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19章 恩断义绝

  
      时间缓缓的流逝着……
  
      地下世界内,楚行云率领着三千女官,随时关注着各聚灵阵的运转情况,无论如何,三千聚灵阵,绝对不能出问题。
  
      终于,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过去了,汲取了大量的灵气后,所有的甲虫破壳而出,无数个米粒大小的甲虫,出现在了竹叶上。
  
      哇哈哈哈哈……
  
      当最后一只深渊甲虫破壳而出,深渊帝尊猛的仰天大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兴奋的蹿到楚行云身边,深渊帝尊大声道:“你太棒了,太厉害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……那三千座聚灵阵起作用了?”楚行云满怀期待的道。
  
      嗯嗯嗯……
  
      连连的点着头,深渊帝尊狂喜的道:“有用,简直太有用了,你知道吗……原本,武皇级潜力的深渊甲虫,应该只有一成,你猜现在的比例是多少?”
  
      一成?
  
      听到深渊帝尊的话,楚行云不由恍然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深渊帝尊的百万大军中,武皇境界的深渊虫皇,一共有十万只,其比例就是一成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用三品灵石布阵,灵气浓度提升了三倍之下,那么……
  
      猛的瞪大了眼睛,楚行云道:“不会是提高到了三成吧?”
  
      雀跃的点了点头,深渊帝尊道:“没错没错,夸张吧,哈哈……就是三成!”
  
      虽然已经猜到了,但是当深渊帝尊真的确定时,楚行云还是惊的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千万深渊甲虫,三成的话,可就是三百万啊!
  
      一旦这批深渊甲虫成长起来,楚行云就拥有了三百万的深渊虫皇!这……
  
      一旦这批深渊甲虫成长起来,就算妖族全面入侵,楚行云也可以抵挡得住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若楚行云真的祭出深渊大军,魔族一定不会坐视,肯定会和妖族联合,再次组成妖魔联军,以灭绝人类。
  
      而想要抵挡住整个妖魔联军,这些力量还不够,最起码要千万虫皇,才可以正面抗衡。
  
      可惜的是,深渊帝尊每产一批卵,最起码要休息十年的时间,才可以产下一批,否则的话,楚行云完全可以快速暴兵,凭借虫海,将妖魔两族彻底覆灭。
  
      开心之后,深渊帝尊严肃了起来,郑重的道:“接下来,我们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确保食物的供应,无论如何,箭竹不能有事。”
  
      嗯……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放心吧,这里有三千女官随时照看,一旦有不好的迹象,我会第一时间进行解决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楚行云继续道:“退一万步说,就算这里出了问题,那也不要紧,上面的天工岛上,不还有整整一岛的备用吗?”
  
      嗯嗯…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深渊帝尊道:“你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,所以……无论如何,最起码未来的一年内,一定不要出差错。”
  
      目光微凝,楚行云无比严肃的道:“放心吧,事关人类的生死存亡,我就算死,也一定会保住那些箭竹,在深渊甲虫脱离幼虫期前,天工岛不会出任何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和深渊帝尊交流完毕,楚行云在地下世界内转了一圈,确保所有聚灵阵都正常运转后,楚行云赶回了天工岛,在岛上转了几圈。
  
      确保天工岛上的箭竹没有任何问题后,楚行云终于抽出了一点时间,赶回了九霄城。
  
      回到九霄城,楚行云第一时间,朝城主府赶去。
  
      一个月前,水流香就急着见他,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。
  
      很顺利的,楚行云见到了水流香,可是水流香见面的第一句话,便让楚行云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要天工岛!”水流香的声音很急,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愤怒。
  
      愕然的看着水流香,这么久没见,初一见面,一句暖心的体己话都没有,开口就是索取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行云并不在乎身外之物,也愿意把一切都给她,但是她的做法,却依然让楚行云心凉凉的,非常的难受。
  
      最让楚行云为难的是,这天工岛,他是不能给的。
  
      所谓,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
  
      生为男儿,虽然楚行云不认为自己有多崇高,但是该有的担当,他从不推卸。
  
      如果水流香索取的是金风酒楼,那楚行云二话不说,直接就可以送给她。
  
      可是天工岛不行,天工岛的安危,决定着人类的未来。
  
      虽然心里很爱水流香,简直爱入骨髓。
  
      可是楚行云真的做不到,不顾全人类的安危,不顾一切的博取佳人欢心。
  
      长吸了口气,楚行云摇了摇头道:“不行啊香香,这天工岛,干系重大,暂时不能给你。”
  
      什么!
  
      猛的瞪大了眼睛,水流香怒声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有多爱我,怎么……我只是要一个天工岛,你都不肯给我吗?你就是这么爱我的?”
  
      听着水流香冰冷的话语,楚行云如遭雷击。
  
      目瞪口呆的看着水流香,楚行云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了香香,你是不是有困难,还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冷冷的看着楚行云,水流香冷声道:“我没怎么,我很好……你若真的爱我,就把天工岛给我,不然的话,你就不配说爱我!”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纠结的看着水流香,楚行云道:“你听我解释,这天工岛,以及天工岛上的箭竹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等楚行云把话说完,水流香强势打断了他,厉声道:“我不听你的解释……我只问你一句,你给还是不给!”
  
      张了张嘴,楚行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迟疑再三,楚行云道:“你要天工岛做什么?可不可以稍微等……”
  
      哼!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水流香根本没耐心把话听完,冷声道:“你别管我要做什么,总之……你把天工岛的地契给我就好了,其他的你不用管。”
  
      你!
  
      愕然的看着水流香,楚行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  
      若无外力相助,人类的灭绝,只是时间问题。
  
      在楚行云的认知里,深渊一族,是人类最后的希望了,无论如何,深渊一族绝对不能出事。
  
      冰冷的看着楚行云,水流香冷冽的道:“你若真的爱我,就把天工岛给我,若是不给的话,那就说明你根本不爱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香香……你这是怎么了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看着水流香铁青的俏脸,楚行云内心无比的痛苦。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的痛苦,水流香视而如不见,冷冷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不肯给是吗?那你走吧……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  
      噗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水流香绝情而冷酷的话语,楚行云胸口一阵涌动,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……
  
      深深的看了水流香一眼,楚行云转过身,踉跄而去……
  
      目送楚行云迅速远去,水流香的目光冷的吓人。
  
      嗯?
  
      正愤怒间,水流香忽然感觉,脸上似乎有小虫子在爬。
  
      轻轻的摸了一把,却发现脸上不知何时,布满了泪水。
  
      怎么回事。我怎么流泪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