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24章 反转
    对着那士官抱了抱拳,楚行云没有开口做任何解释。
  
      抬起右手,食中二指并成剑诀,轻轻一扫之间,一道无形的剑气呼啸而出,在那士官面前的地面上,扫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。
  
      看着面前那深不见底的裂缝,那士官不由的肃然起敬,这可是剑道九境第三境,气剑境武者才可以发出的剑气!
  
      也许很多人不明白,剑气又能代表什么呢?能证明楚行云没有杀人意图吗?
  
      能!
  
      毫无疑问,拥有着剑气的人,完全可以杀人与无形之中,即便被杀了,都不知道被谁杀的。
  
      如果楚行云真有杀人之意的话,根本就不必多此一举的打对方一巴掌,只需要轻轻一指,那痴肥的汉子就得身首异处。
  
      而且,即便杀了那汉子,也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。
  
      恭敬的对着楚行云一抱拳,那士官严肃的道:“多谢您的配合,您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,确实没有杀人之意,不过……出手伤人也是违反了南明城法规的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那士官的质问,丁香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可是,明明是他先用刀指着洛云哥哥的,难道非要砍在身上,才可以还击吗?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看了丁香一眼,那士官摇头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在证据冲突的情况下,作为洛云先生身边的人,你的证词将是唯一被采用的证据。”
  
      我!你……
  
      听到那士官的话,丁香真的好恨自己,为什么她就那么笨,只一句话,就把楚行云害的这么惨,怎么会这样啊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丁香又气又急的样子,楚行云不由的笑了起来,真的好像水流香,她也是这样,总是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,为楚行云招来灾祸。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楚行云取出了南明下院的黑铁徽章,佩戴在胸口,微笑着道:“我想……现在没有问题了吧?”
  
      看了看楚行云胸口的黑铁徽章,那名士官先是一阵疑惑,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如果楚行云要杀人,那就是刑事案件,即便他有黑铁徽章也没用,任何徽章,都不能免除刑事案件的刑罚。
  
      可楚行云已经用实力证明了,他并无杀人之心,只是打了对方一个耳光而已,这样一来,就是民事案件了。
  
      黑铁徽章虽然是南明学府最低等的徽章,但却也足以免除民事案件的处罚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只是打了一耳光而已,即便楚行云承认了,也只是口头警告,教育,加罚款而已,免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那名士官道:“好了,这件事情,已经清晰无误,所有人都散开吧。”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终于解除了一切嫌疑,丁香不由的喜极而泣,一把拽住楚行云,就往店门外拖,这么危险的地方,她一秒都不想多待。
  
      不过楚行云可没忘记来这里的事情,哪可能就这样跟丁香走了。
  
      轻轻拍了拍丁香的肩膀,楚行云低声道:“咱们还不能走,就这么走了的话,你姐姐晚上可就遭殃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丁香顿时吓白了脸蛋。
  
      是啊,他们倒可以一走了之了,可是到了晚上,这对恶人夫妇,肯定会狠狠的责打姐姐,那个时候,谁来救她呢?
  
      见到丁香被说服,楚行云道:“一会,你千万别说话,相信我……把一切交给我,好吗?”
  
      紧紧的抿着嘴唇,水流香点了点头,却连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是丁宁就在他身旁,因此他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听的清晰无比。
  
      感激的看着楚行云,丁宁知道,如果他们真的就这么走了,那么今天晚上,她肯定会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丁宁是一个倔强的女孩,可是她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,也没有进行过任何的修炼,精神上再怎么刚强,也终究是一个弱女子。
  
      面对着施加在她身上的暴力,她根本无力反抗,只能咬牙承受。
  
      如果,他真的能把她从这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,哪怕是为奴为婢,她也会报答他的大恩大德,不然的话,她实在是有点活不下去了。
  
      在丁香和丁宁姐妹期待的目光中,楚行云对着那士官抱了抱拳道:“这位长官,既然我的罪责都已经洗清,那么现在,我倒有些话要说了。”
  
      慢慢转过身,楚行云冷冷的伸出手,直指着地面之上的痴肥壮汉道:“我控诉他,殴打柔弱女子,并且拔刀相向,要当众将其杀死!”
  
      什么!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这神一般的转折,所有人都愣住了,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啊?
  
      面对所有人疑惑的目光,楚行云转过身轻轻解下了丁宁头上的青色头巾,顿时……一道粗粗的鞭痕,狰狞的出现在丁宁的额头之上。
  
      颤抖的指着丁宁头上的鞭痕,楚行云道:“这道鞭痕,就是这个畜牲打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!不是……我没有!”面对楚行云的指控,那痴肥的汉子顿时恐惧了。
  
      嘲弄的一笑,楚行云道:“没有吗?可是你刚才可是当众说过,这就是你打的,而且你还威胁丁宁,说她是不是活腻了!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楚行云对着那士官一抱拳,继续道:“既然他不承认用刀指我,而证据又证明他确实出刀了,那么他的刀指向谁呢?”
  
      猛的转过身,楚行云冷冷的看着那痴肥的壮汉,继续道:“而且,你还当着大家叫嚣过,说什么信不信你当场剁了她,呵呵……我想,你是解释不清楚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着楚行云的言辞,那士官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确实,虽然丁香的证词,已经确定了楚行云是先出手的那个,但是其他人的证词,也足以证明,这个痴肥的汉子是出了刀的。
  
      既然出了刀,那么就一定会有目标,总不会是上斩天,下斩地,中间斩空气吧!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那士官看向那痴肥的汉子道:“现在,请你解释一下吧,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,你是不是对她拔刀相向了!”
  
      不不不……
  
      慌乱之间,那痴肥的汉子语无伦次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痴肥的婆娘心眼一动,大声道:“我们家掌柜的,可不是指着丁宁,那可是俺家儿媳妇,怎么能指着她呢?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那痴肥的婆娘目光一转,落在了丁香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是她!我家掌柜的,刚才指的就是她!”痴肥的婆娘,手指着丁香,杀猪般的叫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