大家能有今天的生活,全是楚行云带来的,若不想回到过去,他们唯一要做的,就是通过努力工作,证明自己配得上这样的优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