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23章 禁卫军营
南明城,南明禁卫军大营之内……
  
  司马非凡轻眯着眼睛,端坐在帅位之上。
  
  这南明禁卫军,原本是南宫俊杰的大本营,不过……此时此刻,南宫俊杰,要守在南明上院,快速收割积分,争取早日达到十万积分。
  
  南宫俊杰无暇他顾,这边的事情,就只能交由司马非凡来负责了。
  
  此时此刻,尤宰就关押在南明禁卫军大营内的地牢中,想要救出尤宰,就必须先闯过十万禁卫军的拦截,然后突破地牢内的重重机关和大阵才行。
  
  如果可能的话,司马非凡和南宫俊杰很想杀了尤宰,然后再杀了楚行云,一了百了。
  
  可是如今,楚行云真的不是随便可以动的人了。
  
  作为水流香有名无实的夫君,虽然两人现在的关系有点冷淡,但如果真的杀了楚行云,谁也无法预料水流香到底做何反应。
  
  而且,楚行云的手中,掌握着疾风锐金箭,以及魔灵之箭的生产工艺,他的安危,已经与人类的安危绑在了一起,因此……楚行云绝不能死!
  
  再有,即便他们想杀了楚行云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。
  
  楚行云可不是良善之徒,更不是无能之辈,单对单的话,五大俊杰,无人是他的对手。
  
  即便是群体一起上,恐怕用处也不大,楚行云精通空间系武灵天赋,他真想走,还真没谁能拦住他。
  
  不过好在,南明禁卫军的大营,可是摆下了空间禁锢大阵,楚行云的次元穿梭,在这里根本无法施展。
  
  要知道,空间系武灵天赋虽然不多见,但是却并不是没有,尤其是妖族的很多种上古血脉,都拥有着次元穿梭的能力。
  
  因此,为了避免被精通空间能力的妖族探听机密,重要的军师部门之内,都布有空间禁锢大阵。
  
  如今,司马非凡反倒希望楚行云能来闯闯这禁卫军大营,虽然不敢杀了他,但是只要将他关起来,便可以彻底解决问题了。
  
  一旦南宫俊杰吸收了地火神塔地宫内,那积累了万年的造化之火,楚行云便不足为惧了。
  
  有了南宫俊杰这个至强点,楚行云便再没有资格,与五大俊杰正面对抗了。
  
  实力上的碾压,让楚行云面对他们的时候,只能任他们欺凌,而没有能力反抗。
  
  不像现在这样,五大俊杰根本不敢出现在楚行云面前,否则的话,只会是自取其辱而已。
  
  就在司马非凡志得意满,张网以待的时候,另一边……楚行云却已经悄悄的潜入了禁卫军大营,进入了地牢之中。
  
  取回了黑洞之后,楚行云已经可以启动黑隐,隐藏住自己的一切痕迹,除非是帝尊亲至,否则的话,根本没有人能发现他的踪影。
  
  这地牢之内,机关遍布,大阵重重,换了一般人,还真的难以前进。
  
  可是楚行云不但是八级的阵法大师,而且精通灵魁之道,等闲的机关和大阵,岂能难住楚行云?
  
  因此,虽然前进的速度非常慢,但是自始至终,楚行云却并没有触发任何机关,也没有激活任何一个阵法。
  
  一路潜行之间,终于……楚行云抵达了地牢三层,并且第一时间发现了尤宰。
  
  之所以这么容易就找到尤宰,是因为楚行云早就预计到了这种可能。
  
  很久以前,楚行云便在以他为核心的小团队中,每个人的身上,都打下了空间烙印。
  
  只要身在这乾坤世界之内,无论相隔多远,楚行云都能清晰的感知到他们的位置。
  
  原本,楚行云其实完全可以施展次元穿梭,直接出现在尤宰的面前,直接把他救走。
  
  可是这南明禁卫军的大营之内,是有空间禁锢法阵的,大阵之内,所有的空间能量都被禁锢住了,任何次元穿梭系术法和能力,都无法发动。
  
  无奈之下,楚行云只好凭借黑洞的黑隐能力,一路潜行了进来,并且顺利的找到了尤宰。
  
  看着牢房内的尤宰,楚行云不由的愤怒欲狂。
  
  尤宰被打的鼻青眼肿,整只右眼被打爆了,整个右眼的眼眶干瘪了下去,不断的向外流着嫣红的血水。
  
  而且,尤宰双腿和双臂,更是直接被打断,歪歪斜斜的摊在地面上,刺骨的疼痛,让他即便在昏迷中,身体也在不断的抽搐着。
  
  尤宰的右手,手背青肿无比,而且右手的无名指,食指,以及中指,更是齐根被削断,手指也不见了踪影。
  
  仰躺在地面之上,尤宰的衣襟朝两侧敞开,肚皮又青又肿,很显然……有人攻击了尤宰的下腹部,此时此刻,他的内脏一定受到了重创,流出的鲜血,涨起了他的肚皮。
  
  看着尤宰的惨状,楚行云只感觉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
  
  虽然,尤宰现在还没死,而且一时半会的,也死不了,可是……有人敢这样对他的身边人,这简直比动他本人,还让他无法原谅。
  
  锵!
  
  顾不得隐藏行迹,既然已经找到了尤宰,再掩藏下去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  
  黑洞一点之间,漆黑的剑身轰在了监牢的黑铁栅栏上。
  
  黑洞重剑的威力,即便是皇器也要应声而断,更何况是这普通无比的铁栅栏。只一剑之下,那整面黑铁栅栏,便被轰的支离破碎。
  
  呜呜……
  
  随着栅栏被劈碎,顿时……整个地牢内,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。
  
  没有理会周围的一切,楚行云快步走到步凡的面前,扶起了尤宰,从兜里掏出一瓶神品洗髓灵液灌了下去。
  
  洗髓灵液虽然效果非凡,但更多的,是用来强化身体,涤荡杂质所用,却并非是疗伤圣药。
  
  因此,洗髓灵液虽然有一定的效果,让尤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,但是对于他身上的伤势,却并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  
  剧烈的痛楚下,尤宰浑身颤抖着想坐起来,可是手脚具断的他,根本坐不起来。
  
  看着身边的楚行云,尤宰咬牙切齿的道:“老大,给我个痛快吧,我不想再活下去了,记得替我报仇。”
  
  看着尤宰的惨象,楚行云即便修行了千年,已经如不波古井般的内心,也不由的大起波澜。
  
  近距离看去,尤宰最大的伤,根本不是被打爆的右眼,也不是断掉的四肢和断去的手指,尤宰最大的伤,是在下腹部。
  
  虽然,尤宰的伤并不致命,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却绝对是最大的耻辱。
  
  颤抖的吸了口气,楚行云的双目中,闪过了一丝决然的光芒。
  
  所谓,士可杀,不可辱。
  
  尤宰本来就够自卑的了,而且又那么的敏感,现在遭遇这样的奇耻大辱,他是真的死心已萌,不想再活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