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79章 三十六随从
    <!--go-->可以说,楚行云的衣食住行,唯一的奢侈品就是冰髓酒,可那是从真灵大陆带来的,与乾坤世界何干?
  
      除此以外,楚行云吃穿住用,行走坐卧,一切都普通的和普通的平民没有任何的区别,即便挣了再多的钱,也都用在了符纹之道上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,楚行云的资金链断裂了,在五大俊杰这一招釜底抽薪之下,楚行云已经无法再从军火交易中,获得丝毫的利益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魔灵一族的仓库内,灵石堆积如山,但那是属于魔灵一族的财富。
  
      若是动用了那些财富,那魔灵一族的资金链就断裂了,魔灵族一旦停滞不前,那楚行云的深渊攻略,便彻底破产了。
  
      魔灵一族的财富虽多,但是发展潜力也巨大无比。
  
      即便将所有的财富都砸进去,也是远远不够的,怎么可能去挪用?
  
      如今,楚行云不得不赞叹,五大俊杰这一巴掌,抽的真叫一个狠。
  
      而且即便挨了这一巴掌,楚行云也不能反抗,毕竟……对方已经站在了道德的最高点,可以轻易的碾压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叹息一声,楚行云看着面前的老工匠道:“好吧,现在,我也无法阻拦,祝愿你们前程似锦,一帆风顺吧。”
  
      愧疚的看了看楚行云,那老工匠道:“其他人都会走,不过……我们这些老家伙,就不走了,我们要留下来,看守祖宗陵墓。”
  
      嗯?
  
      疑惑的看了看那个老工匠,楚行云道:“你们不走?那怎么可能……你们不去的话,那十万工匠如何管理?”
  
      惨然一笑,那老工匠苦涩的道:“不是所有人,都像你这么务实的,事实上……我们去了,那些工匠才真的无法管理呢。”
  
      恩?
  
      疑惑的看着老工匠,楚行云半天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这一千名老工匠,曾经都是岛上技术最高,威望最重的,否则的话,那十万工匠,怎么可能那么服服帖帖的听他们调遣?
  
      只不过,现在他们年岁大了,身老体衰,已经无法再从事体力劳动了,所以才转为了管理。
  
      正是在这一千老匠师的监管下,那十万工匠才不敢懒惰和懈怠,否则的话,人的懒意和惰性,岂是那么容易可以战胜的?
  
      军人,崇拜的是武道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而工匠,崇拜的自然就是技艺精湛,学识丰富的人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了这一千个老匠师,谁能压服那十万工匠?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一千老工匠,都只会有助于管理才对啊!
  
      等等……
  
      微微一愣之间,楚行云惊讶的朝那老工匠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只有一种情况,这一千个老工匠,才会成为阻隔,那就是军部某些人,想要争权夺利!
  
      若是这一千个老工匠也过去了,那么不需要怀疑,所有工匠都只会听从这一千老工匠的安排和调遣。
  
      可是在军部的角度看,他们的想法,可能并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作为军部直属的军工厂,他们肯定希望可以彻底的掌握在军部手中,而不会希望所有工匠抱成团,自成一派。
  
      要想彻底将这兵工厂掌握在手中,那就必须曾基层抓起,所有的官员和管理者,都必须是由军部派遣。
  
      若这些老工匠也过去了,就和军部派遣的管理者,在职能上重复了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所有工匠该听谁的?是听这一千个老匠师的,还是听军部下派的管理者的?
  
      确实,正如这老工匠所说的那样,他们真的过去了,才真的是无法管理了。
  
      军部,作为军队的最高权利机构,大多数时候是比较务虚的。
  
      这里的务虚并不是贬义,而是客观的陈述,务虚也是重要无比的,不务虚,何以务实?
  
      而楚行云不一样,他在意的是结果,只务实,不务虚。
  
      务虚的部分,楚行云委托给这一千名老匠师,一样可以执行的很好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只是个人,而军部是一个整体,有着自己的规则,是不可以轻易破坏的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沉思的样子,那老匠师压低声音道:“不仅如此,趁所有人搬迁时,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商量了一下,集体把那三十六个天工匠师,从宗谱里删除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什么!你们……
  
      听到老匠师的话,楚行云不由的大吃一惊,他不明白,这些老匠师,为什么这么一心向着他,他也没做什么啊。
  
      撇了撇嘴,那老匠师道:“军部那些人懂什么?他们只在乎利益,却从来不肯投入资金去研究,只有你才是真正务实的,而务实是工匠最看重的品质。”
  
      摊了摊手,楚行云苦笑道:“我也想继续研究啊,可是所有工匠都走了,资金链也就此断裂了,我即便想研究下去,也无以为继了啊。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老匠师道:“怎么会断了收入呢?这天工岛可是你私人所有,即便帝尊亲至,也无权收回,虽然利润会摊薄,但是想来还是不菲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老匠师的话,楚行云顿时一拍大腿道:“你是说,箭竹?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老匠师道:“你的疾风锐金符纹,是以箭竹为基础设计的,若无箭竹,那符纹根本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了然点了点头,确实是这样,疾风锐金箭,是以箭竹为箭杆,竹叶为箭羽,就连箭头,也只是在竹竿上,斜着削出的竹尖而已。
  
      疾风锐金符纹,只有搭配箭竹,才能炼制出疾风锐金箭,绝不可能换成其他材料。
  
      担心的看着那老匠师,楚行云道:“那三十六个天工匠师,你确定没有问题吗?你要知道,这个秘密,是藏不住的。”
  
      嗤笑一声,那老匠师不屑的道:“我们也没想要藏啊,他们已经被我们驱逐了,不再是天云工匠了,而且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了看楚行云,那老匠师微笑着道:“我们已经跟军部的人说了,那三十六个天工匠师,已经是你的随从了,作为你的私人财产,即便是军部,也动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老匠师的话,楚行云不由的喜出望外。
  
      军部虽然强大,但也绝对不敢强夺私人财产。
  
      私人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这是人类繁衍和发展的基本底线。
  
      这一条都无法保证的话,这个种族或势力,立刻便会走向灭亡。
  
      不保证私人的利益,恣意抢夺平民私有财产,这绝对是倒行逆施的强盗作风。
  
      人类宁肯被妖魔毁灭,也不愿意陷入这样的境地。
  
      当初,轮回天帝接管人族大权,立下五方帝尊之时,与四大帝尊一起,立下心魔大誓。
  
      侵犯私人财产者,便是五大帝尊的死敌,若哪个帝尊敢坐视不理,甚至是包庇纵容,必将受万魔噬心,永世不得超生!
  
      昂首看着远处的大海,楚行云不由冷笑了起来,这些工匠,他们想要就拿去好了,不过箭竹嘛,楚行云虽然不能不给,但是这价格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