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50章 叶灵之怒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
  
  可是,就是这样乐善好施,慈悲心肠,造福了千万百姓的楚大哥,却被一个小小的女官,给拦在了门外,这不是开玩笑吗?
  
  面对着暴怒的叶灵,那女官委屈的道:“叶灵小姐,不是我不想让他进去,可是他一无身份,二无权势,类似这样的人,实在是招待不过来啊!”
  
  无身份,无权势?
  
  听着那女官的话,叶灵差点气笑了。
  
  颤抖的看着那个女官,叶灵道:“你是在和我说身份和权势吗?很好……你去把水流香喊出来,问问她的元帅之位,以及军校的校长宝座,是谁给她的!”
  
  瑟缩的看着叶灵,那女官简直快哭了,要知道……过去几年来,叶灵贤者,可是活人无数,太多人欠下她人情了。
  
  一旦被叶灵贤者厌恶了,那绝对会被万众唾弃,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。
  
  正在那女官不知所措之际,一道娇脆的声音,从大门内传了出来:“哎呀,是叶灵妹妹来啦,怎么不快点进来?”
  
  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,楚行云顿时亮起了眼睛。
  
  即便受再多的委屈,他也不会介意,他所求不多,只要亲眼看看她,确定她一切都好,那便足够了。
  
  痴痴的看着水流香,楚行云下意识迈前一步,刚打算说话时,却见那水流香,恍若违建的从他身前走过,亲热的揽住了叶灵的手臂。
  
  “走走走……我们姐妹可多日未见了,今天可要陪姐姐好好喝两杯。”叶灵亲热的道。
  
  用力抽了抽臂膀,可是叶灵这点微末实力,哪比得了拥有着帝尊战里的水流香?
  
  因此,尽管叶灵已经很努力了,可是别说抽离胳膊了,就连动根小指,都有所不能。
  
  好在,水流香并没有封住她说话的能力,愤怒的看着水流香,叶灵道:“你没有看到楚大哥吗?”
  
  被叶灵点破,水流香终于无法装做没看见,尴尬的扭过头,对着楚行云道:“哎呀,楚大哥也来啦,抱歉抱歉,刚才没看到。”
  
  面对水流香的冷落,楚行云虽然痛楚万分,但是这生日礼物,却终究是要送出去的,只要送了礼物,他就可以离开了。
  
  没错,今日此行,楚行云一共只有两大目标,一是见她一面,二是送上礼物,别无它求。
  
  长吸了一口气,楚行云探手入怀,掏出了装着金色魂骨的玉盒道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准备了一套魂骨,特送你做生日礼物。”
  
  魂骨?
  
  撇了撇嘴,水流香道:“魂骨我已经有了,你还是拿回去自己用吧。”
  
  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这个……我这套魂骨不同,品级比较高,所以……”
  
  品级比较高?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水流香不由的笑了起来。
  
  清脆的笑声中,水流香道:“我的魂骨,已经是最顶级的了,所以你的好意,我心领了,但我真的是不需要了。”
  
  最顶级?
  
  愕然看了看水流香,仔细看去,她的身体周围,并无金色光芒,难道说……她拥有七彩魂骨了吗?
  
  可是不对啊,连金光都没有,更别提什么七彩了,要知道……金光只是七彩之一,连金光都没有,还说什么七彩啊。
  
  仔细一想,楚行云便明白了过来,对于武皇来说,最顶级的魂骨,并非是黄金魂骨,而是白银魂骨。
  
  黄金魂骨,那是帝尊级的顶级魂骨。
  
  至于七彩魂骨,只有轮回天帝,才拥有过。
  
  张了张嘴,楚行云正打算开口解释的时候,一道细小的声音,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。
  
  我知道我的元帅之位,以及军校校长之位,都是你给我的,但我已经冒着生命危险,帮你杀了那个帝尊,所以我并不欠你什么!
  
  什么?你!
  
  愕然看着水流香,楚行云如遭雷击一般,这夫妻之间,何来亏欠一说……
  
  张了张嘴,楚行云很想告诉她,刚才说话的是叶灵,而她之所以那么说,并不是他指派的,上天可以做证,他怎么会那么做!
  
  冷冷的看着楚行云,水流香却并不那么认为,继续暗中传音道:“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你不太方便出现,所以……你还是改天再来吧。”
  
  听着水流香的话,楚行云心里顿时一冷,冷的似乎要凝出冰霜来。
  
  颤抖的吸了口气,楚行云落寞的点了点头,随后转过身,朝着那灯火阑珊处行去……
  
  目送楚行云渐渐远去,水流香终于松了口气,无论如何,楚行云都不能进入城主府,他的出现,势必会坏了她的大计!
  
  目送楚行云远去,水流香转头朝叶灵看去,微微一笑,正打算开口说话时,叶灵却面色铁青的先一步开口道:“请放开我……”
  
  “什么!你……”见到叶灵如此不给面子,水流香不由的面色铁青。
  
  如果可以的话,她很想强拉硬拽,把叶灵拖进去,不过很显然,这样做是不行的。
  
  她可以控制住叶灵一时,但却不可能控制她一世,一旦真正激怒了叶灵,那后果是水流香,也无法承受的。
  
  无奈下,水流香只好松开手臂道:“叶灵妹妹既然有要事在身,那我自然不便强留,以后再聚也不迟。”
  
  深深的看着水流香,叶灵冷冷的道:“很多东西,你拥有的时候,可能并不觉得多么珍贵,可是当你真的失去时,去必定追悔莫及。”
  
  面对叶灵的劝解,水流香嫣然一笑道:“感情的事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叶灵妹妹就不要多为我们操心了。”
  
  哀伤的一笑,叶灵摇头道:“但愿,你不会因为今天的愚蠢决定,而后悔终生,保重……”
  
  说完话,叶灵怜悯的看了水流香一眼,随后转身朝楚行云远去的方向走去。
  
  目送着楚行云和叶灵先后远去,水流香的目光,无比的坚定。
  
  紧紧的捏着双拳,水流香双目闪耀着锐利的光芒,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  
  楚行云虽然是一个很好的男人,但是她却并不是一个,相信爱情的女人。
  
  所谓的情和意,在水流香看来,不过是自己在骗自己,只有那无上的权柄,以及超绝的实力,才可以证得永恒。
  
  目送着楚行云,消失在那灯火阑珊处,水流香的面上一片清冷……
  
  也许,未来的某一日,她会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,但现在……她却只能这么做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