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34章 白色底裤
第1434章白色底裤
  
  尴尬之间,楚行云只感觉度日如年,猛的站起身来,大声道:“所有人都有了,立刻起床收拾,马上出发了!”
  
  楚行云这一嗓子,直入石破天惊一般,所有人都被惊醒了过来。
  
  帐篷之内,丁香和丁宁也不例外,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,两姐妹同时坐了起来。
  
  朝四周看了看,小姐妹花立刻便发现了对方的窘迫。
  
  “呀!姐姐……你怎么!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?”丁香惊讶的指着丁宁道。
  
  听到丁香的话,丁宁低头看了看自己钗横发乱,酥胸半漏的样子,顿时羞叫一声,猛的抱住了胸脯。
  
  看着姐姐惊慌的样子,丁香哈哈笑道:“姐姐,你是不是在勾引洛云哥哥啊,我和你说……他可是你的妹夫,你不许抢我的。”
  
  没好气的横了丁香一眼,丁宁一边快速的整理着衣衫,一边没道:“别光顾着说我,你还是先看看自己吧。”
  
  看看自己?
  
  疑惑的低下头去,下一刻……丁香猛的低呼一声,面孔羞红的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衫。
  
  一边整理着衣衫,丁香一边疑惑的道:“姐姐,这是怎么回事啊,为什么我们的衣服会……会这样啊?”
  
  茫然的摇了摇头,丁宁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。”
  
  皱了皱眉头,丁香道:“该不会……是洛云哥哥干的吧?”
  
  听到丁香的话,丁宁俏脸一红,羞耻的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不过……你我姐妹十多年,可以肯定的是,我们都没有这样的习惯啊。”
  
  哎呀……
  
  面对丁宁的话,丁香顿时又惊又怒。
  
  虎着小脸,丁香嘟着嘴吧道:“洛云哥哥真的太坏了,他该不会是想把我们姐妹,兼收并蓄吧!”
  
  皱了皱眉头,丁宁羞涩的道:“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啊?要不……一会我们拿话试试他?看看他的反应?”
  
  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,丁香道:“万一……真的是他干的,你打算怎么办?”
  
  苦笑一声,丁宁凄美的道:“还能怎么办,我已经欠了他太多,一生一世都还不清,现在清白又毁在了他的手里,除了跟着他,还能如何?”
  
  瘪着小嘴,丁香道:“你说,我们俩会不会怀孕啊?”
  
  愕然一愣,丁宁摇了摇头,正打算说不会时,可是心里又不太确定。
  
  从妈妈那里,丁宁得知,光是躺在一起睡觉,是不会怀孕的。
  
  可是刚才睡的那么死,谁知道洛云到底对她们都做了什么?
  
  见到姐姐沉默不语,丁香顿时一声哀叹,委屈的道:“都被他这样了,不跟着他还能跟谁啊,呜呜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丁宁道:“先不急下结论,无论如何,我们该当面问问他的,不是吗?”
  
  点了点头,丁香道:“我现在六神无主,心乱如麻,一会你来问他吧。”
  
  点了点头,丁宁正打算开口安慰,并为丁香讲解一下男女之事时,门口处响起了楚行云的声音:“丁香,丁宁!你们起来了没有?”
  
  听到楚行云如此谨慎的询问,丁香和丁宁不由的对视了一眼,以前他进出帐篷时,可没这么有礼貌,看起来……洛云哥哥的行迹,真的很可疑啊!
  
  对视了一眼之后,丁宁长吸了口气道:“我们起来了,你进来吧,洛云哥哥。”
  
  掀开门帘,楚行云走进了帐篷之内,放眼看去,丁香和丁宁,分别以一个优美的姿态,坐在毯子上。
  
  一看到这对姐妹花,楚行云的脑海中,便不由的浮现出刚才的画面。
  
  咳咳……
  
  轻了轻嗓子,楚行云眼神不自然的扫过了丁香和丁宁,略微尴尬的道:“这个,时间不早了,咱们收拾收拾,该上路了。”
  
  看着楚行云那游移不定,完全不敢与她们对视的眼睛,刹那间,丁香和丁宁羞红了面颊,很显然……这件事,绝对和他有关啊,不然他为什么一副亏心的表情?
  
  深深的看着楚行云,丁宁猛然开口道:“洛云哥哥,我们的身体好看吗?”
  
  啊!
  
  愕然一愣之间,楚行云下意识道:“好看,好看!哦不……我没,我……”
  
  微微眯起了眼睛,丁宁道:“这么说,洛云哥哥没看?”
  
  面对着丁宁的追问,楚行云很想睁着眼睛说瞎话,但他实在不是那样的人。
  
  在楚行云看来,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,谎言终究是谎言,是会降低人格的。
  
  面对着楚行云尴尬的沉默,丁宁再次口出惊人的道:“我和妹妹,会不会怀孕?”
  
  怀孕?
  
  茫然的看着丁宁,楚行云莫名其妙的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怀孕啊!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回答,丁宁一脸哀怨的横了楚行云一眼,随后道:“好了,你出去吧,我们马上就收拾好。”
  
  茫然的看了看丁香和丁宁,楚行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  
  别看他已经有了一个女儿,可是事实上,对于男女之事,他真的是完全没有经验的。
  
  丁宁的那句话,其实是在问楚行云,有没有和她们姐妹发生关系。
  
  楚行云标准的回答,应该是——我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,并没有侵犯你们。
  
  可是因为相关知识的缺乏,丁宁文问的又比较含蓄,委婉,再加上楚行云正尴尬无比,六神无主,哪能解开这些弯弯绕绕。
  
  若是丁宁问的直接点,干脆点,质问楚行云是不是趁她们酒醉,占有了她们,那楚行云肯定会大摇其头,断然否定。
  
  可问题是,这对姐妹花,显然都不是这么强势直接的女孩。
  
  不过,楚行云就算仓促之间没想明白,但是回头只要一琢磨,还是瞬间就明白了过来。
  
  猛一跺脚,楚行云猛的掀开门帘,再次钻进了帐篷里。
  
  刚一进帐篷,楚行云便大声道:“不用担心……你们不会怀孕的。”
  
  刚一说完话,楚行云便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,歧义更大了。
  
  尴尬的挠了挠头,楚行云道:“我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,什么都没做,真的……”
  
  了然点了点头,丁宁笑吟吟的道:“这么说来,我们姐妹的衣服,是自己脱的?”
  
  听到丁宁的话,楚行云点头道:“没错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
  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丁宁道:“好了,我们已经明白了,对了……”
  
  嗯?
  
  面对丁宁的询问,楚行云疑惑的看了过去,在楚行云的注视下,丁宁不动声色的道:“我和妹妹,谁的底裤是白色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