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292章 欺人太甚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 .ln.l】,
  
      在水流香神识的覆盖下,那名大执事冰冷的拦住了楚行云,义正词严的道:“我从未见过你这般……厚颜无耻之徒,交出你的战队徽章!你不配拥有!”
  
      厚颜无耻之徒!
  
      这样的话,怎么可以随便说出的?楚行云什么时候厚颜无耻了!
  
  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当督查团大执事,说出这样的话时,便已经是对楚行云的人生定了性。
  
      面对大执事的言辞,楚行云目眦欲裂。
  
      要收走徽章,他并不介意,可是为什么刚才在白塔之内不收,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里,当着大庭广众才收,而且还如此恶毒的将如此恶毒的评价,加注在他身上?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怒目而立,森冷的看着自己,那名大执事阴冷一笑,大声吼道:“真的是恬不知耻,快交出徽章!你是聋子吗?”
  
      对!交出徽章……
  
      无耻之徒,交出徽章!
  
      滚出九霄学府……
  
      随着大执事的声音,围观的人群中,顿时发出了愤怒的吼声。
  
      伸出右手,楚行云默默的解下了徽章,时到此刻,他终于明白,这大执事必定是被五大俊杰收买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现在可以反抗,可是楚行云知道,反抗是无用的,现在越是反抗,遭受的羞辱就越是剧烈。
  
      一旦他的表现太过暴躁,反而会坐实了对方的所有评断,以后再难有翻身之机。
  
      别看周围的群众群情激奋,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楚行云以后是可以翻身的,对方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激怒他,将一切骂名坐实!
  
      对方越是希望他暴怒,他就越是不能暴怒,不然的话,就太愚蠢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解下了徽章,屈辱的放在了大执事手中,水流香只感觉胸口闷胀,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!
  
      噗哧……
  
      一口鲜血,猛的喷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喷涌的鲜血,瞬间将水晶般的地面,染成一片凄厉……
  
      轻轻将九霄学府的徽章,放在了大执事手中之后,楚行云转身继续前行,此时此刻,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  
      一路走去,走不多远,前面一个须发皆白,一身长袍的老者,出现在了下一个十字路口处。
  
      待到楚行云走到近前,那老者森冷的拦住了他的去路,冰冷的道:“似你这般胆小如鼠,鸡鸣狗盗之辈,不配留在九霄学府,现在……交出你的学府徽章!”
  
      呵呵……
  
      惨然一笑,万众瞩目之下,楚行云一把揪下了胸前的九霄徽章,放在了老者手中。
  
      深深的看着那名老者,楚行云道:“今天,九霄以我为耻,明天……我会让九霄高攀不起。”
  
      哼!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那名老者不屑一顾的道:“年轻人,自傲的人我见过很多,但像你这么自傲的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  
      傲然挺直了胸膛,老者道:“九霄学府,人才辈出,岂会在乎你区区一介鼠辈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话,那老者懒的再理会楚行云,转身昂首而去。
  
      目送老者远去,楚行云冷冷一笑,转身朝学府大门的方向继续前进。
  
      和大执事不同,这须发皆白的老者虽然语言上并不客气,但是他不是装的,是真的对楚行云两年不入通天塔有意见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行云有着自己的原因,不是他不想进,而是他身体无属性,根本进不去,但却无法解释,不然更麻烦。
  
      和大执事不同,这个老者纯粹是公事公办,楚行云倒并不会记恨他。
  
      事实上,这名执掌学府纪律的老者,只是被五大俊杰利用了。
  
      所谓冤有头,债有主,这笔帐,楚行云知道该记在谁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学府大门处,是一个广场,远远的看去,那里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万人,简直是人山人海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道路两旁都种植着树木,树木后是学院的楼宇,根本容纳不了太多人。
  
      时到此刻,全学员八成以上的人,都聚集在学府门前的小广场上,在那里,五大俊杰肯定将给予楚行云终生难忘的羞辱。
  
      终于,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中,楚行云缓缓的步入了大门前的广场。
  
      刚一进入广场,楚行云便看到了广场的尽头,学府大门口处伫立的五道身影。
  
      东方秀,西门狂,北野苍,南宫俊逸,司马非凡……
  
      微微眯起了眼睛,楚行云脚下不停,盎然而行。
  
  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楚行云知道,无论如何,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,躲避不是办法,只会证明他心虚。
  
      走到五大俊杰身前,楚行云站定了脚步,目光一一从五大俊杰的脸上扫过。
  
      面对着楚行云,五大俊杰皆是一脸的阴笑,五人联手对付楚行云,就像是一个强壮的人类,在逗弄一只蝼蚁一般。
  
      不管楚行云有多气,有多恨,在他们的面前,都只能忍着,都只能受着。
  
      作为五大俊杰中,实力最强的人,东方秀第一个站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微微促起好看的眉头,东方秀道:“我真是看错你了,没想到……你竟然是一个胆小如鼠之人,就像大家说的那样,根本就是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。”
  
      哼!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西门狂踏前一步道:“九霄学府,培养的是有血性的战士,不是用来躲避战斗的安乐窝,似你这般懦弱无能之辈,怎配与我们同行?”
  
      摇头叹息了一声,北野苍环视一周,深深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人可以卑鄙,但不能卑鄙到这个程度!”说话间,北野苍摇了摇头,一脸沧桑的闭上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北野苍话落,南宫俊逸一脸笑容的站了出来,笑着道:“一直以来,我觉得我就是最恬不知耻的人了,可是见到你我才发现,这世界上,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!”
  
      哈哈哈哈……
  
      畅快的大笑着,司马非凡左后一个走了上来,上下扫视了楚行云几眼,不屑的道:“我懒的和你废话,似你这般,根本不配做人,在我眼里,你就是一条散发着恶臭的蛆虫!”
  
      听着五大俊杰,在几十万人的环绕下,如此侮辱谩骂楚行云,水流香的大脑一阵阵眩晕。
  
      胆小如鼠?懦弱无能?厚颜无耻?卑鄙?蛆虫!
  
      目呲欲裂的瞪大了眼睛,两行血泪,顺着水流香的眼角流淌而下,无比的凄厉。
  
      缓缓的摇着头,水流香道:“对不起云哥哥,都是香香不好,我不想这样,我不要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会灭绝情感,失去感受爱,以及爱人的能力,但是对比起来,水流香更不能接受的,就是自己带给楚行云的无尽耻辱。
  
      缓缓的抬起头,水流香看向学府大门的方向,喃喃的道:“云哥哥,香香就宁肯立刻死了,也不想再拖累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