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15章 南明凤凰斩

  
      听着楚行云一五一十的,将五大俊杰,与楚行云,以及水流香之间的纠葛说了一遍,那紫薇武皇顿时了然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的事情,紫薇武皇是知道并且默许的,就连楚行云的存在,她也有所了解,甚至连楚行云的画像都看过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……现在的楚行云,不但已经改容换貌,而且已经更名为洛云了,所以她才没有注意道,否则的话,刚一见面,怕是就认出他来了。
  
      惊讶的看了看楚行云,紫薇武皇下意识伸出手,在楚行云的脸上揉捏了几下,赞叹的道:“这真是不可思议,我竟然完全看不出你易容了!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我并没有易容,事实上……我只是让自己的容貌,回到了十七八岁时的样子。”
  
      是回颜丹!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解释,紫薇武皇果然博闻强记,第一时间就说出了回颜丹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紫薇武皇果然博闻强记,连回颜丹都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指了指桌子上的玉瓶,楚行云道:“我那一炉,炼出了三枚丹药,我自己用了一枚之外,剩余两枚都在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紫薇武皇不由的大为动容。
  
      别的丹药也就罢了,可是这回颜丹,实在是所有女人,都永远无法拒绝的神丹!
  
      作为血脉天赋者,紫薇武皇幼年时期,和水流香是一样的,都是没有任何天赋,且多灾多难,随时都可能死去。
  
      不同的是,水流香拥有的是九寒绝脉,一个不小心会被冻死。
  
      而紫薇武皇,拥有的是紫薇天火,一个不小心,就会把自己烧死。
  
      直到三十多岁,紫薇武皇才遇到了轮回天帝,并且被收为弟子,等他成就涅槃,容颜不再衰老时,已经四五十岁了。
  
      紫薇武皇一生最大的遗憾,就是遇到师尊的时间太晚了,错过了最美丽的岁月,一生都只能以一副中年妇女的形象见人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完全可以通过易容术,来改变自己的形象,可是她的身份和地位,让她不能这么做,她也不想这么做。
  
      为人师表,怎么可以贪慕外在的虚荣,把自己搞的花里胡哨的?试问……她的学生怎么看她?会不会群起仿效?
  
      不过现在不同,这回颜丹并不是易容术,只是让她重回十七八岁的容颜而已,那也曾经是她的模样,并不是弄虚作假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是,这回颜丹,可不仅仅改变外在的一切,更是让整个肌体,都回到十七八岁时的状态,这对修行的帮助,简直太大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有渴望的话,紫薇武皇是万万不肯收礼的,可是面对回颜丹,她却如何能拒绝得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紫薇武皇大为意动,却又迟疑着不肯收下,楚行云不由的道:“紫薇武皇,我想……我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吧,难道……替我隐瞒一下,就那么难以办到吗?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质问,紫薇武皇摆了摆手道:“就算你什么都不给我,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,因此……我还是不能收下你的礼物。”
  
      感受着紫薇武皇的正直和磊落,楚行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。
  
      所谓,有什么样的师傅,就有什么样的徒弟,从紫薇武皇的身上,楚行云确实看到了与帝天弈同样的节操和气概。
  
      思索间,楚行云微笑着道:“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,完全可以拿其他的宝物和我交换嘛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迟疑的看了看楚行云,紫薇武皇道:“不好意思,我身无长物,拿不出太好的宝贝,所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身!身无长物!
  
      愕然的看着紫薇武皇,楚行云简直是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一手掌控南明学府达万年之久,拥有着帝尊级战力的老牌血脉系武皇。
  
      帝天弈的大徒弟,紫薇武皇竟然身无长物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
  
      可是,看着紫薇武皇那坦然而又平淡的表情,她显然不是在说谎。
  
      思索之间,楚行云道:“反正,这丹药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,既然你需要,那么……你不防传我一招防身绝技,以作交换,你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防身绝技?
  
      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,紫薇武皇道:“也好,既然如此……我就把年轻时的保命底牌,传授给你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紫薇武皇轻轻探出右手,食中二指并成指诀道:“这一招,是我年轻的时候,师傅传给我的防身绝技,现在我已经用不上了,就传给你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啊!你师傅传给你的?
  
      听到紫薇武皇的话,楚行云不由的大惊,紫薇武皇的师傅,可不就是帝天弈,他的绝技,楚行云是真的不想学,确切的说,是不敢学啊!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惊骇的样子,紫薇武皇微笑着道:“你不必担心,这招绝技虽然适用与所有火属性武者,但与紫薇天火并不是十分契合,师傅当日曾经叮嘱过我,等我不用时,可择有缘人赠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这!我的意思……”面对着紫薇武皇的解释,楚行云张口结舌,不知道该怎么推辞了。
  
      微笑着看着楚行云,紫薇武皇道:“你不必推辞,虽然我也知道,这招绝技的价值,远在那回颜丹之上,但这本身,就是半卖半赠,你且不必介意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紫薇武皇右手探出,食中二指点在了楚行云的额头之上。
  
      面对紫薇武皇的强行传授,楚行云被压制的,连根手指都动不了,硬是被紫薇武皇一指点在了额头上。
  
      无声无息之间,一道摇曳的火苗,从紫薇武皇右手的食中而指之间升腾而起,转瞬之间,便顺着楚行云的眉心钻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那缕火苗虽然细小无比,也没有任何的温度,但是却仿佛倦鸟归巢一般,刚进入楚行云的躯体,便朝着心脏部位,那熊熊燃烧着的涅槃之火蹿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那既惊且惧的表情,紫薇武皇只以为他欢喜的傻了,微笑着道:“这招绝技,是师尊的招牌战技,名为南明凤凰斩,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轻易使用。”
  
      南明凤凰斩!
  
      听着这个名字,楚行云的脑海里,不由的出现了当日那一战时的恐怖画面。
  
      帝天弈手持凤凰剑,每一剑点出,都会轰然炸开一朵巨大的蘑菇云。
  
      正是凭借着南明凤凰斩,帝天弈以一敌二,硬撼白虎天帝,与玄冥天帝。
  
      虽然只看了那一战的开头,但是帝天弈那无敌般的威势,楚行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  
      终于,紫薇武皇轻轻收回了食中二指,一脸欣喜的拿起了桌面上的那个小玉瓶。
  
      看着窃喜的紫薇武皇,楚行云不由的苦笑了起来,不管多强大,紫薇武皇毕竟也是个女人,而爱美,是所有女人的天性,根本无分老幼。
  
      叹息一声,楚行云摸着自己的眉心,感到万分的无力。这件事情,是不是帝天弈精心安排下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