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28章 兄弟情深
因此,哪怕明知道继续下去,会让自己已经受损的本源,损伤的更加严重,但是楚行云却根本没的选择,只能继续。
  
  所谓……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,楚行云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。
  
  至于说凤凰精血的本源受损,楚行云是完全不在乎的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一饮一啄,皆有定数。
  
  该是他的,谁也拿不走,不该是他的,留也留不住。
  
  更何况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
  
  若楚行云不想本源受损,不救治尤宰,那么他永远也无法将涅槃之火,晋升为涅槃圣火。
  
  楚行云二话不说,再次聚集起凤凰精血,送入了尤宰的体内。
  
  在楚行云的驾驭下,凤凰精血先是涌入了尤宰的右眼中,涅槃之火升腾而起,尤宰那干瘪的右眼,渐渐鼓了起来,原本爆裂的眼睛,重新生长了出来。
  
  大量的消耗下,楚行云面色铁青,汗如雨下,但是他却并没有退缩,继续运转着涅槃之火,继续恢复着尤宰残缺的手指,断掉的双臂和双腿。
  
  很快,尤宰全身各处的伤势,全部被恢复如初,只剩下最后一处,也是最艰难,最复杂的一处伤势没有处理。
  
  尤宰最严重的伤,就是下腹处,被司马非凡踢伤的部位。
  
  连续被踢了十几脚,尤宰灵海碎裂,下身更是被直接踢爆,若不能恢复的话,即便尤宰活下来了,也不过是个废人而已。
  
  看着楚行云那青的发黑的面孔,尤宰知道,楚行云的本源,伤的太严重了,如果继续下去的话,很可能会本源崩溃,彻底的消散。
  
  要知道,这凤凰精血,可是最顶级的血脉之力,即便和水流香比,那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的。
  
  拥有着凤凰精血的楚行云,可是武灵天赋和血脉天赋的双天赋者,只要他不死,则必成帝尊,而且是帝中之帝!
  
  可是现在,如果楚行云继续下去的话,他的血脉本源一旦崩溃,那么楚行云虽然不会死,但却会永远的失去血脉之力。
  
  如此一来,楚行云便从一个双天赋者,变成了一个只拥有武灵天赋的单天赋者,无量的前途,瞬间便瓦解崩塌。
  
  猛一发力间,尤宰的双手,脱离了楚行云的双手。
  
  深深的看着楚行云,尤宰道:“够了,到此为止吧……无论如何,我不能……”
  
  面对尤宰的唧唧歪歪,楚行云懒的和他废话,一指点在了尤宰的印堂之上,刹那间……尤宰犹如木偶般的僵在了那里,全身上下一动都不能动。
  
  楚行云咬紧牙关,伸出右手,轻轻按在了尤宰的心脏处。
  
  很快,又一团凤凰精血,汩汩的注入了尤宰的心脏,并且顺着主动脉一路向下,朝着尤宰碎裂的灵海流淌了过去。
  
  在凤凰精血的滋润下,在涅槃之火的淬炼下,尤宰的灵海一片片的重新融合到了一起,很快……尤宰的灵海便焕然一新。
  
  强忍眩晕,楚行云将尤宰灵海中的那团凤凰精血,彻底打散成一团血舞,融进了尤宰的灵海周围的血肉之中。
  
  剧烈的摇晃了一下,楚行云挤压出最后一团凤凰精血,涌入了尤宰的心脏之内。
  
  到此为止,除了那些融合进肉身中的精血外,血脉中的所有凤凰精血,都已经送入了尤宰的身体之中。
  
  在尤宰的注视下,只一瞬间,楚行云那铁青的面色,便瞬间变的丝灰,仿佛已经死去多日的死人肌肤一般,再不见丝毫的光泽。
  
  虽然身不能动,口不能张,但是面对这一幕,尤宰的泪水却汩汩而出,他知道,楚行云这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血脉,只求能治好他。
  
  在楚行云的驾驭下,最后一团凤凰精血一路向下,抵达了尤宰的下腹部,恢复着尤宰这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处创伤。
  
  楚行云之所以如此拼命,原因也是很多的。
  
  首先,尤宰是他的哥们,兄弟,既然他有能力,就不可能见死不救。
  
  其次,尤宰遭受的一切,本就是他惹来的,自己惹的祸,岂能让兄弟去承担?
  
  再次,楚行云本就没把凤凰血脉看的多重,生死尚且看淡,又岂会在意区区的血脉得失。
  
  涅槃之力下,尤宰的下腹部的伤势迅速好转,尤其是楚行云分散出来的凤凰精血,被伤口周围的肌体吸收后,某一方面,尤宰更是得到了巨大的强化。
  
  驾驭着凤凰精血,楚行云不断的分散出一道道血雾,融入尤宰下腹部的肌体中,滋润和强化着周围的血脉和肌体。
  
  终于,确定尤宰已经彻底康复后,楚行云猛一咬牙,彻底打散了那团凤凰精血。
  
  感受到下腹部内散开的凤凰精血,尤宰知道,楚行云这是在成全尤宰,彻底舍弃了凤凰血脉,将所有的凤凰精血,融入到尤宰的血肉之中。
  
  不!
  
  一声哀嚎声中,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作用下,尤宰受制的躯体,竟然诡异的恢复了过来。
  
  强行将下腹部消散的凤凰精血重新凝聚起来,无论如何,尤宰不能眼看着老大,就此失去血脉天赋,从一个天才,变成一个凡夫俗子。
  
  没有人比尤宰,更明白废柴的苦,如果注定要有一个人要成为废柴的话,那麽他宁愿那个人是他自己。
  
  这么多年来,他已经废柴惯了的,即便一辈子都是废柴,他也无所谓的。
  
  可是老大不行,他不能废柴,他要做那天上的凤凰,翱翔与九天之上,俾睨众生!
  
  给我凝啊……
  
  伴随着尤宰的一声怒吼,那一团消散开来的凤凰精血,却并不受他控制,毕竟……那精血现在还没有融入他的血肉,还不是他的,自然也不受他控制。
  
  眼看着那团凤凰精血一点点的扩散,尤宰猛的瞪大了眼睛,疯狂的咆哮了起来。
  
  给我凝……
  
  巨大的吼声中,尤宰面目狰狞无比,额头上甚至是暴起一根根青筋!
  
  呼哧……
  
  终于,就在那团精血眼看着就要彻底消散的时候,一缕紫色的火焰,猛的从尤宰的胸腹之中凝聚了起来,悠然的一个盘旋之间,将所有的精血,凝为了一团。
  
  紫色火焰,裹挟着那团凤凰精血,一路飞蹿,朝着尤宰的方向蹿了过去。
  
  此时此刻,尤宰已经伤势尽复,而楚行云却反而成为了虚弱的那一个。
  
  面对着尤宰送回自己体内的凤凰精血,楚行云艰难的张了张嘴,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此时此刻,他真的太虚弱了。
  
  此时此刻,楚行云的身体内,只剩下了鸡蛋大小的一团凤凰精血,那涅槃之火,也孱弱如烛火一般,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