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53章 天羽霓裳
看着一尊接一尊的黑洞剑奴被凝聚出来,楚行云不由的大为开心。
  
  正开心间,旁边的空间一阵波动,一道空间裂缝被撕扯开来。
  
  时到如今,楚行云已经不需要太虚噬灵蟒随身伺候了,因此就把太虚噬灵蟒,交给了白冰,做她的交通工具。
  
  空间裂缝开处,白冰迈步而出,疑惑的朝周围看了看,终于发现了楚行云。
  
  呀!
  
  呆呆的看了楚行云足有三秒钟,白冰猛的尖叫一声,笑眯眯的玩下腰来,双手将小小的楚行云捧了起来。
  
  面对着白冰淘气的举动,楚行云哭笑不得。
  
  不过说实在的,白冰这妮子,肌肤可真的是好。
  
  即便现在楚行云变的这么小,白冰相对的被放大了这么多倍,可是近距离看去,白冰却依然那么秀美。
  
  白冰最大的特点,就是肌肤雪白细腻,犹如陶瓷一般。
  
  现在放大十多倍的看过去,她的肌肤依然雪白细腻,犹如白玉一般,吹弹可破。
  
  虽然脸蛋看上去,白冰只是一个青春美丽的小萝莉,可是她的身材,却绝对火辣。
  
  站在白冰的双手之上,楚行云下意识低头看去,入目所见,一抹雪白细腻,更是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。
  
  咳咳……
  
  轻轻咳嗽了一声,楚行云道:“注意点啊,走光了……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白冰愕然低下头,看了看自己衣领,明明系着呢,除非从正上方,垂直看下来,不然的话……
  
  等等……正上方!
  
  愕然看了看双手中捧着的楚行云,白冰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  
  换了是一般的女孩,恐怕早就羞的面红耳赤,捂着脸跺脚娇嗔了。
  
  可是白冰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女孩子,虽然也是黄花闺女,但是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却和常人不同。
  
  骄傲的耸了耸胸脯,白冰笑着道: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  
  面对白冰的调戏,楚行云不由的面红耳赤。
  
  此刻,白冰双手将他托在掌心,位置正好在下巴处。
  
  一股股温热的气息,随着白冰的呼吸,不断的从她的衣领中钻出来,夹带着乳香,以及女儿家的体香,熏的楚行云无比尴尬,却又不得不承认,真的太好闻了。
  
  咯咯……
  
  看着一向英明神武的楚行云,竟然如此的尴尬和羞涩,白冰不由的笑了起来。
  
  怪不得,水流香那么容易就将他迷的神魂颠倒,感情……这家伙,可能还是个纯情小男孩。
  
  轻轻伸出玉葱般的手指,轻轻挑起了楚行云的下吧,白冰咯咯笑道:“怪不得,你那么聪明,却被水流香耍的团团转,感情……你竟然是这么纯情的。”
  
  面对白冰的话,楚行云皱起了眉头道:“什么叫被耍的团团转,你不要背后说她坏话。”
  
  背后?
  
  嘲弄的一笑,白冰道:“我可不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人,事实上……当着她的面,我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  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无论如何,我和香香的事,你不要管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,我相信她。”
  
  哦?
  
  嘲弄的一笑,白冰取出了一件七彩的衣裳,淡淡的道:“你相信她,她可未必值得你相信,你看……这是什么!”
  
  天羽霓裳!
  
  看着白冰手中的衣裳,楚行云失声叫了起来。
  
  这天羽霓裳,是楚行云送给水流香的定情信物,也是两人未来举行婚礼时,水流香的嫁衣。
  
  可是现在,怎么会出现在白冰的手里?
  
  看着楚行云震惊的样子,白冰撇嘴道:“怎么样?没想到吧……我只是用一件强大的帝兵,很随便的就换来了这件天羽霓裳。”
  
  嘲弄的哼了一声,白冰继续道:“其实,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胜利,就算她什么都不给我,我最终也会把那件帝兵指给她的,可惜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白冰道:“可惜啊……她根本不在乎这件衣裳,一听说有那么强的帝兵,直接就和我换了,这……就是你所谓的相信?”
  
  紧紧的咬着嘴唇,楚行云呆呆的看着白冰手中的天羽霓裳。
  
  虽然表面上,楚行云并没有什么举动,可是事实上,楚行云的心,却仿佛被狠狠的砍了一刀一般,痛的让他无法呼吸。
  
  虽然没有任何的伤口,但是楚行云却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  
  这件衣裳,并不仅仅是一件帝兵,更是他和水流香,爱的象征。
  
  天羽霓裳,既是楚行云和水流香的定情信物,也是未来婚礼上的婚纱,水流香不可能不知道……
  
  很大程度上,这天羽霓裳,就代表着楚行云对水流香的爱,可是这份爱,却被她随手就舍弃了。
  
  难道是水流香不懂?这不可能……
  
  水流香也许纯真了些,善良了些,但是她不是个傻子。
  
  即便水流香是傻子,夜血裳也绝对不傻,而现在的水流香,却拥有着夜血尚所有的记忆。
  
  颤抖着,楚行云知道,水流香变了,也许……她真的不像以前那么爱他了。
  
  不过,这一切能怪谁呢?若不是他没用,水流香怎么会被夜血裳夺舍?
  
  虽然最终,夜血裳功亏一篑,可是却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,将所有的记忆,都留在了水流香的识海里。
  
  现在,吸收了夜血裳所有的记忆后,水流香现实了许多,功利了许多,再不是那个把感情看的比什么都重的纯真女孩。
  
  这一切要怪谁呢?
  
  怪楚行云吗?可是他真的已经拼尽了全力,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。
  
  怪水流香吗?可是她是无辜的,变成这样,并不是她选择的。
  
  看着那七彩的天羽霓裳,楚行云右手一挥,白冰只感觉手中一轻,那天羽霓裳凌空飞了起来,被吸入了那个黑色的洞口。
  
  祭起了黑湮炼天阵,楚行云指诀快速的掐动着,很快……白光一闪之间,一件白色的长衫,从洞口中飞了出来,落在了白冰的手中。
  
  仔细看去,那天羽霓裳已经大不一样了,那缤纷的色彩彻底褪去,整件天羽霓裳,变的雪白轻盈。
  
  单从外表上看,仿佛变成了另一件衣裳。
  
  楚行云平静道:“去……把这件天羽霓裳,还回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