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44章 父女谈心
面对东方天秀的问话,南宫花颜一脸的~щww~~lā
  
  让她悲愤的,不仅仅是东方天秀不念父女之情,更是觉得母亲对东方天秀的宽容,真的是白瞎了,他根本不配啊。
  
  悲愤的看着东方天秀,南宫花颜颤抖着道:“好吧,我承认……南宫俊杰就是我杀的,怎么……你是打算亲手杀了我,还是把我交出去,由南明学府公开吊死我!”
  
  看着南宫花颜那悲愤的眼神,看着花颜那倔强不屈的表情,有那么一刹那,东方天秀以为,自己看到了南宫仙儿。
  
  同样的风华绝代,同样的娇艳迷人,同样的倔强,同样的不屈……
  
  南宫仙儿和南宫花颜,虽然长相上并不相似,但却拥有着同样的美丽。
  
  总的说起来,南宫花颜,长的更像是父亲,也就是东方天秀,任谁也可以一眼看出,南宫花颜绝对是东方天秀的女儿。
  
  怜惜的看着南宫花颜,东方天秀终于明白,自己到底错的有多厉害了。
  
  虎毒尚且不食儿,他东方天秀,又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,把唯一的女儿,逼上绝路呢?
  
  摆了摆手,东方天秀道: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只是问一问而已,不了解一下事情的究竟,我怎么帮你善后!”
  
  帮我善后!
  
  愕然看着东方天秀,南宫花颜一脸的愕然,完全不明白东方天秀演的这是哪一出。
  
  深深的看着南宫花颜,东方天秀温柔的看着南宫花颜道:“其实,我根本不必问的,此时此刻,你的身体里,波动着五行之火的力量,很显然……南宫俊杰已经死了。”
  
  怪异看着东方天秀,南宫花颜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和南宫俊杰腻在一起的吗?怎么……你不想为他报仇吗?”
  
  摇头笑了笑,东方天秀道:“你是我的女儿,我岂会因为一个外人,而把自己的女儿逼死。”
  
  哎……
  
  长长叹息一声,东方天秀慢慢站起身来,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的天空,默默的出着神。
  
  好半天,东方天秀落寞的道:“我知道,你和你妈妈,一直很恨我,可是我可以保证,除了那一夜之外,我从没真正做过对不起你们母女的事情。”
  
  撇了撇嘴,花颜道:“你还想做什么?百恶淫为首,你那样的做法,已经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侮辱和伤害了!”
  
  惨然一笑,东方天秀道:“我承认我错了,可是我之所以那么做,还不是因为太爱你的母亲了吗?”
  
  耸了耸肩膀,南宫花颜道:“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是怎么想的,竟然对自己最爱的女人,做出最邪恶的事情!”
  
  叹息一声,东方天秀道:“如果时光可以倒转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,可惜的是,即便是我的祖爷爷灵木帝尊,也炼不出后悔药啊。”
  
  摇了摇头,南宫花颜道:“其实,妈妈心里已经有了你,要是心里真的没有你的话,你哪来的机会,经常出现在她的面前?可惜啊……你还是太心急了。”
  
  哀伤的一笑,东方天秀摇头道:“是我辜负了你母亲的信任,她是因为相信我,才喝了那杯酒,可是我却……”
  
  说到一半,东方天秀不由的泪水涟涟,如今,他真的是非常后悔,简直是悔断肝肠。
  
  其实,自从南宫仙儿允许南宫花颜认他这个父亲那一天,他就知道她心里有自己,可惜的是,那时的他,已经是不男不女了,那还有脸出现在南宫仙儿的身边。
  
  叹息着摇了摇头,对于父亲东方天秀,与母亲南宫仙儿之间的纠葛,南宫花颜是最清楚不过了,一切只能说,造化弄人。
  
  父母的事情,不管是对是错,南宫花颜都不想过问,并不是她不想,而是她的母亲,南宫仙儿临终前,再三叮嘱过了的。
  
  上一辈的事,不管是对是错,都由上一辈人自己去面对和解决,不需要她搀和进去。
  
  沉吟间,南宫花颜道:“父亲大人今天来……不知有何事?”
  
  面对南宫花颜的询问,东方天秀道:“听说,你最近和楚行云走的很近?”
  
  点了点头,南宫花颜也知道,这样的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瞒住人,因此很干脆的承认了。
  
  柔和的一笑,东方天秀道:“怎么……你很喜欢,楚行云那个小子吗?”
  
  耸了耸肩膀,南宫花颜道:“楚大哥那么优秀的人,怎么可能有人会不喜欢,不过可惜……人家已经有妻子了。”
  
  摆了摆手,东方天秀道:“那不怕,有妻子又如何,难道不能离吗?关键在于,你到底有多喜欢他,有多想和他在一起!”
  
  没好气的瞥了东方天秀一眼,南宫花颜道:“你还是算了吧,你已经搞砸了自己的感情,难道……你也要让我步你的后尘吗?”..
  
  双目一黯之间,东方天秀道:“没错,我确实搞砸了一切,也万分的后悔,可是你和我,所面临的局面,毕竟是不同的。”
  
  听到东方天秀的话,南宫花颜不由的沉思了起来。
  
  东方天秀和南宫仙儿当时都是单身,彼此之间也是有好感的,东方天秀错在过于心急,这才铸下了大错。
  
  可是楚行云和水流香之间,却并非是单身,而是已经结为了夫妻,如果南宫花颜不拼上一拼的话,便一丝的机会都没有。
  
  因此,如果说东方天秀的错,在于过于心急的话,那么南宫花颜若是不急,反而也是大错特错。
  
  东方天秀是不急才有机会,而南宫花颜是不急就没机会!
  
  看着南宫花颜意动的样子,东方天秀继续道:“最重要的是,那水流香对楚行云并不好,如今,她已经连续两年,不肯见楚行云了。”
  
  听到东方天秀的这句话,南宫花颜真的意动了。
  
  如果,楚行云和水流香之间无比恩爱,彼此珍惜的话,那么南宫花颜再怎么喜欢楚行云,也不会去做第三者,去破坏人家和谐美满的婚姻。
  
  可是现在,水流香占了楚行云所有的好处后,刚一爬到高位,便翻脸不认人了,连一面,都不肯见楚行云,这就太过分了。
  
  类似水流香这样的女人,如何配得上如此优秀的楚行云。既然她自己都不知道珍惜的话,那就别怪她南宫花颜插足了。
  
  沉思许久,南宫花颜道:“你说说看,我要怎么做……”
  
  见到南宫花颜终于被自己说动,东方天秀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