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386章 天价陨铁
七彩陨铁,底价一亿灵石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万……
  
  这……
  
  楚行云这边正摩拳擦掌,准备砸下海量金钱,买下这七彩陨铁的时候,却没曾想,拍卖底价,竟然只有一亿灵石。
  
  一亿灵石猛一听起来,似乎很多,但是说到底,也就一颗九品灵石的价格而已。
  
  九品灵石很珍贵吗?确实……确实非常稀有,而稀有就必然珍贵。
  
  可是对楚行云来说,所谓的九品灵石,真的算不得什么稀罕之物了。
  
  蚂蚁山谷内,那堆积如山,纵横十几公里的灵石山脉中,九品灵石星罗棋布,多如天上的繁星,数不胜数。
  
  因此,对于楚行云来说,这一亿灵石,太开玩笑了。
  
  愕然转过头,楚行云微皱着眉头,对花弄月道:“这价格开的太不专业了吧,怎么能开的这么低?”
  
  什么!开价低?
  
  愕然看了看楚行云,花弄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  
  这虽然是一块锻造帝兵的材料,可是块头太小了,只有巴掌大的一块而已,能值多少钱?
  
  最重要的是,帝兵的材料又如何?帝兵的材料可并不等于帝兵,想将帝兵材料锻造成帝兵,那得帝尊出手,耗费大量时间,才可以炼制出来。
  
  问题是,请帝尊出手,那不是金钱能做到的,即便帝尊肯为钱出手,那价格也没人开的起,随便开个价,就能让世界首富破产。
  
  因此,虽然听起来很夸张,帝兵级材料,可是事实上,不管谁买回去,都不过是用来炼制皇器而已。
  
  那么现在的问题来了,一把皇器的价格,又能是多少呢?
  
  两人对视之间,外面的拍卖场上,开始了疯狂的加价,只一会功夫,价格就增加到了一亿五千万之巨。
  
  在楚行云看来,价格肯定会持续狂飙,没有十亿八亿的,根本拿不下来。
  
  可是就在价格达到了一亿七千万的时候,让楚行云愕然的是,竟然没人叫价了!
  
  这位先生已经出到一亿七千万了。
  
  一亿七千万!还有加价的没有?
  
  一亿七千万一次……一亿七千万两次……
  
  听着拍卖员兴奋的声音,看着他那双眼放光的样子,楚行云彻底傻了,怎么个意思,一亿七千万就没人加价了?这是在逗我吗!
  
  一亿七千万三次,好的,恭喜……
  
  眼看着拍卖员即将落锤,楚行云虽然不解,但却还是猛的张开嘴巴,试探着道:“我出三亿!”
  
  呜……
  
  听到楚行云的声音,所有人都惊呼一声,这尼玛……怎么叫价这么猛,一下就加到三亿!这还怎么玩?
  
  一时间,就连那位拍卖员,都迟疑了起来。
  
  谨慎的看向六号包厢,拍卖员颤抖的道:“六号包厢,出到了三亿!请问您确定吗?”
  
  皱了皱眉头,楚行云大口一张,再次开口道:“我出六亿!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声音,所有人都惊呆了,怎么个意思,在没人竞价的情况下,竟然自己加自己的价,这怕不是疯了吧!
  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转过头,朝六号包厢内看了过去。
  
  面对这一幕,花弄月也有点急了,压低声音道:“楚大哥,这东西不值这么多钱,你如果想要的话,完全可以……”
  
  摆了摆手,楚行云笑着道:“不必担心,我自有打算。”
  
  两人交谈间,外面的拍卖员虽然惊讶万分,但是既然对方有资格坐入包厢,那信誉上就绝不需要担心。
  
  因此,一连几次确定后,拍卖员正式落锤。
  
  咚!
  
  沉闷的声响中,拍卖员兴奋无比的道:“好,现在……这块七彩陨铁,属于六号包厢中的这位朋友!”
  
  很快,那块七彩陨铁被放入托盘,捧着送往了楚行云所在的包厢内。
  
  很快,敲门声响起,一个漂亮的女孩,手捧着托盘走了进来。
  
  先是惊讶的看了花弄月一眼,但是那侍女却极有规矩,先是对楚行云一礼之后,才转身对着花弄月施礼。
  
  轻轻将托盘,以及托盘中的七彩陨铁放在楚行云的面前,那女孩脆声道:“请问先生,打算以什么方式交割?”
  
  面对那女孩的询问,楚行云正打算开口,花弄月却打断了他,脆声道:“不必交割了,这钱,你回头记在……”
  
  等等!
  
  不等花弄月把话说完,楚行云便打断了她,随手将那块七彩陨铁拿在了手中,随后将三十枚鸡蛋大小的八品灵石,一一陈列在了托盘之中。
  
  一枚八品灵石,价格一千万灵石,三十枚正好是三亿。
  
  那侍女诧异的看了看花弄月,得到确定的答复后,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,捧起托盘,朝门外走去。
  
  目送侍女转身离开,并且默默的带上了房门,花弄月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这是何必呢?整个金凤酒楼都是你的,又何必……”
  
  微笑着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既然花与不花都一样,那我为什么不花?”
  
  愕然的看着楚行云,花弄月实在不明白,他到底是咋想的。
  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我已经好久没有花钱了,好不容易有次机会,怎么可能错过,所以你就不要阻挠我享受花钱的乐趣了。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说法,花弄月先是一愣,不过随即便掩嘴笑了起来。
  
  还真别说,花钱确实是有乐趣的,炫富的乐趣,那是谁炫谁知道啊!
  
  思索间,花弄月皱了皱眉头道:“可是,你刚才为什么自己加自己的价啊?要知道……那些钱,可大部分是要给物品主人的。”
  
  摇头笑了笑,楚行云解释了起来。
  
  说起来,原因有三点……
  
  第一点,楚行云是想为这金风楼的首届拍卖会开个好头,把拍品卖出个好价,彻底打开金凤拍卖行的名头,打出一定的知名度。
  
  第二点,楚行云也是为了避免有可能出现的竞争者,直接用天价和炫富的态度,打消潜在竞争者出手的可能。
  
  第三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是因为楚行云需要大量的,珍贵而又稀有的金属,这次开高价,也算是种下梧桐树,以引凤凰来。
  
  听到楚行云有条不紊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花弄月不由赞叹的鼓起掌来。
  
  可以预见,只要金风酒楼配合着宣传一下,楚行云的三个目标,都是绝对可以实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