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70章 心机深沉
<!--go-->茫然的看着东方秀,楚行云道:“不是说,帝尊就是最高境界吗?如果不是的话,那么帝尊之上,又是什么?”
  
  面对着楚行云的询问,东方秀显然也没有答案。
  
  茫然的摇了摇头,东方秀道:“帝尊确实是最高境界,至于帝尊之上是什么,没有人知道,毕竟……就连帝天弈,也并没有真的超脱帝尊境界。”
  
  听着东方秀的话,楚行云只感觉遍体寒冷。
  
  作为灵木帝尊的玄孙,连他提起帝天弈,都是这种口吻,可见帝天弈有多么的强大了。
  
  好比一个孩子,想搬起一块石头,结果却搬不起来,这个时候他通常会安慰自己,这石头太沉重了,就连爸爸也搬不动吧。
  
  “就连”二字,看似普通,但是通常,都是在对比两个差距很悬殊的目标时,才会用到。
  
  用南宫俊逸的话说,不能秒杀帝尊的,算什么天帝?
  
  楚行云很清楚,他就是轮回天帝第九次轮回的鼎炉和劫子,一旦轮回天帝这次成功,必然能突破帝尊境界,进入到一个前人未曾到达的领域。
  
  那个领域,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。
  
  原本,他以为只要成就了帝尊,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  
  可是听了东方秀和南宫俊逸的话后才明白,即便成就了帝尊,在轮回天帝的面前,依然与蝼蚁无异。
  
  看着楚行云心事重重,一脸的沉重,东方秀对着楚行云眨了眨眼睛,脆声道:“你也不要太担心,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护送你到传送阵,只要进入南明学府,你就真的安全了。”
  
  嗯嗯……
  
  点了点头,南宫俊逸道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听我的……赶快走!我保你无事。”
  
  面对两人的劝说,楚行云不由的一愣。
  
  他确实心事重重,心情确实很沉重,但是那个让他心情如此沉重的人,是轮回天帝,是帝天弈,而不是那两个脑残。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南宫学府,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看看的,不过现在嘛,暂时还抽不出时间来。”
  
  见到楚行云竟然不肯走,南宫俊逸焦急的道:“嘿!听我说兄弟……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听我的,赶快走……”
  
  深深的看了南宫俊逸一眼,楚行云微笑着摇了摇头。
  
  虽然明知道前路艰辛,但是他却不能退避,这里面的道理,不是三两句可以说清楚的。
  
  对着东方秀和南宫俊逸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真的多谢你们了,我的路,我会自己走下去,你们不用为我操心。”
  
  说话间,楚行云不再理会两人,迈开脚步,朝白塔的方向走去。
  
  目送楚行云渐渐远去,东方秀和南宫俊逸久久没有出声。
  
  直到楚行云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,东方秀才撇了撇嘴道:“我这次可是全力配合你了,但你这个笑面虎,却依然是无功而返。”
  
  “什么笑面虎,你可不要污蔑我,我是真心为他好。”南宫俊逸冷声道。
  
  为他好?
  
  嗤笑一声,东方秀不屑的道:“你那是为他好吗?他要真去了你那里,不等于是畏惧权势,主动放弃了水流香吗?”
  
  听到东方秀的话,南宫俊逸的面色不由的一沉,很显然……东方秀说中了他的想法。
  
  撇了撇嘴,东方秀继续道:“而且,他一旦真的去了南明学府,你肯定立刻把他禁锢起来,然后再用他做诱饵,把水流香引过去,到了那时,嘿嘿……”
  
  听到这里,南宫俊逸的面色,越发的阴沉了。
  
  看着东方秀得意的笑脸,南宫俊逸道:“咱俩就不要互相嘲笑了好吗?大哥别笑二哥,你就比我高尚?”
  
  听到南宫俊逸的话,东方秀花容色变,脆声道:“我怎么了?你可不许玷污人家的名誉。”
  
  你还有名誉可言?
  
  不屑的撇了撇嘴,南宫俊逸道:“刚才要不是你对着他挤眉弄眼的暗示,阴阳怪气的说什么真的安全了,他未必能看穿我的计谋。”
  
  听到南宫俊逸满是怨气的话语,东方秀柔美的轻捂小嘴,故作惊讶的道:“呀!可怜的小俊俊,原来被人看穿了呀!”
  
  废话!
  
  愤怒的看了东方秀一眼,南宫俊逸道:“你没看到他临别前,深深看我的那一眼吗?那可真是意味深长的一眼啊,哎……”
  
  嗯嗯……
  
  开心的点了点头,东方秀道:“对对对……他临走前,还说——真的多谢你了,这显然是反话嘛,你真的好可怜。”
  
  嗤笑一声,南宫俊逸道:“你确定他说的是真的多谢你,而不是真的多谢你们?”
  
  这……
  
  听到南宫俊逸的话,东方秀顿时花容色变。
  
  这一次,轮到南宫俊逸开怀大笑了,看着东方秀,南宫俊逸道:“你不会以为只有你骗过了那个家伙吧?你可真逗……你真觉得自己比我们都高明吗?”
  
  摇了摇头,南宫俊逸苦笑着道:“人家的话说的很清楚,多谢的是咱们俩,而且还几乎是明说了,他的路他会自己走,不用你我瞎操心。”
  
  “不可能!他怎么可能看穿?”东方秀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  
  摇了摇头,南宫俊逸道:“你的想法,从来都没表达出来,他肯定没看穿,不过……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  
  嗤笑一声,南宫俊逸继续道:“你们无亲无故,没有任何的交情,你若不是心怀鬼胎的话,根本没理由为了他,去得罪两大帝尊看重的后人。”
  
  更何况……你来这里,为的就是从他的手中抢走水流香,他能信你才怪。。
  
  听到南宫俊逸的话,东方秀拍了拍胸脯,庆幸的道:“呼……没被看穿就好,吓死我了。”
  
  喂喂……
  
  看着东方秀紧张的样子,南宫俊逸惊讶的道:“不是吧?你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白脸?他除了帅点,有点小聪明之外,基本一无是处啊!”
  
  傲娇的挺起了胸膛,东方秀道:“喜欢他怎么了?这不很正常吗?你也知道,我是颜值控,他又那么帅,我实在抵挡不住他的魅力。”
  
  说话间,东方秀眯起了眼睛,露出了甜甜的笑容,无限憧憬的道:“你想啊,我要是得到了他,那就得到了水流香,多么完美啊!”
  
  愕然的看着东方秀,南宫俊逸道:“你不是只喜欢男人吗?怎么……现在也喜欢女人了?”
  
  摆了摆手,东方秀道:“你懂什么,水流香可以帮我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,真正陪在我身边的,当然只有行云哥哥,嘻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