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19章 无限恐怖
啪嗒……啪嗒……啪嗒……
  
  无尽的恐惧中,北野飘零呆呆的看着古蛮走到身前,近距离看去,古蛮那张粗犷的面庞,顿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。
  
  看着古蛮的大脸,就在刚才,她还不以为然,觉得他简直长的太丑了,而且衣着也太土了,简直就像是一个烧猪宰羊的屠夫一般,一点气质都没有。
  
  可是现在,古蛮那张脸却简直就像是地狱里的死神一般。
  
  只是看着他,便感到无边的恐惧,从四面八方将她包围,淹没……
  
  眉头紧锁的看着北野飘零,古蛮摸了摸肚皮道:“喂!女人……厨房在哪里?”
  
  厨房?
  
  听到古蛮的话,北野飘零半天没转过弯来、
  
  直到古蛮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,北野飘零才猛的回过神来,仓皇的指向不远处的一栋平房道:“那里!那里就是厨房。”
  
  点了点头,古蛮道:“跟我来……”说话间,古蛮转过身,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。
  
  目送古蛮渐渐远去,北野飘零根本不敢跟过去,脚下下意识后退着,只想转身逃跑。
  
  古蛮的凶残,真的吓到她了,这一生,她都休想忘记这凶残的一幕。
  
  最让北野飘零感到恐惧的,并不是古蛮的实力,真说实力的话,古蛮毕竟只是武皇,一旦对上帝尊,终究还是要败的。
  
  最让北野飘零心胆俱寒的,是古蛮竟然可以一脸平淡的,玩耍般的屠杀了上千人。
  
  而且,杀了这么多人后,他竟然还一脸开心的,向楚行云寻求夸奖,这世界上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!
  
  就北野飘零看来,就算一脚踩死了一千只蚂蚁,那也不可能如此的轻描淡写,如此的混若无事吧!
  
  可是这古蛮就是能谈笑风声中,随手屠杀了上千人,就仿佛刚刚砍倒的,不过是一千根杂草一般。
  
  走了两步,古蛮敏锐的察觉到,那北野飘零不但没跟上来,脚下反而在后退,她这是想逃跑吗?
  
  猛的抽出背后的战刀,古蛮道:“看来,我该砍断你的双脚,不然的话……一旦你跑了,我可就没办法和老大交差了。”
  
  呀!
  
  听到古蛮的话,看着古蛮手持战刀,朝自己走来,北野飘零不由的尖声惊叫了起来。
  
  眼看着古蛮挥起战刀,便打算将自己青葱一般的美腿砍断,北野飘零顿时吓的魂飞魄散,尖声道:“别砍!求你别砍……我听话,我一定会乖乖的听话的。”
  
  看着胆战心惊,连声哀求的北野飘零,古蛮皱了皱眉头道:“不行,还是砍断的好,无论如何,老大交代的事,绝不能出任何的意外!”
  
  噗嗤……
  
  说话间,古蛮断然挥下了战刀。
  
  刹那间,北野飘零只感觉脚腕一凉,随后……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烈痛楚袭来,北野飘零顿时昏了过去。
  
  呱唧呱唧……呱唧呱唧……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北野飘零在一阵阵的呱唧声中,茫然的醒了过来。
  
  茫然的朝周围看了看,入目所见,古蛮正端坐在餐桌前,古蛮的周围,满地都是兽骨。
  
  此时此刻,古蛮正拎着一只不知道什么妖兽的肘子,大口的啃着,直啃的满嘴流油。
  
  下一刻,北野飘零猛的想起了什么,猛的抬起身,朝自己的双腿看去。
  
  入目所见,她的双脚的脚踝处,各有一道深深的刀疤,古蛮的一刀之下,砍断了她的脚筋,即躺她无法逃跑,又不会危及她的生命。
  
  见到这一幕,北野飘零终于松了口气,还好……他说的砍断,指的是她的脚筋,只要这次能不死,总是可以治好的。
  
  咕噜……
  
  正暗暗庆幸间,古蛮咽下了嘴里的大肉,满足的拍了拍肚皮,转头朝北野飘零看了过来。
  
  看了看天色,古蛮转头对北野飘零道:“你的属下还真不少,就你昏迷这会,先后有三百多人来救你,不过可惜,他们都死了。”
  
  听到古蛮的话,北野飘零第一时间转过头,朝周围看了过去。
  
  放眼看去,窗台上,天棚顶,大门外……到处都倒伏着一具具残缺的尸体,暗红色的鲜血,汇聚成流,汩汩的向低洼处流淌着。
  
  原本,这里应该是腥臭扑鼻才对,可是大概是在这里时间已经很久了,所以北野飘零竟然完全闻不到任何异味。
  
  等等……时间很久了!
  
  猛然抬起头,朝窗外看去,北野飘零顿时亡魂尽冒。
  
  她可还记得,楚行云临走前,曾经交代过古蛮,一旦一个时辰内,尤宰没被送过来的话,就杀了她!
  
  想到这里,北野飘零猛的转过头,正好看见古蛮一脸深沉的抓起了战刀。
  
  慢慢站起身来,古蛮迈步走到了北野飘零的身前。
  
  轻轻伸出手,古蛮抬起了飘零的下巴。
  
  看着古蛮那深沉的面孔,以及他手中那粘满血浆的战刀,北野飘零彻底的崩溃了,颤抖着道:“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求你放过我……”
  
  面无表情的看着北野飘零,古蛮摇头道:“不好意思,老大交代的事,我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做到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可以说说,然后……我就该送你上路了。”
  
  看着古蛮那粘满鲜血的战刀上,不断的向下流淌的粘稠血浆,北野飘零便不由自主的,会想到自己的命运。
  
  很快,这把战刀就将砍下她的脑袋,她的满腔热血,将涂满这把战刀,她的鲜血,将会在肮脏的地面上流淌着,汇入那低洼处的血池之中。
  
  不不不……
  
  剧烈的摇着脑袋,她还没活够,她不想死,天呐……谁来救救她啊!
  
  生命的威胁下,北野飘零的大脑,前所未有的快速运转起来,一条条计策,迅速在脑海中闪过。
  
  可是很快,北野飘零便绝望了,面对着如此死板的古蛮,任何的计策,都根本不可能奏效。
  
  无论如何,古蛮都必然会完成老大交代给他的任务,除非楚行云现在回来,并且收回命令,否则的话,即便帝尊亲至,也救不下她。
  
  调虎离山?怎么调,就算古蛮肯走,临走前也会砍下她的脑袋。
  
  借刀杀人?现在刀倒有一把,可是却握在古蛮手里,她哪有本事借这把刀杀了古蛮?
  
  欲擒故纵?打草惊蛇?声东击西……
  
  一条条计策,不断在北野飘零的脑海中闪现着,可是却又一一的被她否决掉了,面临如此绝境,她根本无计可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