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19章 丁香战队
看着泪眼滂沱,哀伤欲绝的楚行云,丁香顾不了太多,女性特有的慈爱光芒闪耀下,轻轻拍着楚行云的脊背,柔和的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会不理你的,你快别щww{][lā}”
  
  楚行云的迷失,只是一刹那,很快便恢复了过来。
  
  感受着丁香拍打着自己的小手,看着她那关切的眼神,以及温柔的话语,楚行云的泪,流的更多了。
  
  如果,面前这个女孩真的是水流香,她真的对他如此关切,那该有多好啊。..
  
  丁香越是温柔,楚行云便越是伤心。
  
  丁香越是体贴,楚行云便越是难过。
  
  轻轻拍打着楚行云的脊背,丁香内心是又惊又喜。
  
  她不明白,这个小哥哥是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,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呢?难道……是她太迟钝了吗?
  
  丁香是个心思机敏的女孩,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。
  
  楚行云无论是言辞,还是表情,都太过恳切了,这绝对不是在装腔作势,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,最真挚的情感。
  
  尤其是听着楚行云一口一个香香,丁香的浑身仿佛过电般,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,她从来没有想过,这个世界上,竟然有一个如此深爱着自己的男人。
  
  虽然,丁香自认还只是个萝莉,太小了……还没到恋爱的时候。
  
  可是她会慢慢长大的啊,等她再大一些,就可以做小哥哥的新娘了。
  
  轻轻拍着楚行云的脊背,丁香羞涩的道:“我不是不理你,不过啊……你要再等我几年,等我成年了,才可以和你在一起啊。”
  
  看着丁香那羞涩的表情,听着丁香那柔软的话语,楚行云的双目,再次迷离了起来。
  
  十几年前,楚行云将水流香从水家接出来的时候,新婚之夜,她就是这般羞涩的拉着自己的手,用同样的表情,同样的羞涩,说出了同样的话语。
  
  可是时过境迁,她所说的一切,却似乎已经不打算兑现了。
  
  楚行云的一往情深,注定要落得一场空。
  
  见到楚行云始终无法摆脱忧伤,丁香拉过登记册,柔声道:“来来来……把你的名字写在这里,从今天起,我天天陪在你身边,这下该开心了吧?”
  
  从今天起,我天天陪在你身边,陪在你身边,在你身边……
  
  傻笑着接过纸笔,楚行云下意识的,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表格上。
  
  一直到写完名字,楚行云才猛的意识到,刚才和自己说话的,根本不是水流香,而是丁香。
  
  低头看去,刚才写在表格上的,也根本不是他的化名——洛云,而是他的真名,楚行云!
  
  猛的一挥手之间,不等丁香看清楚,楚行云便撕掉了那页表格,随手撕的粉碎,随后再次拿起了笔,填上了化名——洛云。
  
  填完名字后,楚行云终于松了口气,将表格递还给了丁香。
  
  疑惑的看了看楚行云,歪着头想了想后,丁香抿嘴一笑道:“你呀,就算字写坏了,我也不会笑话你啊,我又不是那么肤浅的人,你不用这样讨好我。”
  
  我!你!这……
  
  虽然很想解释清楚,可是沉吟半晌,楚行云却发现,这根本没法解释。
  
  尴尬的笑了笑,楚行云道:“对了……咱们团队,现在有多少人了?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丁香小嘴一瘪,再次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  
  梨花带雨之间,丁香抽噎着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都嫌我天赋低,不肯收我,我……我没办法,所以想自己建一个队伍,可是都半个多月了,根本没人肯加入。”
  
  怜惜的坐在了丁香的身旁,伸出手臂,轻轻将她揽入怀中,拍打着丁香的肩背,楚行云宠腻的道:“别哭了,我这不是加入了吗?你放心……有我在,一切都没有问题!”
  
  听着楚行云宠溺的话语,丁香擦了擦委屈的泪水,抬头朝楚行云看去,正打算说话时,却猛然发现,自己怎么到了小哥哥的怀里了!
  
  羞涩之间,丁香的身躯顿时紧绷了起来,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和男孩子这么亲昵,这……真的好羞涩啊。
  
  看着怀内梨花带雨的丁香,楚行云再次迷失了……
  
  嘟起嘴唇,楚行云无限爱怜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,最后……蜻蜓点水般,在她那嫣红的嘴唇上一吻之后,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,给予她无声的支持。
  
  僵硬的靠在楚行云怀里,丁香不是不想反抗,可是楚行云的柔情蜜意,却压制了她所有的反抗。
  
  同一时间,感受着怀内女孩僵硬的身体,楚行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,然后下一刻……他忽然意识到,怀内的人,根本就不是水流香啊。
  
  就在两人尴尬的僵在那里时,一道声音响了起来:“喂!你们团队招人没要求的吗?”
  
  啊!
  
  这突然起来的声音,给了丁香一个完美的台阶。
  
  猛的挣脱了楚行云的怀抱,丁香站起身来,对着摊位前的一个年轻人道:“我们团队是新建的,暂时来说,没有任何要求。”
  
  什么?新建的团队?
  
  上下看了看丁香,又看了看楚行云,那年轻人道:“算了算了,我还是去别处看看吧,再见……”说话间,那年轻人快步离去,片刻都不肯停留。
  
  随着年轻人离开,丁香和楚行云之间,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  
  楚行云不必多说,贸然亲了人家小姑娘,尤其是还亲了人家的嘴唇,这怎么说都不合适。
  
  丁香就更不必说了,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,这个刚刚夺走了自己初吻的男人。
  
  终于,作为男人,楚行云还是打破了僵局,愧疚的道: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我不该……”
  
  别……
  
  轻轻转过身,丁香轻轻伸出玉手,掩住了楚行云的嘴巴,羞涩的道:“你别道歉,其实……也不能全怪你……”
  
  感受着丁香那纤纤素手的柔嫩肌肤,闻着那淡雅的幽香,楚行云越发的愧疚了。
  
  很显然,这件事里,丁香也是有责任的,但凡她稍微抵抗一下,楚行云就会醒过来,不至于一错再错。
  
  一个掠夺,一个不反抗,才造成了这个后果。
  
  不过,通常而言,别管人家反抗了没有,责任都在男人的一方。
  
  丁香主动揽责,正是仁慈和善良的体现。
  
  羞涩的横了楚行云一眼,丁香轻咬贝齿道:“刚才……那可是丁香的初吻哦,以后,你都不可以不理香香,知道吗?”
  
  你!我!这……
  
  面对丁香羞涩的话语,楚行云张了张嘴巴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