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37章 原来如此
离开了洞厅后,前行不多久,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向下的阶梯。
  
  楚行云知道,这里就是通往白骨洞二层的阶梯了。
  
  看了看时间,第二天也已经过去了,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丁香姐妹的位置,已经抵达了白骨洞口的附近。
  
  楚行云知道,现在,他必须尽快赶回去了。
  
  虽然很想继续向下探索,但是楚行云也知道,丁香姐妹毕竟只是两个黄毛丫头,而且还是第一次探险。
  
  以丁香和丁宁那小小的年纪,孱弱的实力,根本就镇不住场子。
  
  这不……刚一离开抵达丁香和丁宁附近,远远的,楚行云便听到了一阵喧闹声,从营地附近传了过来。
  
  皱了皱眉头,楚行云加快了脚步,一路走进了营地。
  
  仔细看去,丁香战队的所有人,都聚集在营地前的空地上,大声的争吵着。
  
  虽然只听到了寥寥数语,但是楚行云还是很轻易的,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  
  不是楚行云太聪明,而是事情太简单。
  
  简单说,就在刚才,在白骨洞口的位置,清理附近的骷髅兵时,凝聚出了一块白色的二品中枢魂骨!
  
  按照死灵界默认的规矩,谁杀的骷髅,魂骨就是谁的,其他人再眼热,那也不能抢夺,不然的话,死灵界岂不成了混乱之地?
  
  可是,那十八个权贵的后代不愿意了,不是说好了,丁香战队负责保护他们吗?既然如此,那么所有的魂骨,都该归他们十八人拥有。
  
  面对对方的说辞,不仅仅是丁香和丁宁,事实上……整个丁香战队的人都不干了。
  
  凭什么啊?和着说,他们来这里,什么都赚不到,白白为他们服务的吗?
  
  一时间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所有人都吵成了一团。
  
  丁香和丁宁,虽然一直在努力的从中斡旋,可惜的是,在场的都是一些粗鲁的老爷们,谁肯听两个小女孩的话。
  
  眼看着局面越来越火爆,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,丁香和丁宁恐惧无比,但却无力阻拦。
  
  哼!
  
  终于,一声冷哼声中,楚行云推开人群走了出来。
  
  见到楚行云出现,两方人马顿时停止了喧哗。
  
  虽然表面上,丁香才是战队的队长,可是在大家看来,那丁香姐妹不过是楚行云的禁脔而已,真正的话事人,必然是楚行云无疑。
  
  而且,楚行云的实力,也高达涅槃六重天,孤身一人,就敢纵横于这死灵界,这样的人,是绝不能得罪的。
  
  因此,所有人可以无视丁香和丁宁,但却绝对没有人,敢无视楚行云。
  
  冷冷扫视一周,楚行云转头对丁香道:“你来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丁香仔细的解释了一遍,事实和楚行云猜测的,几乎没有一丝出入。
  
  了然点了点头,楚行云皱着眉头道:“作为战队队长,你就是这么处理事的?”
  
  我!我……
  
  面对楚行云的呵责,丁香又是委屈,又是羞愧,眼眸中,迅速蓄积起了晶莹的泪花。
  
  虽然内心里万分不舍,但是楚行云知道,行有行规,若不摆明立场,丁香以后根本就没法混,一旦他离开了,试问她们姐妹,该如何生存下去?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转过头,对着所有人道:“继续这么吵下去,恐怕也于事无补,所以你们两方,各选出一个代表吧。”
  
  楚行云的话得到了双方的一致认可,所有人都知道,继续争吵,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,而不会让事情本身,得到解决。
  
  很快,十八个权贵,以及七十九个丁香战队成员,纷别选出了一个代表。
  
  很快,楚行云,以及权贵代表,战队代表,纷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走到了场地正中央,这一次谈判,将在所有人的监督下进行。
  
  互相一抱拳,那权贵代表傲然道:“丁香战队宣传时说的很清楚,丁香战队将作为护卫,会全程保护我们,我想说,作为护卫,如何能抢夺战利品?”
  
  听到那权贵代表的话,丁香站队代表不愿意了,接口道:“虽然你们出了传送费,但如果战利品都归你们,那我们来死灵界,就是为你们打白工的?”
  
  面对丁香战队代表的话,权贵代表摇头道:“现在的情况是,你们人多,我们人少,如果公平竞争的话,我们太吃亏。”
  
  撇了撇嘴,战队代表道:“吃亏也没办法,毕竟……我们并没有承诺所有的战利品都归你们……”
  
  嘲弄的一笑,权贵代表道:“你说这些有意义吗?虽然你们没有承诺什么,但也没规定过,所有战利品该如何分配啊!”
  
  一时间,两方的代表,再次陷入了争吵中。
  
  争论了许久,那规则代表转头朝楚行云看去,怒声道:“看来,我和他们是没法沟通了,对于这件事,你怎么说?”
  
  面对那权贵代表,楚行云虽然明知道,他们这是见钱眼开,但是他却不能发作,毕竟……丁香和丁宁这对小姐妹,以后还要在这个圈里生存呢。
  
  长吸了口气,面对权贵代表的询问,楚行云道:“对我们丁香战队来说,顾客就是上帝,既然是我们没有说清楚,那么你们就有权利提出任何意见。”
  
  哦!
  
  猛的亮起了眼睛,那权贵代表喜悦的道:“这么说来,你认为所有战利品,都该归我们十八人所有?”
  
  点了点头,楚行云断然道:“当然,只要你们十八人坚持,那战利品就该归你们所有,最起码……这一次的旅程中,一切都会如此。”
  
  赞叹的点了点头,那权贵代表道:“说的好,这才像是一个做大事的人。”
  
  等等……
  
  面对这一幕,那战队代表急了,大声道:“怎么个意思?我们这七八十人,就合该做奴仆,被他们剥削吗?”
  
  摆了摆手,楚行云道:“你先别急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  
  不是这个意思?
  
  愤怒的看着楚行云,那战队代表咆哮着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,无论如何,想让我们打白工,那是绝无可能的。”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断然道:“我没说让你们打白工,你们得到的,自然归你们自己所有。”
  
  恩?
  
  楚行云一句话出,所有人都疑惑了起来,怎么个意思?一女还能二嫁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