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30章 强烈反对

      楚行云已经离开了很久……
  
      瘫坐在富丽堂皇的高背椅子上,水流香气喘吁吁,依然没有定神。
  
      那家伙……那家伙太疯狂了,好像要把她整个吞下去一样。
  
      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水流香不明白,自己有那么好吗?有那么诱人吗?
  
      喘息良久,水流香的期许终于渐渐平稳了下来,但是整个人还是晕晕的,一种又羞又喜的感觉,让她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个男人,是她的丈夫,而且长的又那么帅,人又那么有本事,被他亲亲,大概也是可以接受的吧。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个男人,本事太大了,必须要控制在手中,就算被他占点便宜,也无所谓了,谁让他是她的丈夫呢。
  
      舔了舔红肿的嘴唇,水流香坐直了身体,接下来,是她大展宏图的时候了。
  
      另一边,离开了军校后,楚行云赶去了金凤酒楼。
  
      刚一见面,白冰就愕然的道:“你……你的嘴唇怎么了?怎么又红又肿的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白冰的询问,楚行云瞬间涨红了脸蛋,根本不肯解释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如此尴尬的表情,白冰只稍一思索,便明白了一切。
  
      白冰猛的站起身来,走到楚行云身前。
  
      近距离下,白冰注视着楚行云道:“是不是水流香把你叫去,索取射狼箭和魔灵箭的代理权?”
  
      嗯?
  
      惊讶的看着白冰,楚行云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白冰继续道:“是不是她亲了你两口,你就晕呼呼的答应了她?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尴尬的将目光转向一旁,楚行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  
      紧咬着牙齿,白冰道:“说说吧,你给她什么价格?”
  
      张了张嘴,楚行云斜斜的看向窗口道:“也没什么了,射狼箭四六分,我们六她四。”
  
      魔灵之箭呢?白冰接着问道。
  
      抓了抓脑袋,楚行云道:“魔灵之箭……我们八十,她二十!”
  
      嗯?
  
      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白冰道:“这不对啊,按道理来说,她不得到四成利益,会轻易的放过你?”
  
      嘿嘿一笑,楚行云道:“也没什么了,她以为……她以为成本是八十灵石。”
  
      哎……
  
      痛苦的扶着额头,白冰实在是被楚行云给打败了。
  
      原以为,他小事糊涂,大事精明,关键的利益还是能抓住。
  
      可是没曾想,他小事糊涂,大事更糊涂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是二八分成,不是水流香放过了他,而是她以为成本是八十灵石。
  
      当成本是八十灵石的时候,拿走两成,那不就是拿走了所有利润吗?
  
      若不是楚行云不敢透露魔灵一族,以及深渊一族的信息,恐怕九成的利润,都会被水流香拿走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……水流香的吻,就那么甜美?甜美到让你失了智?”白冰悲愤的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个……不是……其实……恩……
  
      尴尬的说着话,可是到底说了什么,其实连楚行云自己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表面上看,楚行云处理的是自己的财富,何须要向白冰交代。
  
      可是事实上,楚行云也知道,白冰这么对她,纯粹是为他好,不想他被玩弄。
  
      可问题是,那个人不是别人,是他的妻子,是他最爱的水流香啊!
  
      别说是这些身外之物了,就算水流香要他的命,他也宁愿俯首就戮!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尴尬无比,但却死不悔改的表情,白冰简快气炸了。
  
      白冰不在乎金钱的得失,但是对于水流香玩弄楚行云的事实,她却怎么也看不过眼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虽然很聪明,可是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,智商会变低,再聪明的人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作为旁观者,白冰看的很清楚,水流香根本不爱楚行云,一心只想着利用他,而且用过之后就扔在一边,理都不肯理他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这边有巨大的利益了,她立刻就跳了出来,说两句好话,让楚行云亲两口,便轻易的得到了一切,这简直太气人了。
  
      无论楚行云把钱给谁,白冰都不会过问,那是他自己的钱,爱怎么处理是他的自由。
  
      可是唯独给水流香不行,白冰绝不允许,水流香如此玩弄她的朋友,她的主公!
  
      思索间,白冰怒声道:“我是你的军师,如果就看着你这么吃亏,那就是我的无能,无论如何,这件事绝对不行。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捂着额头,楚行云道:“其实这件事吧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总之……如果她要,而且我有,我就绝不会拒绝她。”
  
      严肃的看着楚行云,白冰道:“那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军师?还是说,你只是闹着玩的?”
  
      面对白冰的话,楚行云道:“当然是认真的,咱都多大的人了,哪可能还没出息的闹着玩?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白冰道:“既然是认真的,那么凡事就要按规矩来,既然你请我做军师,就算不能言听计从,但是我坚决反对的,你就必须放弃,不然我们没法合作。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紧皱着眉头,楚行云有心争辩,却知道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作为军师,若主公完全不听从她的意见和建议,那这军师不过是名存实亡,根本没有用处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虽然楚行云很爱水流香,但是不等于说,他就不重视自己的伙伴和朋友了。
  
      爱情和友情之间,从来都是最难权衡的,到底哪一头更重,这个没人能说清楚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纠结的样子,白冰严肃的道:“我不是不允许你和水流香做生意,但是凡事都要按规矩来,若明知道是坑,还硬看着你去跳,那要我这军师何用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按你的意思,你打算怎么做?”楚行云谨慎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沉吟了一下,白冰道:“价格上,是由军部开出来的,射狼箭十灵石,魔灵箭一百灵石,我能接受的底线,就是一九分成,我们九,水流香一!”
  
      可是,这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白冰的方案,楚行云显然不想同意,那可是他唯一心爱的女人,哪能这么苛刻的?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白冰道:“生意就是生意,所谓商场无父子。”
  
      深深的看着楚行云,白冰道:“你若有钱,你尽可以私下里给她,比如这一千亿,你完全可以送给她,我绝不会干涉,也没有权利干涉。”
  
      但是,如果是做生意的话,这样的合约绝对不行,会显得我这个军师很傻,很蠢,很无用!
  
      如果真的达成了这样的合作,你让大家怎么看我,怎么看我们这个团队?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听着白冰的话,楚行云终于动容,是啊……他可以不在乎得失,但是他的一举一动,都不仅仅代表着自己,更是代表着整个小团队的智慧。
  
      如果水流香缺钱,他可以直接给她钱,给多少都不是问题。
  
      可一旦涉及到商业,那就必须严肃起来,那已经远远不是楚行云一个人的荣辱和得失了,被嘲笑的,是整个团队的每一个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