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42章 恐怖魔王
夜雪裳的一生,见过了太多的天才,会过了太多的高手。
  
  这是这些所谓的天才和高手,最终都无一例外的,败在了她的手中,被她奴役,压迫,甚至是折磨。
  
  唯一能让夜雪裳感到恐惧,甚至是毛骨悚然的,只有一个人。
  
  这个人,天赋并不太高,实力更是低微的犹如蝼蚁一般,可正是这么一个人,不但毁灭了夜雪裳的千秋霸业,更将他一手送进了鬼门关!
  
  没错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行云。
  
  当时的楚行云,只有阴阳境界,和当时在阵法加持下,拥有半步帝尊实力的夜雪裳比起来,真的是连蝼蚁都算不上。
  
  可是楚行云就是通过一连串的算计,以蝼蚁般的实力,硬是把她给活活弄死了。
  
  就算夜雪裳手段连出,连最后的底牌都打了出来,结果却依然无用,任她有千般手段,楚行云都能一一化解,活活把她给弄死了。
  
  此时此刻,虽然夜雪裳已经死了,死的不能再死,彻底凉透了都。
  
  可是即便死亡,也无法抹除她对楚行云的恐惧。
  
  这种恐惧,不是源于楚行云的实力,而是源于他那一环扣一环,天衣无缝的计谋。
  
  在临死的一刹那,夜雪裳想了很多很多。
  
  临死前,人都是会进入回光返照的状态,在那个状态下,可谓是一瞬千年。
  
  在临死前的一瞬间,夜雪裳回顾了自己的一生,她想弄明白,她到底是怎么败的。
  
  临死前,夜雪裳必须要明白,为什么楚行云以阴阳境界,三年就可以做到的事。
  
  她堂堂一代武皇,花了三千年,却依然无法实现。
  
  那一瞬间很短,对其他人来说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。
  
  可是对夜雪裳来说,在那一瞬间,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,长到她可以完整的,将她的一生梳理一遍,并且做出了最后的总结。
  
  夜雪裳之所以败给楚行云,不是败在了实力上,而是败在了智谋之上。
  
  夜雪裳的一生,都太过重视武力,太过重视所谓的天赋和潜力,忽略了智慧的伟大。
  
  若身边有一个智谋超群的谋士,军师,夜雪裳绝不可能会败给楚行云。
  
  最低级的谋士,也必然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
  
  若夜雪裳身边有一个稍微过的去的谋士,她又肯接纳谏言的话,那么楚行云根本就折腾不起任何风浪来。
  
  汲取了夜雪裳的记忆后,水流香也重新思索和梳理过,在水流香看来,打败夜雪裳的,其实并不是楚行云,而是她自己的傲慢。
  
  只要稍微小心一点,楚行云就彻底歇菜了,根本不可能翻起任何风浪来。
  
  拥有帝尊级的实力后,水流香的信心已经强到没边了,对于楚行云,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崇拜和仰慕了,因此……并不觉得楚行云有多了不起。
  
  在水流香看来,与其说楚行云了不起,还不如说夜雪裳太傲慢了,稍微谨慎一点,也不至于被区区一个阴阳境界的菜鸟给弄死。
  
  这个心态,水流香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,在水流香看来,他和楚行云,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了,以她如今的实力,绝对可以秒杀楚行云。
  
  原本,对于自己的判断,水流香是深信不疑的,直到有一天,她做了一个梦。
  
  梦中……水流香重新回到了九寒宫,而且她变成了夜血裳!
  
  最让水流香感到惊讶的是,不但她变成了夜雪裳,而且梦境里,楚行云正打上门来,要杀了她,救出她的妻子。
  
  梦境中,楚行云简直强到夸张,只稍微一个不小心,先是中了楚行云的幽冥古瞳,实力被锐减三层,随后楚行云请出了黑洞,解封万象,一个空身瞬步,出现在她的身边,一剑将她秒杀当场。
  
  那个梦很恐怖,恐怖到即便被吓醒,水流香依然沉浸在恐惧中,汗流浃背的喘息着。
  
  坐在床上,水流香一晚上没有睡觉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  
  这一夜时间里,水流香想了很多,最终得出的结论也让她很绝望。
  
  没错,武皇境界,拥有着帝尊级战力的她,真的对上楚行云的时候,竟然完全没有胜算,除了被秒杀,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。
  
  当楚行云解封万象,请出黑洞之后,一切都会被黑洞吞噬,那个状态下,楚行云是免疫一切控制的。
  
  凭借着空神瞬步,他随时可以出现在水流香的身边,近身下,他的黑洞是无坚不摧的。
  
  虽然水流香有血脉之力,可以凝聚冰甲防御,但是在黑洞面前,这冰甲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,连皇器都可以轻松斩断的黑洞,哪可能怕她的冰甲?
  
  即便她的冰甲再怎么坚固,又能抗得住楚行云几剑?
  
  且不说如今的楚行云,就算是把当日的夜雪裳,换成是今日的水流香,九寒宫那巅峰的一战,胜者也依然是楚行云,绝不会有任何的例外。
  
  事实上,如果当日是水流香在那里的话,她败的会更快,更惨。
  
  最后关头,楚行云放出的那个妖蛛,拥有三千多年精神和灵魂修为的夜雪裳,都抵挡不住,换了是如今的水流香的话,必然会被秒杀当场。
  
  自那一梦之后,水流香的傲气全消,因为她清晰的意识到,即便现在的他,也无法战胜当日的楚行云。
  
  更何况,时间过去了近三年时间了,楚行云的境界,也已经抵达了涅槃境界,实力暴增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  
  好在,这个魔王一般的男人,爱自己爱的神魂颠倒,绝不会对自己不利,因此水流香倒并不担心。
  
  不过,也因此,水流香意识到,一件帝兵,尤其是先天帝兵,到底有多重要。
  
  自那一梦后,水流香终于将浮躁的心,平息了下来。
  
  仔细总结了夜雪裳的一生,最终得出了结论。
  
  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
  
  千将易得,一帅难求。
  
  千帅易得,一谋难求。
  
  有一员猛将,便可以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。
  
  有一名大帅,可以保国安民,纵横不败。
  
  可是,战争打的其实不是兵,也不是将,更不是元帅。
  
  即便身边有无敌的猛将,英明的元帅,最多也不过是盗匪而已,连块根据地,都找不到。
  
  事实上,盗匪的匪首,就相当于元帅,下面的头目,就是大将,普通的盗匪自然就相当于士兵了。
  
  没有一个顶级的谋士,流寇永远只能是流寇。
  
  就算兵再强,将再横,帅再有能力,也难以有所发展。
  
  自古以来,无谋不成事,无谋不立国,无谋之辈,终其一生,也不过流寇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