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69章 血瞳为名
不敢怠慢,楚行云急忙示意深渊蚁帝,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,去安排这些刚刚复活的蚁王WWW..lā
  
  很快,那几百只刚刚复活的蚁王和蚁后,从偏殿处的后门离开,去后面那直径十多公里,堆满了灵石的山谷内养伤。
  
  苦笑着看着插在地面上的黑洞,楚行云不由的苦笑了起来。
  
  原本,楚行云打算的很完美,只要复活了足够数量的蚁王和蚁后,就将黑洞,以及万象收回来,由那些复活的蚁王和蚁后接替,跟随古蛮继续征战。
  
  不过现在看来,显然不可能了,这些刚刚复活的蚁王和蚁后,在修复灵魂损伤之前,是不能投入战斗的,不然的话,就会永久的失去这些强大的存在。
  
  蚁帝分裂一个灵魂碎片并不容易,而且即便分裂出来了,也需要漫长的时间,才可以成长为武皇,不是一出来就是武皇的。
  
  因此,每一个蚁王和蚁后,都是宝贵无比的,绝不可以轻易的损失。
  
  这也是为什么,魔灵世界内,魔蚁大军损失那么大,却始终很少见到蚁王和蚁后的原因所在,深渊蚁帝舍不得拿蚁王和蚁后当做消耗品。
  
  看着呆立在自己面前,不言不动,一脸冰冷的蚁帝,楚行云知道,她就是这个性格,并不是故意冷落自己。
  
  不过,她不说话,楚行云也不说话,场面就有点尴尬了。
  
  咳咳……
  
  清了清嗓子,楚行云道:“对了,认识了这么久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”
  
  不解的看了看楚行云,蚁帝一脸迷糊的道:“名字是什么?好吃吗!”
  
  这……
  
  张了张嘴,楚行云解释道:“名字就是你的代号,毕竟……我叫你时,总得有个称呼吧?”
  
  傲然挺起了胸脯,深渊蚁帝道:“称呼我是有的,我的全称是——魔蚁大帝!”
  
  揉了揉额头,楚行云摇头道:“算了算了,既然你不懂,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吧。”
  
  说话间,楚行云上下打量着深渊蚁帝,思考了一小会后,断然道:“有了,你的大名我不干涉,就叫魔蚁大帝,但是小名嘛,就叫血瞳吧!”
  
  血瞳?什么意思……
  
  深渊蚁帝一脸的懵懂,显然不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。
  
  看着蚁帝,楚行云道:“血瞳的意思,是血色的眼瞳,这正是你最大的特点。”
  
  哦!
  
  恍然张大了小巧的嘴巴,蚁帝道:“没错没错,我的眼睛很好看,血红血红的……就叫这个名字吧。”
  
  微笑着点了点头,看着蚁帝那懵懂无知的样子,楚行云不由的伸出手,揉了揉血瞳那乌黑的秀发。
  
  感受着楚行云的抚摸,血瞳感觉有点舒服,微笑着眯起了双眼。
  
  等到楚行云将手收回的时候,血瞳歪着头想了想,踮起脚尖,伸出白嫩无比的小手,在楚行云的头发上也揉了揉。
  
  面对血瞳如此怪异的举动,楚行云先是一阵疑惑,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过来。
  
  很显然,蚁帝感觉自己被摸的挺舒服,投桃报李之下,也回摸楚行云。
  
  苦笑着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好了,这里的事情,就交给你和古蛮了,我现在要赶回魔灵世界,处理此战的善后事宜。”
  
  点了点头,血瞳娇声道:“你去吧,有我在这里,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  
  环顾一周,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,楚行云随手撕开了空间壁垒,朝魔灵世界赶了过去。
  
  一路无话,楚行云回到了魔灵世界之中。
  
  此时此刻,魔灵世界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了,魔灵一族,以及深渊一族,都在忙碌着,做战争的善后处理。
  
  大量的深渊魔虫,以及深渊魔蚁的尸体,纷纷被运到地下山脉之上,投入到了巨大的,深不见底的峡谷之中。
  
  虽然很忙碌,但是每一个魔灵子民的脸上,都挂满了笑容。
  
  随着深渊蚁帝被更替了灵魂核心,所有的魔蚁大军,都成了无主的野生魔蚁,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下,四散而去,不再只针对魔灵世界了。..
  
  将通道入口处的所有魔蚁消灭后,在魔灵女皇的命令下,魔灵世界入口处的通道,被堵塞了起来,将所有的魔蚁大军,挡在了外面。
  
  若是深渊蚁帝还在指挥的话,这样一堵墙,显然是掩耳盗铃之举,很轻易就可以挖开。
  
  可是现在这些魔蚁,都已经是野生的了,无法感知到来自蚁帝的意念,也就不会挖掘那被堵塞的通道。
  
  一路赶去了皇宫,刚一靠近皇宫,楚行云便发现皇宫之内人来人往,三千女官进进出出,忙的不可开交。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先是回到了魔灵一族为自己建造的至尊府,随后驾驭着魔灵之躯,从天灵蹿了出去。
  
  凌空一个旋转之间,十二道黑色的飘带,在身后绽开,化做十二根细长的羽翼,托住了楚行云的魔灵之躯。
  
  驾驭着天羽霓裳,楚行云挥舞着十二根黑色羽翼,朝着魔灵皇宫飞了过去。
  
  背后的羽翼一收之间,楚行云落在了皇宫的大门之外。
  
  见到楚行云出现,周围的女官先是一阵疑惑,不知道这个英俊帅气到夸张的小帅哥从哪里来的。
  
  不过很快,所有人就想起了魔灵女皇的交代,确定了楚行云的身份。
  
  惶恐之间,附近的女官纷纷跪倒在地,齐声道:“奴婢们见过至尊”
  
  这……
  
  面对着齐刷刷跪到的几十个女官,楚行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  
  以前,他还没有魔灵之躯的时候,面对这样的礼仪,还不觉得有什么怪异的。
  
  毕竟,这些魔灵女官都太小了,无论是站着还是跪着,在当时的楚行云眼里差别都不大。
  
  可是,时到如今,当楚行云以魔灵之躯来到这里时,再次面对这样的场面时,感觉可就大不一样了。
  
  彼此的个头差不多,那种气势和感觉,就完全不同了。
  
  有心废除这些陈规旧俗,但是楚行云也知道,这个是废除不了的。
  
  要想废除这些旧俗,首先要废除的是家天下的王朝制度,不然的话,即便是废除了这个旧俗,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。
  
  这跪拜之礼,源自楚行云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威,只要这个权利一天不变,跪拜之礼就一天不可废除。
  
  说到底,跪拜只是形式,大家真正畏惧的,其实是他手中完全不受任何限制和约束的权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