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38章 点石成金
    尤宰很清楚,想让他成为不世高手,那需要一根点石成金的高手,对他全力的栽培。
  
      按道理来说,这样的做法是愚蠢的,是得不偿失的。
  
      世界上天才那么多,何必选择一块一无是处的顽石,去加工和精炼呢,完全不值得啊。
  
      可是楚行云却偏偏选择了他,在他的身上,楚行云投入了太多的心血和精力,尤宰能有今天,真的全是楚行云的功劳。
  
      可是,虽然明知道自己的特点,更适合近战,但是尤宰实在不是天才,完全无法想象,如何近身与敌人战斗。
  
      看着尤宰那自卑的表情,楚行云不由的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之所以选中了尤宰,自然有他的道理,这并不是在怜悯,或者是一时的任性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  
      尤宰虽然天赋不高,资质也很差,也没什么才华,但是尤宰也有着他的特点。
  
      尤宰最大的特点,就是勤劳朴实,而且他拥有着楚行云前所未见的,战斗热情!
  
      作为天才,古蛮属于那种,比所有人的天赋都高,而且也比所有人都更加努力的人,虽然如今,古蛮还远远谈不上无敌,可是这只是受年龄的限制而已。
  
      只要给够古蛮时间,早晚……古蛮必将成为比肩,甚至超越帝天弈的存在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  
      如果说,帝尊之上,真的有天帝这一境界的话,那么楚行云最看好的,就是古蛮,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,他绝对能真正成就天帝尊位。
  
      而尤宰虽然一切都那么的平庸,可是他的战斗热情,是所有人都比不了的。
  
      简单说,尤宰就是那种为战而生的人,对于战斗,他充满了无穷的喜爱。
  
      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,根本没人监督尤宰,也没有人对他提出过任何的要求。
  
  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过去四年里,尤宰也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,即便接手了金凤酒楼之后,他也没有因此耽搁自己的战斗。
  
      对于古蛮来说,战斗就是最好玩的游戏,如果条件有可能的话,只要醒着,他就希望去战斗,对于尤宰来说,战斗就是他生命的意义!
  
      沉迷于战斗之中,尤宰已经是不能自拔了,如果说……把尤宰关起来,从此不允许他参加任何的战斗,那么尤宰恐怕立刻便生不如死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换了是楚行云,若是一生都不需要参加任何战斗,他只会高兴,哪会有任何的失望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一直以来,尤宰的表现其实都不错,在整个阴阳境界的区段内,简直是所向披靡,纵横无敌,所有的对手,在他的面前,都犹如土鸡瓦狗一般,瞬间便被摧毁了。
  
      没错,整个阴阳境界之内,所有的对手,在尤宰看起来,都犹如土鸡瓦狗一般,反正不管强弱,对上尤宰都是被秒杀的结局。
  
      可是阴阳境界的无敌,谁会真正在乎呢?战胜再多的阴阳高手,又算得了什么成就呢?
  
      因此所有人,包括尤宰自己,都将他所做的一切给忽略了,从来没有人,认为尤宰做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可是楚行云不这么看,阴阳境界又如何?谁不是从阴阳境界一路晋升而来的?凭什么看不起阴阳境界的武者?
  
      阴阳境界的无敌,真的没有价值吗?这显然不是,不说别人,即便强如古蛮,他在阴阳境界时,也绝无尤宰如今的威势。
  
      尤宰之所以一直被忽视,纯粹是因为他那矮胖矬的外表,以及平庸的天赋和资质,让人实在是畏惧不起来,即便被他秒杀,也不觉得他有多厉害。
  
      所谓,先胖不算胖,后胖压塌炕,虽然暂时被尤宰碾压了,但是所有人都有信心,只要他们成长起来,他们早晚会反虐尤宰。
  
      可是,事实真的是如此的吗?很显然……并不是。
  
  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如果所做的事,并不是自己喜欢的,那么即便再怎么刻苦,也是有限度的。
  
      对于不喜欢的事,即便事情本身再甜蜜,所能感受到的,也只有苦涩。
  
      而对于自己喜欢的事,即便再怎么累,再怎么辛苦,也甘之若饴。
  
      就像是苦茶一般,越苦越是感觉到馨香,越是享受。
  
      自进入南明下院之后,整个白天,尤宰都不在酒楼之内,只有到了晚上,他才会赶去金凤酒楼,亲手接管大厨,为最尊贵的客人,烹饪几道拿手好菜。
  
      对于尤宰来说,烹饪和美食,只是他的业余爱好,而战斗,却是他生存的意义,最最痴迷的事物。
  
      古语云,爱好……就是最好的老师,这句话虽然未必是真理,但是放在尤宰身上,却再正确不过了。
  
      过去四年来,尤宰所有的精力和心血,都投入到了战斗中去,不断的研究着各种技巧,各种诀窍,不断的苦练射术,如今,单就技巧而言,尤宰已经扎实无比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忽然让他转近战,尤宰还真的无法适应,而且内心里,也是非常抵触的。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头,楚行云道:“不行,无论如何,你是不能放弃近战的,毕竟……你的一切特点,都是为近战而生的,若不近战的话,实在太浪费了。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看着楚行云,尤宰道:“可是老大,我真的不适合施展兵器啊,你看……白冰给我找了把帝兵——烈火战斧,可我根本就不会用啊,太别扭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不解的看了看尤宰,楚行云道:“不对吧,我看你平时用那把大菜刀时,用的很好啊,你都能把菜切的那么细,怎么可能不会用兵器?”
  
      苦笑一声,尤宰道:“老大,菜刀我当然会用了,可是这是把战斧啊,完全不一样好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耸了耸肩膀,楚行云道:“不会用战斧,那就不用好了,换把菜刀的话,你总会用吧?”
  
      无力的看着楚行云,尤宰道:“菜刀我当然会用了,可是……这世界上,哪有用菜刀当武器的啊,咱能不搞笑吗?”
  
      听到尤宰的话,楚行云不由的严肃了起来,认真的道:“为什么菜刀不能做武器?谁规定的!还是说……菜刀杀不死人?”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无言的看着楚行云,一时之间,尤宰脑袋一片纷乱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信手接过那柄烈火战斧,楚行云翻看了一会后,断然道:“这把战斧确实不错,等我拿回去给你改一改外形,改成你习惯的菜刀形,这你总能用了吧?”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苦涩无比的看着楚行云,尤宰道:“实话实说吧老大,一来……我没有突进和控制能力,二来……我也实在不想放弃射术,我喜欢远距离,将一个个对手射爆的感觉。”
  
      无言的看着尤宰,楚行云苦笑着连连摇头,难道……这就是智商上的差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