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45章 谈判
什么!要去杀帝尊!
  
  听到白冰的话,水流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Щщш..lā
  
  和白冰谈完军校的事后,白冰说出了这次的来意。
  
  原本……水流香想不出,她找自己能有什么大事,可是没曾想,白冰直接语出惊人,竟然邀请她,去杀帝尊!
  
  虽然说,水流香已经拥有着帝尊级的战力了,但是事实上,水流香自己明白,和真正的帝尊比起来,她差的还多着呢。
  
  帝尊境界下,能量是无限的,几乎不可被击败。
  
  而水流香的血脉之力,虽然可以爆发出帝尊级的战力,但是能量却并不是无限的。
  
  尤其是那些威力巨大的战技,更是要消耗大量的能量,一个不小心,就能量枯竭了。
  
  因此,真的对上帝尊的话,虽然短时间内,水流香完全可以凭借血脉之力,和任何帝尊抗衡,而不会落在下风。
  
  可是时间稍微一长,水流香就难免会能量枯竭,空有血脉之力,却无法施展。
  
  看着水流香惊骇的表情,白冰压低声音道:“不是只让你自己去对付,事实上……我们请了深渊帝尊做帮手,而且楚大哥说,他也会全力出手。”
  
  哦?
  
  听到白冰的话,水流香越发的惊讶了,楚行云竟然找到了其他帝尊做帮手,他什么时候,又认识什么帝尊了?
  
  而且,若楚行云也全力出手的话,他短时间内爆发出的威力,绝对不亚于普通的帝尊。
  
  看着水流香越来越惊恐的表情,白冰继续道……
  
  这次战斗,由深渊帝尊,将使用精神力,压制住对方的紫府,我们只要战胜其本体,就可以杀死他。
  
  摇了摇头,水流香道:“就算紫府被压制,无法施展任何术法和战绩,帝尊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就算只凭借肉身的力量,他也依然是帝尊!”
  
  点了点头,白冰继续道:“我们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  
  由古蛮,开启不败金身,顶在前面,凭借开天斩借力和卸力的特性,就算不敌,也不会瞬间被击溃。
  
  古蛮顶在最前面,水流香则凭借血脉之力,在后方进行控制。
  
  真正负责击溃对方身躯的,还要靠楚行云。
  
  看了看白冰,水流香道:“那你呢?这次的战斗,你不参加吗?”
  
  微微一笑,白冰道:“我怎么可能不参加,我不但要去,而且还负责现场的指挥。”
  
  这……
  
  听到白冰的话,水流香不由的目光微微一凝。
  
  上下看着白冰,水流香越看就越是喜欢。
  
  以前,她怎么就瞎了眼,这么优秀的人才,怎么就没看到呢?
  
  思索间,水流香道:“对手毕竟是帝尊,此战太过危险,我想知道……我参加的话,有什么好处呢?”
  
  好处!
  
  听到水流香的话,白冰愕然张大了嘴巴,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  
  楚行云给她那么多,好不容易求她帮次忙,她却在这里要好处!
  
  看着白冰目瞪口呆的样子,水流香感觉自己的脸**辣的。
  
  就算灭绝了情感,也不等于就是不知廉耻了,水流香很清楚,她这个做法,是非常不妥的。
  
  不过,如今,她也是没有办法,不得不如此。
  
  摆了摆手,水流香道:“我不是要钱财什么的,我的意思是,如果我应下这个邀请,那么此战过后,我希望你可以帮帮我。”
  
  帮你?
  
  愕然的看了看水流香,白冰断然摇头道:“这不可能,虽然忠臣不事二主,我已经是楚大哥的军师了,所以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水流香道:“不不不……我没要你认我为主,我只是要你帮帮我而已,我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,希望你能帮我解答一下,找到应对之策!”
  
  面对水流香的解释,白冰皱着眉头,思索了起来。
  
  这一战,对人类,对深渊魔虫一族,对魔灵一族,对楚行云,乃至所有人,都关系重大。
  
  而且,正如水流香所说的那样,这一战太危险了,对手可是真正的帝尊,一个不好,就是有去无回。
  
  水流香连命都拼出去了,所求的,不过是在有困难,有问题时,她可以指点几句,找到应对之策而已。
  
  这样的要求,白冰是没有办法拒绝的,不过话虽如此,但很多事,还是必须说在前面。
  
  思索间,白冰道:“我答应你的要求,不过……我把话说在前面,你的问题,我可以回答,也可以不回答,一切只能凭我自愿。”
  
  听到白冰的话,水流香不由的皱起了眉头,她知道白冰在担心什么,无非就是怕牵扯到楚行云,她夹在中间难做人。
  
  虽然很不满意,但是水流香也知道,白冰的心,都在楚行云那里,一旦牵扯到楚行云的利益,她是绝对不可能向着自己的。
  
  不过,就算水流香要对付楚行云,也不会愚蠢的通过白冰去做,所以虽然不满,但却可以接受。
  
  想到这里,水流香点头道;“没问题,我相信你的为人和操守。”
  
  听到水流香这句话,白冰微微一愣,随后柔和的笑了起来,真诚的道:“既然你愿意相信我,那我就绝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。”
  
  满意的点了点头,水流香道: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说好了,要开战时,你随时可以来通知我。”
  
  嗯……
  
  点了点头,白冰站起身来,看了看水流香背后的冰霜之剑,迟疑了起来。
  
  见到白冰一脸迟疑的看着自己背后的宝剑,水流香不由的笑了起来,伸手解下背上的宝剑,朝白冰递了过去:“这是我从帝尊武库内,选择的帝兵——冰霜之剑!”。
  
  深深的看着水流香,白冰摇了摇头道:“我对这把剑并不好奇,我之所以迟疑,是因为有句话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  
  哦?
  
  疑惑的收回冰霜之剑,水流香道:“有什么话,你尽可以说,难道……你还担心我责怪你吗?我觉得,你并不怕我吧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白冰笑着道:“我当然不怕你,更不怕你责怪,事实上……我迟疑的是,你到底值不值得我这么做……”
  
  什么!你……
  
  听到白冰这毫不客气的话语,水流香顿时大怒。
  
  不过对着白冰,水流香是有气也发作不得,因为她很清楚,白冰根本对她无所求,也绝不会吃她的气。
  
  最重要的是,从白冰的话里,水流香已经可以判断出来,她有一场大机缘,却不知道该不该送给她。
  
  水流香知道,白冰的话,已经说的很客气了。
  
  真的放开了,毫不客气的说,白冰真正想说的,其实是——你配不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