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70章 物是人非
帝王套房之内,丁香和丁宁,换上了紫盈和青玄两大套装,含羞答答的并肩而立。
  
  在丁香姐妹的对面,楚行云摸着下吧,赞叹的连连点头。
  
  不得不说,这两大套装,实在是太漂亮了,太美丽了。
  
  两大套装的布料,都是由武皇级的天蚕,吐出的天丝编织而成,上面镶嵌着天火紫钻,以及地火青钻。
  
  法袍的表面,分别镶嵌着三千颗天火紫钻,以及地火青钻,在灯光的照射下,散发着以道道璀璨的光芒。
  
  光芒掩映之下,丁香和丁宁,美的让人叹息。
  
  所谓,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……
  
  穿上这两套法袍后,丁香和丁宁原本就清秀美丽的外表,在两大套装的衬托下,顿时有了那么几分倾国倾城之色。
  
  面对着楚行云欣赏的目光,丁香和丁宁即有点羞涩,又有点骄傲,挺着酥胸,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才合适了。
  
  可惜的是,洛云哥哥的眼里,并没有其他的男生看女生时,那种色色的光芒,更多的是对美的欣赏,以及纯纯的宠溺。
  
  心念一动之间,丁香和丁宁身上,头上,以及手中的两大套装瞬间消失,化做了一紫一青,两道宝石手镯,带在了丁香和丁宁的手腕上。
  
  作为战装,平时是不适合穿戴的,不然的话,炫耀的成分太重了。
  
  平常的时候,这两大战装,可以收拢为两根手镯,戴在手腕之上。
  
  一旦需要的时候,只要激发两大套装,便可以战装附体,发挥出无穷的威力。
  
  欣喜的抚摸着手腕上的紫色,以及青色手镯,丁香和丁宁都开心的不得了。
  
  虽然暂时来说,她们还没彻底炼化,以及摸清楚这两大套装的特性和功能,还发挥不出这两大套装的真正威力。
  
  可是单纯是这两大套装那务必美丽的外表,以及套装上镶嵌的那些宝石,便已经让她们爱入骨髓,喜不自胜。
  
 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已经渐渐泛白……一夜的时间,竟然已经过去了。
  
  苦笑着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好了,能给的,我都给了……能帮的,我也都帮了,接下来……全看你们姐妹自己的了。”
  
  嗯嗯……
  
  面对楚行云的期许,丁香和丁宁点了点头。
  
  一旦彻底炼化两大套装,再将实力提升起来,即便对上帝尊,她们也可以正面对抗,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?
  
  陪着楚行云,吃了一顿简单,但是却珍贵无比的早餐后,丁香姐妹告别了楚行云,赶回了南明下院。
  
  收下了这么多礼物,她们必须要开始努力了,无论如何……称霸南明下院,一定要尽早实现,不然的话,不说洛云哥哥会不会失望,即便她们自己,也无法原谅自己。
  
  且不说丁香和丁宁如何努力,另一边……楚行云吃过早餐后,约见了尤宰。
  
  仔细将南明学府所属的,通天战场的规则,仔细的对尤宰说明了一下,果然引起了尤宰的强烈兴趣。
  
  五大学府之间,是可以同时报名的。
  
  虽然尤宰现在是九霄学府的一员,但也可以同时加入南明学府,彼此之间并不冲突。
  
  不过,即便如此,尤宰还是不想继续留在九霄学府了,既然老大都不在那了,那么作为小弟,他留在那里做什么呢?
  
  当天早晨,尤宰便赶回了九霄学府,提交了退学申请。
  
  上午提交了退学申请之后,当天下午,尤宰便参加了南明下院的天赋检测。
  
  不出预料,尤宰拥有的火系天赋并不低,也并不太高,只是七品的爆炎天赋而已,但却足够加入南明下院了。
  
  就在尤宰开心的领取了南明下院的徽章时,九霄城内,射天狼军校的校长室内,水流香得到了这个消息。
  
  如今,流云战队之内,最老的一批成员,只剩下了水流香一人。
  
  叶灵,尤宰,步凡,古蛮,君无忧,花弄月,白冰,楚行云,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,退出了流云战队。
  
  其中步凡,白冰,尤宰,现在都已经加入了南明学府,而其他人,也分别去了其他的几大学府。
  
  其中叶灵去了青木学府,古蛮报名了黑金学府,君无忧去了鬼水学府。
  
  至于花弄月,虽然没有离开九霄学府,但她现在已经不是流云战队的一员了。
  
  去年年底,花弄月成就了武皇之后,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花月战队。
  
  对于大家的离开,水流香不是不知道原因,很显然……所有人都觉得,她有点忘恩负义,不该那么冷落楚行云。
  
  可是水流香也有着自己的苦衷,不是她想这么做,而是她必须这么做。
  
  现在,水流香已经初步掌握了上千万的防空部队,权势之大,可以说是仅在帝尊之下。
  
  可是,她手下的所有军官和将领,都是射狼军团的老人,他们和楚行云之间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  
  如果楚行云总是出现的话,那么他们很容易就忽略了她这个真正的统帅,下意识的疏远了水流香。
  
  水流香还清晰的记得,楚行云如何一路从军校的大门走进来,一路畅通无阻的穿越了重重关卡,一直到进入了她的校长室,竟然都没有人通知她!
  
  也许在楚行云看来,这只是小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  
  可是在水流香看来,这绝对是万万无法忍受的,还有没有点规矩了,还有没有点王法了?他们到底知不知道,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?
  
  也正是从那一次之后,水流香疏远了楚行云,无论如何也不肯见他。
  
  当然,如果楚行云找到她的家里,那她还是要见的,可是一连几次,这家伙总是来军校找她,或者是大庭广众之下要见她,试问她怎么能答应?
  
  好不容易收拢了人心,好不容易安顿好了一切,怎么可能容忍楚行云一朝之间,便将一切毁于一旦?
  
  不过仔细想来,似乎也怪不得楚行云,毕竟……过去一两年来,水流香基本是以军校为家,在这里吃,在这里住,甚至睡觉都在这里,除了来这里,楚行云根本就找不到她。
  
  哼!
  
  冷哼一声,水流香双目中闪过锐利的光芒。
  
  要走就走好了,难道她很稀罕吗?
  
  虽然水流香也承认,这些被楚行云精心挑选出来的,都是大才,可是既然不肯为她所用,她也绝不会稀罕。
  
  既然都那么看好楚行云,那就跟着他去混吧,她倒要看看,楚行云能给他们什么样的未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