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21章 古蛮的春天
虽然,古蛮刚刚屠杀了北野飘零上千门客,但是北野飘零并不恨他。
  
  男儿当杀人,杀人不留情。千秋不朽业,尽在杀人中。
  
  男儿事在杀斗场,胆似熊罴目如狼。生若为男即杀人,不教男躯裹女心。
  
  身佩削铁刀,一怒即杀人。割股相下酒,谈笑鬼神惊。
  
  男儿从来不恤身,纵死敌手笑相承。仇场战场一百处,处处愿与野草青。
  
  杀一是为罪,屠万是为雄。屠得九百万,即为雄中雄。
  
  放眼世界千万年,何处英雄不杀人?
  
  古蛮虽然凶残暴戾,但彼此份属敌对,战场厮杀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  
  在北野飘零的面前,古蛮以一对千,弹指间,强敌灰飞烟灭,堪称大英雄,大豪杰!
  
  司马飘零,本就柔弱如水,面对狂猛霸道的古蛮,根本就无法抵抗,心理上立刻便起了臣服之心。
  
  犹如猛虎面前的白兔一样,为了保住性命,司马飘零唯一能做的,就是摇尾乞怜,期待着古蛮能怜香惜玉,饶她不死。
  
  见到司马飘零沉默不语,古蛮失望的叹息了一声,很显然……北野飘零之所以要嫁给他,给他生孩子,为的只是保住小命而已,并不是真正的喜欢上了他。
  
  其实稍微一想,就该明白……以北野飘零的出身,她怎么可能看上如此粗鲁的古蛮,事实上……古蛮和北野飘零,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  
  如果说,北野飘零是权贵之家豢养的金丝鸟的话,那么古蛮只是农民家里,辛勤耕田的老黄牛,彼此之间,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际。
  
  呼……
  
  失望的挥了挥手中的战刀,古蛮打算甩掉刀上的鲜血,然后将刀收起来。
  
  可是没曾想,感受到刀风,看着刺目的鲜血,甩在了身前的地面上,北野飘零以为古蛮想要杀她,顿时再次被吓尿了裤子。
  
  猛的一扑之间,北野飘零紧紧的抱住古蛮的大腿,急声道;“别杀我!别杀我呀……只要你不杀我,我就做你的妻子,给你生孩子,为你做任何事,若违此誓,愿受万魔噬心。”
  
  性命受到极端威胁之下,北野飘零真的是不顾一切了。
  
  愕然看着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北野飘零,古蛮傻傻的愣住了。
  
  这个女人确实很美,简直是女人中的女人。
  
  不过可惜的是,她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,她的所作所为,不过是为了保命而已,若不是生命受到威胁,她岂肯嫁给自己这样的大老粗?
  
  虽然她生的很美,但是既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,那古蛮也是不稀罕的,男子汉大丈夫,何患无妻?
  
  思索间,古蛮摇了摇头,对着北野飘零道:“好了,我不杀你就是了,不过……你要老实的呆在这里,不许乱动,听到没有?”
  
  听到古蛮不杀自己,北野飘零顿时放下心来,恢复了平静之后,北野飘零顿时发现了自己的窘迫,她……她竟然被吓的尿了裤子!
  
  尴尬的涨红着脸蛋,北野飘零道:“这个……可不可以,让我换套衣服,你看这……”
  
  皱了皱眉头,古蛮道:“算了,你忍忍吧,等老大把尤宰救出来,我自然会放了你。”
  
  委屈的横了古蛮一眼,但是面对古蛮,她即便有再大的委屈,也不敢有半句怨言。
  
  整理了一下衣衫,北野飘零不由的偷瞥了古蛮一眼,大有一种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的讨好味道。
  
  北野飘零的一举一动,自然很难瞒过古蛮的感知,冷冷瞪了北野飘零一眼,古蛮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,闲着没事,搀和这种事干嘛?”
  
  委屈的看了古蛮一眼,北野飘零柔弱的道:“不敢了,飘零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  
  点了点头,古蛮道:“女孩子嘛,就该温温柔柔的,这么危险的事,该由男人去做才对。”
  
  看了看她的伤口,古蛮开口道:“你的伤口,你自己治疗一下吧。”
  
  点了下头,飘零伸出右手,轻轻从脚踝的伤口抚过,水波盈盈之间,蓝光闪动,那狰狞的伤口竟然神奇的消失不见了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  
  可怜兮兮的站起身来,北野飘零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古蛮身旁,轻轻伸出双手,挽住了古蛮的手臂。
  
  虽然古蛮暂时不杀他了,可是这样凶恶的人,谁知道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啊,万一他一个不开心,挥刀杀了自己怎么办?
  
  感受到北野飘零的动作,古蛮不由的皱了皱眉头,虽然北野飘零的肌肤滑腻无比,柔若无骨,但是她身上却飘荡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。
  
  摇头叹息了一声,古蛮道:“算了算了……你去洗个澡,换身衣服吧。”
  
  啊!
  
  双眼一亮,北野飘零羞怯的道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夫……夫君。”
  
  夫君?
  
  愕然看着北野飘零,古蛮抓了抓头道:“别乱叫,我可不是你夫君。”
  
  顿了顿,古蛮继续道:“虽然你很漂亮,但是既然你不喜欢我,那我也不稀罕。”
  
  委屈的看着古蛮,北野飘零道:“我都已经立下了心魔誓,要做你的老婆,给你生孩子,为你做一切的……”
  
  听着北野飘零的话,古蛮不由的头痛欲裂,怒声道:“谁让你胡乱起誓的,你不喜欢我,那为什么要嫁给我,还要给我生孩子……”
  
  瑟缩的低下头去,北野飘零柔弱的道:“可是,誓言都立了,又不能取消……”
  
  烦躁的摆了摆手,古蛮道:“算了算了,你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去换你的衣服,洗你的澡去吧……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
  
  “遵命……夫君,那我先去了……”说话间,北野飘零姿态优美的对着古蛮一福,随后轻盈的转过身,朝旁边的一栋木楼走了过去。
  
  皱了皱眉头,古蛮并不敢让她离的太远,因此只能一路跟在她的身后,赶了过去。
  
  靠在木楼大门旁的柱子上,古蛮微闭着双眼,心神锁定在北野飘零的身上,一旦她试图逃跑,古蛮一定会第一时间将她拿下。
  
  无论如何,在尤宰被救出来之前,这个女人一定要控制住,否则的话,尤宰的小命,可就玩完了。
  
  咕噜咕噜咕噜……
  
  正沉思间,整个木楼轻轻的震动了起来,古蛮可以清晰的感知到,木楼之下,一道石门被缓缓打开,与此同时,北野飘零从地平面上跳了下去,出现在了石门的旁边。
  
  不好,她想跑!
  
  心念一动之间,古蛮猛的轰碎了木楼的墙壁,瞬间朝着北野飘零的位置冲了过去。
  
  说是迟那时快,一连撞破了三道墙壁,古蛮直接冲进了一处水雾蒸腾的房间之内。
  
  放眼看去,整个房间,似乎是一间浴池,一汪清澈的池水,散发着一丝丝的热气,轻轻的荡漾着,整个房间内,已经见不到北野飘零的身影了。
  
  整个水池呈椭圆形,直径九米,深不见底,很显然……水池之下,有一个通往外界的通道,北野飘零想从这里逃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