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23章 惩戒
随着破锣般的声音,一道痴肥的身影,从饭馆的后厨中闪了出来。
  
  肥大的面庞左右转了转,很快便发现了丁宁,丁香,以及楚行云三人。
  
  气急败坏之下,那痴肥的身影快步走了出来,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三人的身前。
  
  仔细看去,那是一个痴肥无比,满面油光的中年肥汉,手里拎着一把硕大的菜刀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  
  走到近前,那肥汉一双小眼睛上下打量了楚行云和丁香几眼,神情瞬间变得越发的凶淚了。
  
  面对着那痴肥的壮汉,丁宁的娇躯不由的瑟缩了一下,虽然面色没怎么变,但是很显然,她的身体,已经自动进入了恐惧状态。
  
  紧咬着牙齿,丁宁倔强的道:“我家里妹妹来了,我陪着说几句话。”
  
  面对着倔强的丁宁,那痴肥的汉子怒声道:“我看你是活腻了,怎么……你家妹妹来了,我就不用做生意了吗?赶快去端菜!”
  
  冷哼一声,楚行云道:“端菜?我想……你该先解释一下,她头上的伤,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好,不然的话,香香会很生气,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  
  上下看了看楚行云,那痴肥的汉子不屑的撇了撇嘴,很显然……已经习惯了以貌取人的他,从楚行云粗布衣衫上,得出了错误的结论。
  
  提起手里的菜刀,直指着楚行云,那痴肥的汉子嚣张的道:“她的伤是我打的,你能把我怎么样!信不信我当场剁了她!”
  
  什么?你竟然敢打我姐姐!
  
  愤怒的看着那痴肥的汉子,如果可以的话,丁香很想扑上去,用手抓破他的脸。
  
  可是看了看他手中那硕大的菜刀,丁香又担心打不过他。
  
  啪!
  
  就在丁香又气又怒之间,一声爽脆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  
  白光一闪之间,那痴肥的汉子,只感觉大脑一阵轰鸣,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,让他产生了短暂的眩晕。
  
  一屁股坐在地面上,那痴肥的汉子一口鲜血夺口喷了在了地面上。
  
  那鲜血之中,夹杂着一颗颗白色的物体,仔细看去,那分明是一颗颗完整的牙齿。
  
  毫无疑问,楚行云一巴掌下去,那痴肥的汉子,整个左排牙齿,已经掉光了。
  
  头晕目眩了好半天,那痴肥的汉子终于清醒了过来,感受着脸上和口中的剧痛,看着面前那一摊鲜血和牙齿,顿时发出了杀猪般的尖叫声。
  
  听到这道尖叫声,后厨中又蹿出了一道痴肥的身影。
  
  仔细看去,那是一个粗壮无比的妇人,同样是肥头大耳,和这痴肥的汉子很有夫妻相。
  
  三两步跑到那痴肥的汉子身边,那痴肥的妇人猛的扯开了喉咙,杀猪般的叫了起来:“不好啦,来人啊……有人杀人啊!”
  
  刺耳的尖叫声,划破了夜幕,传出去不知道多远。
  
  虽然地处郊区,但毕竟也是南明城的一部分,因此这里的治安,是非常好的。
  
  随着那痴肥的婆娘杀猪般的尖叫声,很快便引来了周围巡逻的卫兵。
  
  很快,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跑了过来,将饭馆的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,任何敢在南明城闹事的人,都休想逃跑。
  
  “怎么回事,谁敢在南明城杀人!”威严的声音中,一个年轻的士官,迈步走了进来。
  
  面对这一幕,没怎么见过市面的丁香恐惧的靠在了楚行云的身旁,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楚行云的胳膊,身躯瑟瑟发抖。
  
  至于丁宁,虽然面色也变的煞白无比,没有半丝血色,但却依然勇敢的站在那里,隐隐的护住了楚行云和丁香。
  
  恶人先告状,那痴肥的婆娘见到巡逻士兵出现,第一时间伸出手指,指着楚行云道:“就是他们,他们要杀人,要不是你们来的早,我们恐怕早就遭了毒手了。”
  
  面对那婆娘的诬告,丁香气不打一处来,猛的闪出身来,大声道:“谁杀人了,洛云哥哥只是给了他一巴掌而已。”
  
  苦笑着捂住了额头,对于丁香这傻白甜的言辞,楚行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。
  
  虽然丁香的本意,是想帮助楚行云,可是她这一席话,却坐实了楚行云先动手这个事实。
  
  果然,听到水流香的辩解,那痴肥的婆娘得意的一笑,大声道:“既然你承认他先出手,那就好办了,现在……不是我们证明什么,而是你们要证明,自己确实没想杀人。”
  
  听到那痴肥婆娘的话,那名士官点了点头,转向楚行云道:“没错,按照南明城的法规,既然你先动手,就有着杀人的倾向,若不能证明你无意杀人,那么你将被处以死刑!”
  
  什么!
  
  听到那名士官的话,丁香这才意识到,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傻事。
  
  虽然确实是楚行云先动的手,但是这句话,无论如何,也不能从同伴嘴里说出来。
  
  若是连同伴都认同先动手的是楚行云的话,便已经可以认定为事实了。
  
  可是,想不想杀人,那是很唯心的事,除了楚行云外,谁又能知晓呢?
  
  好在,楚行云并非没见过市面的小菜鸟,更不是没有智慧的蠢蛋,因此……即便面临如此局面,他依然悠然的笑着。
  
  指了指地面上那痴肥的壮汉,楚行云道:“首先,并不是我先动的手,是他先用菜刀指向我,我也是自卫反击。”
  
  顿了顿,楚行云继续道:“当然,你们可以不信,不过我想……周围这么多食客,以及外面那么多围观的群众,都可以作证。”
  
  楚行云的话声刚落,周围的人群中,遍纷纷传来了支持的声音。
  
  没错,是那个胖子先用刀指人家的,我可以作证,我也可以作证,还有我,我!我……
  
 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声音,那士官愕然愣了愣,随即怪异的横了丁香一眼,这可真是猪队友啊。
  
  如果没有丁香的一席话,那么现在已经可以定案了,可是既然丁香已经确认了楚行云先动的手,那么按照规则,丁香的证据更可信。
  
  耸了耸肩,那士官道:“虽然双方皆有证词,但是……还是这位女士的证词更可信,因此……你还是要证明自己没有杀人的意图。”
  
  啊!
  
  面对士官的话,丁香彻底傻眼了。
  
  惊慌的抓住楚行云的手,丁香道:“不是……我收回我……”
  
  不等丁香把话说完,丁宁便一把捂住了丁香的嘴巴,压低了声音,在丁香的耳边道:“故意作伪证者,枭首示众!你不是想死吧。”
  
  我!你!这……
  
  听着姐姐的话,丁香顿时哭了出来,她怎么这么蠢啊,哪有自己把自己的男人往刀口上送的,而且……要不是姐姐拦的快,她自己也得赔出去。
  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好了,你别开口了,这件事我自己来搞定。”
  
  紧紧的抿着嘴巴,丁香连连点头,但却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。
  
  可是,要怎么样,才可以证明楚行云真的没有杀人的意图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