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17章 三魂七魄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楚行云早出晚归,不断熟悉和了解着南明下院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整整一周之后,虽然依然没能和同宿舍的人混熟,但是好在,楚行云毕竟拥有着涅槃六重天的实力,倒也没人敢惹他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虽然没人惹他,但更没人惧怕他,所有人对楚行云,都有点爱不搭理的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会如此,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楚行云的火系天赋,只有六品!
  
      和其他四大学府不同,南明学府,以火系为尊,火系天赋越高,未来的成就就越大,反之则越小。
  
      在其他人看来,楚行云只有六品火系天赋,属于刚刚及格的渣渣,低于六品的话,根本就进不了南明学府。
  
      别看楚行云现在已经达到了涅槃六重天,可是南明学府是不看境界的,境界在南明学府,基本是无用的。
  
      南明学府,一切都以火系天赋为判断依据,真正有用的,也唯有火系天赋,修为境界,并无太大作用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如此强调火系天赋,是因为南明学府,有一座传送灵阵,可通往传说中的死灵界。
  
      死灵界的生物最畏惧的,就是火之力,却并不畏惧其他系的能量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物理攻击,虽然可以击溃死灵生物,但是却无法彻底将其杀死,很快就可以再次站起来,继续厮杀。
  
      只有火焰之力,才可以彻底的将死灵化为灰烬,无法再次复活。
  
      不仅仅如此,火之力灼烧之下,可以淬炼出死灵的骸骨,凝练出魂骨,而这些魂骨,可以用来强化七魄!
  
      人有三魂,分别为天魂,地魂,以及命魂。
  
      其魄有七,一魄天冲,二魄灵慧,三魄为气,四魄为力,五魄中枢,六魄为精,七魄为英。
  
      以楚行云为例,他的天魂与太虚噬灵蟒融合,地魂与蚁帝融合,命魂则是他的武灵之剑。
  
      至于楚行云的七魄,楚行云这还是第一次接触,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  
      人体的七魄同由命魂所掌。
  
      命魂住胎之后,将能量分布于人体中脉的七个脉轮之上,从而形成人的七魄。
  
      魄为人的肉身所独有,人死之后,七魄随之消散,而命魂也自离去,生命即以此告终。
  
      所谓吓的魂飞魄散,就是三魂飞去,七魄消散,就是俗话所说的——吓死人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命魂就是武灵之剑,而七魄便是由武灵之剑的力量,散布到七个脉络上形成的。
  
      因此强化七魄,就是强化武灵之剑,使其由虚幻,凝聚为真实,威力更是疯狂提升。
  
      强化七魄,就是强化武灵之剑。
  
      反过来说,强化武灵之剑,就是强化七魄。
  
      而七魄越强,则人体力量就越大,身躯就越健壮结实,气脉就越凝实,精神越旺盛,智慧就越高……
  
      涅槃境界虽高,但是能够进入南明下院的,天赋都不需要质疑,早早晚晚,大家都能达到涅槃境界。
  
      同为涅槃境界,火系天赋越高,实力就越强,因此……一时的落后,并不会让他们感到悲伤和绝望。
  
      只要肯努力,总有一天,他们会傲然凌驾于楚行云这样的,只拥有六品火系天赋的武者之上,成为他们的主宰。
  
      既然早晚会超越楚行云,成为他的主宰,内心的傲慢,便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在楚行云不肯卑躬屈膝,曲意逢迎的情况下,他们也一脸骄傲的,不肯搭理楚行云这个天赋低劣的差生。
  
  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楚行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面对傲慢和偏见,除非肯卑躬屈膝的去曲意逢迎,否则的话,根本就是无解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涅槃之火,为天地十大主火之一,拥有着无限的潜力和威能,可是……谁让这涅槃之火,如此的奇葩呢?
  
      既然别人不愿意搭理他,那楚行云也不会恬不知耻的凑上去,虽然探听消息很重要,但是对比起来,尊严绝对在生命之上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不怕死,楚行云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他也怕死,面对着帝天弈的夺舍,他也感到恐惧。
  
      可是,要真说他有多怕,却也未必,对比而言,楚行云更惧怕的,是失去尊严,是失去水流香的爱恋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之所以忽然对帝天弈升起了好奇,其实是有深层次原因的。
  
      强化斩空剑时,通过那块七彩陨铁,见证了三大天帝巅峰的一战之后,楚行云其实对于帝天弈的夺舍,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在水流香对他变得冷淡之后,楚行云真的有点生无可恋,失去了生存的方向和目标。
  
      如果,帝天弈的品性过关,即便让他夺舍了又如何?
  
      只要帝天弈能抗起对抗妖魔两族的大旗,将人类带向更高的巅峰,即便死了,楚行云也了无遗憾。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来说,当水流香不再爱他的时候,他便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虽然对于帝天弈,楚行云已经有了成全之念,但是却不会随随便便的就牺牲自己。
  
      帝天弈想夺舍,那得他自身素质过硬。
  
      若帝天弈只是个残暴不仁的暴君,只会将人类带向灭亡的话,那么楚行云宁肯自裁,也绝不会趁了他的心意。
  
      事实就是如此,也许楚行无力反抗帝天弈的夺舍,但是只要楚行云死了,帝天弈的所有算盘,都将落空,难道……他还能夺舍一个死人不成?
  
      一周之后,楚行云已经确定了下来,短时间内,他恐怕很难融入到下院中去。
  
      不是楚行云太过高傲,也不是他不肯平易近人,而是他永远学不会卑躬屈膝,曲意逢迎。
  
      既然所有人都嫌弃他天赋低劣,不屑与他为伍,那楚行云干脆转移了目标,将探听消息,改为强化魂骨。
  
      如果,帝天弈确实是一个雄才大略之人,那么就算被他夺舍,也要为他提供一个良好的根基,让他可以更容易达成自己的目标。
  
      有所决定后,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,楚行云天天赶去下院的学馆,潜心学习七大脉轮的开辟和筑基。
  
      经过整整一个月的学习和摸索,楚行云终于彻底掌握了七脉轮的开辟和筑基的方法。
  
      虽然武灵天生就有,七大脉轮也一直存在。
  
      但是,这七大脉轮,现在都是封闭的,是无法嵌入魂骨的,自然也就无法强化。
  
      想要嵌入魂骨,首先要开辟七大脉轮,然后成功筑基,只有如此,才可以在身体之内,种入魂骨,强化七魄和武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