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91章 耻辱
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冰心绝情诀运转之下,一道道寒气,从水流香的身体内狂涌而出,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寒气所过之处,地面,墙面,以及房间里的所有家具和器物,都迅速的挂上了厚厚的白霜。
  
  ……
  
  密室之外,丁当姐妹猛的抱紧了胳膊,只感觉一股寒冷的气流,几乎将她们冻结。
  
  寒气四溢,白霜之后,便是冰层,只一转眼之间,整个密室内,便挂上了一道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冰层。
  
  森寒的寒流侵袭下,丁当姐妹再也抵挡不住,快速跑下了白塔,
  
  不仅仅是白冰,除了古蛮足以抵挡之外,流云战队的其他人,也都纷纷跑了出来,那四处横溢的寒流,实在是太寒冷了,似乎连思想都可以冻结。
  
  没错,冰心绝情诀最强悍之处,并不只是温度的降低,最重要的,就是灵魂冻结!
  
  如果说,九寒绝脉冻结的只是血肉的话,那么修炼了冰心绝情诀之后,连灵魂也会一起冻结……
  
  灵魂一旦被冻结,则思维变缓,反应变慢,而且精神会萎靡不振,甚至连意志力,都会大大的降低。
  
  虽然古蛮可以抵挡这股寒流,但是这寒流却越来越剧烈,越来越寒冷,就算能抵抗,但却也是无比的煎熬,难受。
  
  无奈之下,古蛮也只得离开了白塔。
  
  站在远处,在所有流云战队成员的注视下,整个白塔从塔尖开始,迅速的挂上了一层白霜,并且很快,那白霜之上,就冻结上了一层水晶般的寒冰。
  
  咯吱……咯吱……
  
  一阵阵咯吱声响中,整座白塔很快便被玄冰所覆盖,一阵阵的寒气,化做一道道寒雾,在虚空中袅袅的升腾着。
  
  同一时间,九霄城内城的中心处,九霄城的城主府内,极寒帝尊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  
  转过头,朝九霄学府的方向看去,极寒帝尊无比哀伤的叹了口气。
  
  对于三大帝尊强行通过的提案,极寒帝尊当然不会满意。
  
  作为自己最喜爱的首徒,却被其他帝尊强迫着,要嫁给他们的子孙,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!
  
  不过,三大帝尊联合提议下,极寒帝尊是无法反抗的,轮回天帝临走前,定下的帝尊公约里卡的很死,就是一句话——少数服从多数!
  
  若有人胆敢违抗大多数人的意志,立刻便会遭受万魔噬心,百死不得超生。
  
  因此,极寒帝尊再怎么不满,也无法反抗。
  
  而且,极寒帝尊也能明白其他三大帝尊的想法。
  
  作为极寒帝尊的首徒,一旦水流香成就帝尊,那么她这边就等于有了两个帝尊。
  
  随便再拉拢一个帝尊,她就可以乾纲独断,以三比二的优势,掌控人类的一切,成为全人类的无冕之王。
  
  很多时候,人就是这么奇怪,不允许别人占便宜,自己占这个便宜倒无所谓。
  
  三大帝尊垂涎三尺之下,便动了邪念,一旦他们的子孙,可以娶走水流香的话,那么水流香就成了他们的家人。
  
  一旦成为一家人,那他们一门之中,便有两大帝尊,再随便拉一个,也可以实现乾纲独断。
  
  水流香之争,其实就是人类权柄之争,因此自始至终,都没有人征求过水流香的意见。
  
  可是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  
  现在,水流香极怒之下,悍然将冰心绝情诀,推到了大圆满形态。
  
  冰心绝情诀大圆满的形态下,虽然会失去很多,比如情感,比如爱的能力,但是得到的,却更多。
  
  普通的武者,都是要到帝尊境界,才可以真正的融入天地之中,可是血脉武者不同。
  
  血脉本就是天地造化之力凝聚而成,在冰心绝情诀的催动之下,只要达到武皇境界,便可以身融天地,成就帝尊之躯。
  
  和现在的古蛮的情况一样,境界虽然是武皇,但是拥有帝尊之躯的血脉武者,却拥有着帝尊级战力。
  
  而一旦血脉武者可以成就帝尊,那就更不得了了,即便境界为帝尊境,却拥有着超越帝尊境的战力。
  
  换句话说,一旦水流香成就帝尊,她就将成为第二个帝天弈,实力足以秒杀其他帝尊。
  
  甚至于,就算帝天弈重回乾坤世界,也未必是水流香的对手,这就是血脉武者的强大之处。
  
  哼!
  
  冷哼一声,极寒帝尊冷笑连连,那三大帝尊,这次恐怕要搬起石头,砸自己的脚了。
  
  另一边……
  
  九霄学府那宽阔的道路上,楚行云一脸平静的,缓步而行。
  
  正如水流香预料中的那样,此时此刻,道路的两旁,聚满了九霄学府的学员。
  
  在两名执事的押送下,楚行云尽管表面上很平淡。
  
  但是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注视下,在纷乱的嘲笑议论中,他又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。
  
  所谓千夫所指,无疾而终,楚行云虽然不会被压垮,但是那种奇耻大辱,却依然让他刻骨铭心。
  
  两世加起来,他也从来没受过如此大辱。
  
  呼……一道微风吹过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楚行云只感觉内心无比的寒冷,似乎连灵魂,都已经被冻结了。
  
  懦夫……
  
  无耻小人……
  
  胆小如鼠……
  
 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……
  
  一道道尖酸刻薄的咒骂声中,楚行云目不斜视的一路向前,他知道,自己不能崩溃,也不能失态,无论如何,他要为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。
  
  即便被驱逐,即便是奇耻大辱,他也要昂首离开,不能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般。
  
  同一时间,冰封的白塔之内,水流香的娇躯,瑟瑟的颤抖着。
  
  此时此刻,冰心绝情诀已经催动到了极限,但是却迟迟推不进大圆满,对于情感,对于爱情,她还有着太多的留恋。
  
  冰霜蔓延,白雾涌动之间,水流香的呼吸异常的急促,紊乱,她的精神力,也夹杂在寒流中,朝周围蔓延着。
  
  寒雾飘荡之间,水流香的神识,顺着威风飘荡着,然后……她看到了那人山人海,看到了楚行云那郁郁而行的身影,耳便更是响起了,那一阵阵恶毒的咒骂声。
  
 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!
  
  看着所有人对着楚行云极尽羞辱之能事,水流香愤恨欲狂。
  
  云哥哥根本就不认识他们,他们为什么要如此诋毁,侮辱,谩骂。
  
 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恶语伤人。
  
  水流香的神识覆盖下,前面出现了督查团大执事的身影,不知道为什么,他并没有直接回督查团,而是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旁。
  
  见到楚行云一行靠近,那大执事猛的迈出一步,拦住了楚行云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