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67章 挑衅
<!--go-->走到近前,东方秀动作柔美的对着所有人抱了抱拳,柔和的道:“有什么事,大家都可以好好聊,别吵吵嚷嚷的,这样会显得我们很没有素质。”
  
  听着东方秀和和气气的声音,所有围观者都感觉有点脸红,确实……作为一个有素质的人,怎么可以如此粗鲁。
  
  说话间,东方秀朝楚行云看了过来,目光中闪过一道亮亮的光芒,赞叹的道:“果然,和传言中一样,你真的太帅了,比南宫哥哥还帅!”
  
  这……
  
  面对东方秀的赞美,楚行云感觉无比的怪异。
  
  感觉上,和他说话的不是男人,而是一个明眸善睐的女孩子。
  
  东方秀的话声刚落,远远的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:“嘿!你们都在这里呢,快让我看看,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,竟然比我南宫俊逸还帅!”
  
  话声中,一个身穿火红色长袍,背插火红色宝剑的年轻人,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。
  
  远远的看去,那确实是一个非常俊美帅气的年轻人,很显然,他就是五杰中的南宫俊逸!
  
  远远的,便可以看到他那热情的笑容,很显然,这是一个热情如火,很容易相处的年轻人。
  
  一路走到近前,南宫俊逸上下打量着楚行云,目光中不由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很显然……楚行云的俊美,让他感到非常的吃惊。
  
  楚行云的俊美和帅气,从某种角度上说,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,是完全没有瑕疵和缺憾的。
  
  当然,原本的楚行云,绝对没这么俊美帅气,只是中上之姿而已。
  
  可是洛澜施展了青莲接天之后,修补了楚行云的所有缺憾,让楚行云真正成为了一个完美的人,那种英俊帅气,用任何笔墨都是难以形容的。
  
  帅气分很多种。
  
  其中一种,是五官分开看都一般,但是组合起来却非常有魅力。
  
  另一种是五官中,大多数都很好看,但有一两处不完美,甚至变形的地方,但是彼此搭配下,竟然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美。
  
  而还有一种人,五官分别看起来,都无比的完美,但是一组合起来,却怎么看都不完美,根本就不帅气。
  
  楚行云则是例外,即便分开来看,只看眼睛,或者鼻子,耳朵,嘴巴,便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种绝美的冲击了,美的让人惊叹。
  
  一旦组合起来,不但不会破坏美感,反而是美的叠加,堪称绝美。
  
  近距离看去,即便以俊逸著称的南宫俊逸,也不得不赞叹楚行云的俊美和帅气。
  
  仔细看去,楚行云眉如翠羽,齿如含贝,一笑之间,更是动人心魄,那种绝美的冲击,语言完美全无法描述。
  
  虽然不愿意,但是南宫俊逸却不得不承认,在俊美上,楚行云当得上绝美二字。
  
  何为绝美?所谓的绝,即是会当临绝顶,一览众山小!
  
  哼!
  
  就在南宫俊逸满脸笑容,啧啧赞叹之间,一道冷哼声响了起来。
  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。
  
  入目所见,一个黑衣银发,面容沧桑,眼神中满含忧郁的年轻人,步履沉稳的走了过来。
  
  所有人注视下,那沧桑无比的年轻人开口道:“人生不过一场虚空大梦,韶华白首,不过转瞬。”
  
  说话间,那沧桑的年轻人走到了近前,冷冷的看着楚行云,冷冽的道:“繁华虽美,却易凋零。”
  
  虽然用词很美,但是这黑衣白发,面容沧桑的年轻人说出的话,却让人打心底里,升起一股寒意。
  
  看了看面前的几个年轻人,楚行云不由的苦笑了起来,时到如今,年轻一代的五大俊杰,竟然到齐了。
  
  温柔秀美东方秀,狂妄霸道西门狂,沧桑冷酷北野苍,热情俊美南宫俊逸,自命不凡司马非凡。
  
  不知道是名字决定了命运,还是命运让他们拥有这样的名字。
  
  总之……这几个年轻俊杰,还真是人如其名。
  
  环视一周,楚行云淡然道:“你们如此兴师动众的,将我围堵在这里,不知所为何事?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五个年轻俊杰,都一脸的尴尬。
  
  以他们的天赋,才华,以及实力,怎么可能会缺女朋友?
  
  可是,他们的老祖宗,却逼着他们前来,无论如何必须娶水流香为妻。
  
  为了家族的利益,不管他们愿不愿意,都只能遵从。
  
  退一万步说,即便不为了家族的利益,也没有人敢忤逆帝尊的命令,即便那个帝尊是他们的老祖宗,也不会例外。
  
  无比尴尬间,第一个开口的是东方秀。
  
  不好意思的看着楚行云,东方秀道:“很抱歉,我来这里只是想跟你说,我是不得以的,我其实还不想谈恋爱,但是老祖宗的命令,我无法违抗。”
  
  面对东方秀的道歉,楚行云还是能够理解的,东方秀也只是家族和帝尊压迫下的可怜虫而已,一切并非他的本意。
  
  不来是万万不行的,但是来了之后怎么做,东方秀却能做主。
  
  很显然,东方秀根本就没真的打算去追水流香,楚行云感觉不到他对水流香的觊觎。
  
  哼!
  
  楚行云正思索间,西门狂便冷哼道:“你没事道什么歉?所谓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我就是看上了水流香,我就是要追她,你有意见吗?有意见也得给我忍着!”
  
  看着西门狂那狂妄霸道的嘴脸,楚行云嗤笑一声,根本不去理会。
  
  水流香若是能看上这样的货色,那才真叫瞎了眼睛。
  
  怒瞪着楚行云,西门狂狂妄的道:“你笑什么笑?有本事你来咬我啊?哈哈……不敢是不是?不敢就给我爬开,别耽误老子的事!”
  
  面对西门狂那狂妄的言辞,楚行云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着内心的愤怒。
  
  若他真的暴跳如雷,和西门狂一样破口大骂,那才是真的是愚蠢。
  
  而且,一旦楚行云真的暴跳如雷的话,也未必是西门狂的对手。
  
  一旦进入暴怒状态,楚行云的智商肯定会疯狂的下降。
  
  一旦智商降到和西门狂差不多时,西门狂便可以凭借着丰富的脑残经验,战胜楚行云。
  
  吵架吵不过,动手更不行。
  
  且不说楚行云的风之心,限制楚行云无法动武。
  
  就算风之心没问题,楚行云也绝不会动手。
  
  否则的话,楚行云因为争风吃醋,和人打了起来,这就太过不堪了。
  
  对付这种狂妄的人,最好的办法,就是淡然处之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,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