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68章 威胁
<!--go-->果然,在楚行云淡然的注视下,先尴尬的反倒是西门狂!
  
  吵嚷了半天,狠话撂了一箩筐,可是楚行云就那么一脸嘲弄的看着他。
  
  在楚行云嘲弄的注视下,西门狂那狂妄的言辞,竟然就说不下去了。
  
  以往,每当他狂妄霸道,威风八面的时候,都感觉自己最牛,最威风。
  
  在他的感觉里,这个时刻,所有人都在用景仰的目光看着他,钦佩他。
  
  可是今天,这种感觉完全没了。
  
  面对着楚行云嘲弄的表情,西门狂忽然感觉自己像一个小丑。
  
  楚行云明明什么都没说,可是他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。
  
  此时此刻,西门狂并没有觉得周围的人会钦佩他,赞叹他的威风和霸道。
  
  虽然没有回头看,但是西门狂想来,大家一定觉得他就是个傻瓜,脑残!
  
  面对着一脸嘲弄的楚行云,西门狂暴躁的道:“你触怒我了,你真的触怒我了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
  
  说完话,西门狂再没脸留下来,怒气冲冲的大步离开。
  
  面对这一幕,围观人群一脸的愕然,他们不明白,这西门狂怎么骂着骂着,对方没事,他自己反倒差点气死了。
  
  目送西门狂离开,楚行云耸了耸肩膀道:“他可真有意思,骂别人,倒把自己气个半死,简直太奇葩了。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脑子比较聪明,能看出究竟的人,都低声的笑了起来,西门狂今天的表现,确实太失败了。
  
  脸上挂着嘲弄的表情,楚行云转过头,朝司马非凡看了过去。
  
  面对楚行云那似笑非笑,满是嘲弄的表情,司马非凡顿时感觉有点不自在。
  
  就在司马非凡小心戒备之间,楚行云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接下来该你出来骂我了吧?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司马非凡不由的一愣,随即鄙夷的道:“谁要骂你了!你以为你是谁,你配吗?”
  
  看着楚行云,司马非凡昂起头颅道:“我懒的和你废话,似你这般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,怎么配得上血统高贵的水流香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……”
  
  面对司马非凡的辱骂,楚行云却并没有动怒,反而微笑着道:“你来这里,就是告诉我这些的吗?”
  
  冷冷的看着楚行云,司马非凡点头道:“没错!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,只有像我这样,拥有着帝尊血脉的人,才配得上水流香,你最好自觉点离开。”
  
  耸了耸肩膀,楚行云喜滋滋的摊手道:“好吧,我承认我是癞蛤蟆,可是水流香这个白天鹅,就是喜欢我这个癞蛤蟆,你说气人不气人。”
  
  你!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司马非凡顿时愣住了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。
  
  人家都承认自己是癞蛤蟆了,他再自命不凡下去,又有什么用?
  
  而且正如楚行云所说的那样,水流香就是喜欢他,你说气人不?
  
  争论时,最让人无语和气愤的,就是对方所说的一切,都是事实,根本不容辩驳!
  
  不管司马非凡有多么的自命不凡,都改变不了,水流香喜欢楚行云这个事实,这恰恰是最无奈,也是最让他气愤的。
  
  看着张口结舌的司马非凡,楚行云嘲弄的继续道:“你也别生气,长的丑也不是你的错,你是不知道,这人啊,一旦长的太帅,也会有很多烦恼呢。”
  
  横了司马非凡一眼,楚行云若有所指的道:“这人要是长的太帅啊,就总是会有一些又丑又蠢,却自命不凡的蠢货,连话都说不利索,就跑到我面前争风吃醋,你说烦人不烦人?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司马非凡顿时瞪大了眼睛,这……这是说谁呢?
  
  谁又丑又蠢,谁连话都说不利索,谁自命不凡了!
  
  虽然司马非凡确实没楚行云长的帅,也确实有点自命不凡,现在也确实有点哑口无言。
  
  但是……
  
  好吧……没有但是。
  
  司马非凡发现了,这说的就是他,想否认都做不到。
  
  如果有可能的话,司马非凡很想当场发作。
  
  可是真的发作了,岂不是默认自己就是楚行云口中那个又丑又蠢,话都说不利索,却还在那里自命不凡的蠢货?
  
  可是不发作,他又确实没楚行云帅,确实张口结舌,确实看起来又丑又蠢,连话都说不利索,像个蠢货。
  
  犹如离了水的鱼一般,司马非凡张口结舌半天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终于,狠狠的一甩手,司马非凡恶狠狠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好……很好!果然是牙尖嘴利啊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
  
  说完话,司马非凡再没有脸留下来,转身大步离开。
  
  面对楚行云如此强大的“战斗力”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。
  
  西门狂,司马非凡,如此杰出的两个年轻人,在这楚行云的面前,竟然硬生生变成了傻瓜,脑残,这“战斗力”真的太强悍了。
  
  送走司马非凡,楚行云将目光对准了北野苍,时到如今,五大年轻俊杰中,只有他依然对楚行云抱有浓烈的敌意了。
  
  楚行云注视之下,北野苍却一脸的平静,忧郁的目光中,不见丝毫的波澜。
  
  一脸沧桑的看着楚行云,北野苍悲凉的道:“岁月无痕,浮生如梦,曲终人散时,不过是伤者自伤,痛者自痛。”
  
  悲悯的看了看楚行云,北野苍惋惜的道:“准备后事吧,你的日子不多了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北野苍悲凉的转过身,落寞的脚步向远处延伸……
  
  目送北野苍渐渐远去,楚行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,他很清楚,得罪了那两个狂妄霸道,自命不凡的家伙,肯定是后患无穷。
  
  可是他又能如何?难道要他做缩头乌龟吗?
  
  正如楚行云曾经问古蛮的那个问题。
  
  是要做一辈子的懦夫,还是要做英雄,哪怕只有几天?
  
  面对这个问题,楚行云早有答案。
  
  即便不能做英雄,他也绝不做懦夫。
  
  北野苍的身影渐行渐远,远远的,北野苍那苍凉的声音,随风传了过来……
  
  朝花向晚,总是做梦人的一相情愿,不能消世间风雨。
  
  只能看一场美丽的花落人亡。
  
  生死相望本太痛,身为看客,亦担不起这份破灭。
  
  听着北野苍那悲凉的话语,所有人都不由的沉默了起来。
  
  身为一界平民,楚行云却得罪了两大帝尊最看重的子孙,他的日子,真的不多了。
  
  很不公平,真的很不公平……
  
  明明是他们要抢夺楚行云的妻子,却不允许楚行云有丝毫的反抗。
  
  只要不肯顺从,这世间便再无容身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