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45章 勃然大怒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见到楚行云一行人出现,那身穿华丽铠甲,身材粗壮的武者怒声道:“怎么,你们是阴魂不散了是吧?”
  
  皱了皱眉头,楚行云道:“和谁说话呢?你说话最好给我客气点,听到没?”
  
  呀喝!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那粗壮的武者来了兴致,挑衅的扬了扬眉头道:“怎么个意思,今天怎么牛起来了?”
  
  冷笑一声,楚行云道:“不和你们单挑,不是打不过你们,事实上……你们昨天那个队员,还不是被我一招秒了?”
  
  你!
  
  面对楚行云的言辞,那粗壮的武士顿时大怒,想要争辩,可是楚行云说的对。
  
  当然,他也可以捏着鼻子,说楚行云靠卑鄙的偷袭,才战胜了他们的队员。
  
  可是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的事,即便不偷袭,重新比过,那家伙依然不是楚行云的一合之敌。
  
  见到那粗壮的武士再次无言以对,昨天见过的,那个狐媚的女子再次站了出来,冷声道:“有本事的话,你就和我们当家的打一场,若你胜了,我们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!”
  
  嗤……
  
  不屑的撇了撇嘴,楚行云嗤笑道:“别说些没用的,单挑免谈,你们爱留就留,不爱留就走,单挑只是小孩子的游戏,我没兴趣。”
  
  见到楚行云软硬不吃,那狐媚的女子也吃不住劲了,嘲弄的道: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?连场架都不敢打,你确定自己是带把的吗?真不知道,你的老婆怎么……”
  
  哧哧哧……
  
  就在那狐媚的女子,提到老婆这个字眼的一瞬间,楚行云面色陡然大变。
  
  瞬间抽出腰间的斩空剑,一连三剑,三道金红相间的剑气,纵横交错着,朝那狐媚的女子飞了过去。
  
  虽然剑气的飞行速度很快,但是好在,那身穿华丽铠甲,身材粗壮的武士就在她身边。
  
  猛的用肩膀,将那狐媚的女子撞开,与此同时,那粗壮的武士,抽出了腰间的长剑,对着那呼啸而至的三道剑气迎了过去。
  
  锵锵吭哧……
  
  一连挡了两道剑气,可是第三道剑气却终究没挡住。
  
  随着手中皇器级的宝剑,被第二道剑气荡开,第三道剑气重重的斩在了那粗壮武者的胸膛之上。
  
  很显然,那套华丽的铠甲,显然不是凡物,铠甲表面光华流转之间,楚行云的第三道剑气,竟然被挡住了。
  
  可惜的是,铠甲表面流转的光华,只坚持了一瞬间,便仿佛一个肥皂泡一般,瞬间破碎。
  
  随着光华消散,那铠甲也显得不那么华丽了。
  
  看着那套铠甲,楚行云可以肯定,这绝对是一套皇器级的铠甲。
  
  可惜的是,使用者的境界显然没有达到武皇境界,因此无法发挥出这套铠甲的真正威力。
  
  若是这套铠甲由武皇穿戴的话,楚行云的剑气根本难伤其分毫。
  
  不过可惜,这铠甲的使用者,不过是涅槃境界,最多只能发挥出其十之一二的威力,还没资格挡住楚行云的剑气切割。
  
  那粗壮的武者,并不是毫发无伤。
  
  风火两系剑气附带的旋转撕裂能量,在粉碎了铠甲表面的能量护盾后,渗进了那粗壮武者的胸膛之内,震伤了他的心脉和肺脉。
  
  噗哧……
  
  胸膛剧烈的鼓荡了几下,那粗壮的武者,猛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浑身瘫软的坐在了地面上,瞬间便被重创。
  
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呆若木鸡。
  
  一直以来,楚行云虽然说的慷慨激昂,但是在大家看来,如果楚行云真能打过对方的话,怎么可能会认怂?
  
  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,拳头就是道理,实力就是正义!
  
  因此,不管楚行云说的多冠冕堂皇,大家还是下意识认为他没什么本领。
  
  在大多数人看来,只有没本事的人,才会浪费时间去斗嘴。
  
  真正的高手,跟本不和你吵吵,上去就是干!先打服你,再和你谈道理。
  
  真正的强者,就算放了个屁,听起来都像是真理。
  
  而那些弱者,即便说的是真理,听起来也像是在放屁。
  
  可是没曾想,一直默默无闻,一路忍让的楚行云,竟然如此的强悍。
  
  剑气!那可是剑气啊!
  
  剑气是什么概念呢?确切的说……大多数武皇,都没能掌握剑气,至于涅槃境界,更是闻所未闻,绝无仅有。
  
  冷冷的看着那个面色惨白的狐媚女子,楚行云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骂我可以,不管你怎么羞辱我,我都可以忍你,但你若敢说我老婆半个脏字,我弄死你!”
  
  听着楚行云那冷如骨髓的话语,那狐媚的女子,再也狐媚不起来了,娇躯瑟瑟的颤抖间,连连朝后退去。
  
  冷哼一声,楚行云道:“扶着你的男朋友,立刻给我滚蛋!”
  
  面对楚行云的命令,那狐媚的女子顿时松了口气,招呼着同伴,搀扶起那个粗壮的武者,一行人快速离开了洞厅。
  
  楚行云轻轻闭上了眼睛,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。
  
  虽然水流香不再那么爱他了,可是他对水流香的爱,却始终未变。
  
  爱到深处无怨尤……
  
  爱……
  
  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;
  
  是一种无须回报而心甘情愿的付出;
  
  是一种相依为命和善待彼此的过程;
  
  是一种心动(想念时);
  
  是一种心跳(相见时);
  
  是一种心痛(离别与伤害时);
  
  如果仅仅是羞辱谩骂楚行云本身,即便骂的再过分,他也绝不会因言罪人。
  
  即便再苦再累再委屈,楚行云也会咬牙死撑,绝不会轻易爆发。
  
  可是,一旦事情涉及到他最心爱的女人,涉及到水流香,哪怕只是口头上的羞辱,那也绝对不行,哪怕是血溅五步,也要拼个你死我活!
  
  接下来的几天,楚行云并没有离开,而是留在了营地内,对照着天道十二碑,研究着抄录下来的那些符纹之阵。
  
  由于提前已经埋下了定位玉符,所以每到前三层的洞厅内,凝聚出骷髅战士的时间点,楚行云才会施展次元穿梭,赶去收割一下。
  
  其他时间,楚行云都留在了帐篷内,什么事都不理,潜心钻研符纹之道,以及符纹之阵。
  
 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,终于……九天的时间到了,在楚行云的带领下,一行人原路返回,缴纳了任务所需的,一万朵白骨花后,通过传送阵,回到了南明下院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