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36章 符纹祭坛
骷髅山,白骨洞,一层……
  
  一道空间裂痕诡异的出现在了洞穴之中,下一刻……楚行云从那空间裂痕之中迈了出来。
  
  看了看周围,确认就是上次抵达的位置后,这才点了点头。
  
  抬头向洞顶看去,那里……有一个直径一米的,最基础的符纹之阵。
  
  楚行云抽出斩空剑,看看能不能将那符纹之阵给挖下来。
  
  楚行云想的很美好,如果能将这直径一米的符纹之阵挖下来,那就可以随身携带,随时吸收骷髅战士死后,散逸出的能量,凝聚出魂骨。
  
  可惜的是,想象虽然美好,但现实却很残酷。
  
  挥动宝剑,楚行云虽然准确的将那块直径一米的符纹之阵切了下来,可是刚一离开洞顶,那符纹之阵便瞬间瓦解,化做了一蓬灰色的烟雾,消散不见。
  
  失望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其实也知道,符纹之阵哪有那么简单,想靠挖的,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。
  
  抬头朝符纹之阵原来的位置看去,虽然被楚行云挖去了三十多厘米的一层,可是那符纹之阵却仿佛是树木的年轮一般,即便被切掉一段,下面也还是同样的纹路。
  
  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知道,这套笨办法,是行不通的,大阵就是这样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剑切下去,大阵肯定瞬间就湮灭了。
  
  想用最笨的办法去获得灵阵,其实是非常愚蠢的。
  
  最起码,以楚行云了解和掌握的数万套阵法而言,哪怕是最低级的阵法,也不可能被挖走。
  
  只不过,虽然明知道结果会是这样,但是不试一试的话,终究是不甘心。
  
  而且,做学问就是这样,要从最简单的做起,不能妄想着一口吃成胖子。
  
  又连续挖了几层,确认这个办法绝对行不通后,就只能放弃了。
  
  掏出了地图,楚行云继续向白骨洞深处探索了过去,寻找着符纹之阵的踪影。
  
  对于魂骨,楚行云已经不寄予希望了,除非可以研究出那些符纹之阵,并且仿造出来,否则的话,魂骨真的是纯靠运气的。
  
  不过,想把那些符纹之阵研究明白,分析透彻,光靠现在收集的这些,显然还不够。
  
  一路行去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……楚行云的面前,再次出现了一座洞穴大厅。
  
  看着直径百米的大厅,楚行云再次感觉到了危险,皱了皱眉头……楚行云一边小心的警戒着,一边进入了白骨大厅。
  
  一路行走进,楚行云疑惑的发现,大厅的地面上,竟然并没有像之前的那个大厅一样,刻画着一副符纹大阵。
  
  仔细看去,地面上非常的平整,尽是结实的土壤,没有任何的条纹和线路,更不用说道纹了和阵符了。
  
  终于,楚行云抵达了大厅的中心,刹那间……周围的地面上,再次响起了剧烈的声响,一只只骷髅战士,手握着白骨刀,从地面上钻了出来。
  
  接下来的一切,自不必多说,楚行云开启了青玄之体,一通砍杀之后,再次凝聚出了一枚绿色的中枢魂骨。
  
  皱了皱眉头,楚行云感到有点纳闷,难道说……这魂骨的凝聚,与符纹之阵无关吗?
  
  不信邪之下,楚行云在大厅内仔细的寻找了起来。
  
  可是找遍了整个地面和墙壁,甚至连洞穴顶部都仔细的找了一遍,楚行云却没有看到任何的阵符和道纹,这……
  
  换了是其他人,也许这个时候,就会选择放弃,继续上路,去猎取魂骨了。
  
  可是楚行云根本不在乎魂骨,因为他很清楚,想靠个人力量,根本猎取不到多少魂骨,否则的话,那四大帝尊,怎么可能只拥有金色魂骨?
  
  因此,楚行云将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这符纹之阵上了。
  
  如果这个大厅里真的没有符纹之阵的话,那楚行云的研究方向,就必须改变了,因此……这个大厅不研究清楚,他绝不会离开。
  
  既然天棚,墙壁,以及地面上都没有,那么接下来要探测的,就是地下了。
  
  看着直径百米的洞厅地面,这个工程可不小啊,不过好在,楚行云倒不需要将所有地面都翻起来,没那个必要。
  
  就在魂骨凝聚的那个位置,楚行云从轮回空间内,取出铲子,快速的挖掘了起来。
  
  一路挖掘间,终于……足足挖了一米多深后,铲子铲到了一块坚硬如岩石般的物体上。
  
  小心翼翼的将周围的泥土挖开,很快……土坑中出现了几根青绿色的骸骨。
  
  看着青绿色的骸骨上那密密麻麻的阵符和线路,楚行云顿时兴奋的亮起了眼睛。
  
  小心翼翼的清理着骸骨周围的土壤,不断的挖掘下,终于……一个直径十米,通体由青绿色骸骨拼装而成的祭坛,出现在了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仔细的看着骸骨上,那繁杂的阵符和道纹,经过对比,楚行云很快便确定了下来,这套符纹之阵,和前面大厅中的那套,是一模一样的,只是面积上,缩小了十倍!
  
  上一个洞厅中,整个符纹之阵,直径足有上百米,是直接纹刻在地面之上的。
  
  可是这个符纹祭坛则不同,直径只有十米,高越一米,通体由青绿色白骨拼装而成。
  
  狂喜之下,楚行云从轮回空间内,取出了一个白玉酒坛,将这座符纹祭坛,整个装进了白玉酒坛之中。
  
  白玉酒坛,可以装十大缸美酒,因此容纳这座祭坛,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。
  
  即便是直径十米,高一米的符纹祭坛,装进酒坛后,也只在底部铺了一层而已,酒坛之内,依然拥有八成的空间是空着的。
  
  仔细的观察着白玉酒坛内的那座符纹祭坛,确定其没有任何崩溃和瓦解的迹象后,楚行云终于松了口气。
  
  怀着期待的心情,楚行云再次出发,朝洞穴更深处赶了过去。
  
  行不多远,一个骷髅战士,手持着骨刀,出现在了前方。
  
  锵锵!咔咔咔咔……
  
  剧烈的搏杀间,只三两秒钟,楚行云便彻底击溃了这只骷髅战士。
  
  眼看着骷髅战士被彻底击溃,周身的骸骨散落在地面之上,楚行云不由的仔细的观察着手中的酒坛。
  
  在楚行云的观察下,那骷髅战士的尸体上,袅袅的散逸出了一道青绿色的气流,在空中摇曳了几下后,隐没在了空气中。
  
  单纯从外表看,和以前似乎没有任何区别,可是事实上,细微的区别还是有的。
  
  楚行云可是拥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,因此……他清晰的记得,在此之前,那些青绿色的气流,在空中摇曳几下后,是慢慢的消散的,而不是隐没。
  
  消散有一个渐渐扩散和淡化的过程。
  
  而隐没,扩散度低了一倍,有淡化过程很短。
  
  如果不是有心人,聚精会神的去观察的话,根本不可能发现什么,毕竟……从青绿色气流出现,到最终消散,一共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而已。
  
  若非有心注意,谁会注意到,那一刹那之间的不同?
  
  就连楚行云也不敢确定刚才是不是产生幻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