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34章 大有收获
    虽然整个过程都轻描淡写,波澜不惊,可越是如此,白冰和花颜,便越是感受到楚行云的深不可测。
  
      试想,如果楚行云要对付的是她们,是她们面对这样的暗杀手段,那么结果会是如何呢?
  
      不需要多想,也不需要多猜,毫无疑问,她们的表现,和南宫俊杰将不会有任何的不同。
  
      来无影,去无踪,一剑刺出,所有的声音和光线,尽数被黑洞重剑吞噬,一直到死,南宫俊杰都没有感到任何的异常!
  
      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  
      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  
      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  
      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  
      看着辽阔的夜空,看着周围寂静的南明上院,耳中听着周围的蝉鸣蛙叫,白冰和花颜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就像正在经历着一场荒诞不羁的梦。
  
      名动天下,威压南明学府,制霸南明上院的南宫俊杰死了,可是他的死,却如此的卑微,如此的渺小,甚至连那蝉声,都没有因为他的死,而有丝毫的停顿。
  
      飘逸的滑过夜空,楚行云飘然从白楼顶层一处敞开的窗户飘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噗通……
  
      随手一抖之间,楚行云将南宫俊杰的尸体,抖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  
      右手一探之间,武灵之剑的吞噬力量瞬间发动,直接将南宫俊杰的武灵天赋给吞噬掉。
  
      武灵之剑铿锵一声震荡中,楚行云的第三武灵天赋,终于补全。
  
      时到如今,楚行云的三大武灵天赋,分别是空神瞬步,幽冥古瞳,以及天罚之眼!
  
      仔细看去,楚行云的左眼,呈现螺旋状,像一个灰黑色的漩涡一般,缓缓的旋转着,这正是幽冥古瞳的特征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右眼,猛一看起来,似乎一切正常,可是事实上,那瞳孔之中,却呈现出青黄赤白黑,五重颜色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这五种颜色,正是源自五彩孔雀的天罚之眼!
  
      且不说楚行云如何测试着天罚之眼的功能,另一边,南宫花颜呆呆的看着南宫俊杰的尸体,一直到现在,她都不敢相信,南宫俊杰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掉了!
  
  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楚行云右手一滩之间,直接将一只虚幻的孔雀之影,从南宫俊杰的尸体中抓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随后,楚行云发动黑洞重剑的吞噬之力,将南宫俊杰的尸体吞噬了进去,到此为止,南宫俊杰彻底的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,连一丝痕迹都没能留下。
  
      呆呆的看着楚行云手中,把五彩的孔雀虚影,南宫花颜紧张的咽了口唾液,即是紧张,又是害怕,但更多的,却是无比的期待。
  
  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;“你若再不吞噬的话,这武灵虚影,可就消散了!”
  
      啊!我吞……我吞还不行嘛……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话,南宫花颜不敢怠慢,右手一探之间,那只赤红的火鸟武灵,翩然飞了出来,围绕着那五彩的孔雀,欢快的盘旋着。
  
      咝咝……
  
      盘旋了几周之后,那五彩的孔雀化做一道道五彩的光流,纷纷没入了那只火鸟的身体中。
  
      终于……五彩孔雀彻底消散,所有的五彩光芒,尽数没入了那火鸟的身体之中。
  
      呼轰!
  
      一声呼啸之间,那火鸟迎风就涨,转眼之间,便从巴掌大小,变成了母鸡大小。
  
      仔细看去,那火鸟非常奇特,羽毛赤红,凤首,鹰爪,孔雀翎,周身火焰升腾,美轮美奂。
  
      那孔雀翎一般的长尾只有五根,翎毛通体赤红,但是在最末端,却凝聚成五道孔雀翎一般的椭圆形斑点,那五道斑点,分别呈现出青黄赤白黑,五种色彩。
  
      看着自己的武灵,南宫花颜不由的欢呼雀跃,吞噬了南宫俊杰的五彩孔雀后,她的火鸟威力大增,所拥有的能力,也从原本的吞噬之火,晋升为更为强大的毁灭烈焰!
  
      南宫花颜真的是太开心了,欢呼雀跃之间,一会拉着楚行云,一会拉着白冰,蹦跳个不停。
  
      今日,压在她头上的那座大山,终于被搬走,她的未来,终于迎来了无限的光明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母亲的大仇,今日终于得报,她也终于不用再嫁给那南宫俊杰了。
  
      欢喜之下,南宫花颜难掩激动,蹦跳之间,猛的在楚行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面对这突然袭击,楚行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被亲了个正着。
  
      苦笑着看着南宫花颜,楚行云摇了摇头,这可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。
  
      如果,楚行云和南宫花颜是在对敌的话,全神戒备之下,这样的偷袭,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楚行云,轻轻一闪之间,便可以闪过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现在,楚行云哪来的戒心,南宫花颜又没有杀意,根本无从防备。
  
      而且,千万不要小看南宫花颜,虽然正面对战的话,楚行云绝对可以秒杀她,但并不能因此,就说她弱小。
  
      在毫无防备,毫无戒心的情况下,距离又这么近,再配合上南宫花颜不比楚行云逊色的速度,这样的偷袭,是真的难以防备的。
  
      飞鸟就是这样,哪怕是飞的最慢的鸟儿,速度也比地面上跑的最快的野兽快的多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愁眉苦脸的笑容,南宫花颜顿时不乐意了,双手叉腰道:“怎么,本小姐的香吻,你很不屑吗?我跟你说……这个香吻,可是花颜的初吻哦!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南宫花颜伤感的低下头去,委屈的道:“你为花颜做了这么多,帮了花颜这么大的忙,花颜也没什么可以感谢你的,就以花颜的初吻,作为报答吧。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楚行云苦笑道:“你这是报答吗?我看你这是恩将仇报!我拿你当兄弟,好心帮助你,你却想……”
  
      呜呜……
  
      楚行云正说的慷慨激昂之间,白冰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,怒声道:“不管怎么说,人家花颜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初吻,你不感激也就罢了,打击什么的,就不要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耸了耸肩膀,楚行云示意不再说了,白冰这才放开了他。
  
      叹息了一声,楚行云神色复杂的看着白冰和南宫花颜,最终……却终于没再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他能理解南宫花颜的感激,虽然在楚行云看来,这样的感谢,真的是毫无必要,可是站在南宫花颜的角度,除了这个,她也没什么可报答的了。
  
      说钱,楚行云比她多,说实力,楚行云可以秒杀她,说权利,白冰现在可是南明学府的掌院!说地位……
  
      不管从哪个角度上看,南宫花颜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楚行云不需要的。
  
      扪心自问,南宫花颜自认为,自己唯一宝贵的,就是初吻和初夜了。
  
      初夜什么的,就不要想了,且不说她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子,即便她肯随便,楚行云也不可能接受她,毕竟……楚行云可是有了心上人的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南宫花颜很清楚,她唯一能回报的,便是那蜻蜓点水般的,一记轻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