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494章 筹谋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至于杀南宫俊杰,现在肯定不是时候啊,想在南宫学府内杀南宫俊杰,那绝对是想多了。
  
      南宫学府的规则,是帝天弈制定的,若是在这里杀了人,那么就算南宫花颜站出来,也绝对抗不住。
  
      南宫学府的规则很简单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!没有任何话好说。
  
      现在,南宫俊杰每天都可以收割一百积分,最多一个月,必然积攒够十万积分。
  
     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南宫俊杰这一个月内,绝对不会离开南明学府。
  
      只有当南宫俊杰离开南明学府的时候,才可以对他下手,即便杀死了他,南宫花颜也可以站出来,以为母报仇的名义,抗下所有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只要南宫家族不追究她,那么她就可以免于起诉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想要杀南宫俊杰,就必须先阻止他积攒够十万积分,只有这个目标被破坏了,他才有可能离开南明学府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,转眼之间,已经是午夜时分了……
  
      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楚行云起身道: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有什么想法的话,可以多和白冰沟通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走了吗?”愕然看着楚行云,南宫花颜小声道。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也该休息了。”
  
      扭捏的看着楚行云,南宫花颜道:“主人……你,你不想留下来,让花颜好好侍奉你吗?”
  
      主……主……主人!
  
      听着南宫花颜,那酥酥麻麻的声音,叫出这样的字眼,楚行云只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直到现在,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南宫花颜认自己为主后,私下里还真得要称呼他为主人才是……
  
      羞红着脸蛋,扭捏的看着楚行云,南宫花颜娇颜如火的道:“你可以对花颜做任何事的,而且……花颜绝对不需要你负责的。”
  
      别别别……
  
      苦笑着摆着手,楚行云道:“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啊,你这主人主人的……叫的我直起鸡皮疙瘩!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耸了耸肩膀,南宫花颜道:“心魔誓都已经立下了,这称呼是没有办法改的,直呼主人名讳,可是大不敬啊,你想我受那万魔噬心吗?”
  
      歪了歪头,南宫花颜道:“要不……我叫你主子?或者小主!”
  
      主子!小主?
  
      打了个寒颤,楚行云道:“算了算了,你还是叫主人吧,哎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垂头丧气的样子,南宫花颜掩嘴一笑道:“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,你却如避蛇蝎一般,难道……花颜就这么不堪吗?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楚行云正色道:“我已经心有所属了,既然我爱她,就不会做她不喜欢的事情,这和你优秀与否,并没有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赞叹的看着楚行云,南宫花颜道:“真的好羡慕你们,能够品尝到爱情的滋味,我啊……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真正爱上谁了。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事实上……你最爱的,不就是你自己吗?”
  
      听着楚行云的话,南宫花颜抚摸着自己如花的脸蛋,微笑着道:“是啊,我确实好爱我自己,简直爱的不得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南宫花颜抬起头来,看着楚行云道:“你真的不需要花颜服侍你吗?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!”
  
      面对南宫花颜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逗,楚行云实在是懒得回答,转过身,大步朝门口走去。
  
      身后,南宫花颜那咯咯的娇笑声,如银铃一般的响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离开了南宫花颜的小楼,楚行云一路回到了白云阁、
  
      刚一进门,楚行云便看到了正坐在厅中的白冰,此刻……她正俏脸含霜的坐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出现,白冰第一时间跳了起来,跑到楚行云身前,耸动着白皙如玉的鼻子,像一只小狗一般,在楚行云的衣服上闻着。
  
      一连闻了十几下,白冰终于松了口气,一巴掌拍在了楚行云的胸脯上,怒声道:“你还是不是男人啊,这你也能忍得住不被勾引?”
  
      苦笑着耸了耸肩膀,楚行云道:“你到底是希望我被她勾引了,还是坚守自己的底线啊?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询问,白冰可爱的歪了歪头,思索了一会后,认真的道:“你要是抵抗不住诱惑,被那花颜给骗到了床上,我会看不起你,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头,白冰深深的看着楚行云道:“我不明白,那水流香就那么好吗?南宫花颜那么性感的绝色美女,竟然都色诱不了你?”
  
      没好气的瞪了白冰一眼,楚行云道:“别乱说话,你又不是南宫花颜,你怎么知道她会色诱我?”
  
      不屑的撇了撇嘴巴,白冰道:“除了姿色之外,她还有什么?除了色诱,她还能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眉头紧锁之间,楚行云思索了好一会,正准备开口说话时,白冰继续道:“哦!我忘记了……她还可以扮可怜,还可以卖萌,她有没有认主,有没有叫你主人,有没有说要服侍你,还不需要负责!”
  
      你!我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白冰的追问,楚行云很想说没有,没有,都没有!
  
  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些都有,有,全都有啊!
  
      睁着眼睛说瞎话很容易,可是那真不是楚行云的风格。
  
      而且,就算他否认了,白冰就信了吗?那简直是在侮辱彼此的智商。
  
      整个过程白冰虽然没有参与,可是光是凭借分析和推理,她就能还原一切了,在她面前撒谎,有什么意义呢?
  
      啪啪……
  
      拍了拍楚行云的肩膀,白冰道:“不错不错,我很看好你,继续保持,加油!”
  
      没有理会白冰,楚行云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,掏出装着石髓的酒葫芦,轻轻抿了一口道:“废话少说,你说说看,这件事,到底该如何处理?”
  
      见到楚行云严肃了起来,白冰也不得不收起了笑容。
  
      沉思了一会后,白冰道:“丁香和丁宁姐妹,自下而上的统治南明学府,而我负责自上而下,打通所有关节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白冰继续道: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我们可以将南宫花颜,推到南宫家族的家主宝座,如此一来,南部诸州都将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!”
  
      双目中精光一闪,楚行云道:“很好,具体的事情,我不参与,一切就交给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嘿嘿一笑,白冰无比自信的道:“我办事,你放心,即便出了再大的乱子,我也有信心摆平,不过……”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