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53章 长老院辅政
    听到楚行云这番话,白冰顿时皱起了眉头,表情空前的严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仔细回忆一下,楚行云这一次所说的,还真就不是第一站,第二站,而是第一次,第二次,这意思就完全不同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按站停的话,那么第二十三站,肯定就是南明商号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正如楚行云所说的那样,如果是按次停的话,那么某些无人的站,马车就不停了,因此……如果是深夜行车的话,第二十三次停车时,甚至有可能是终点站啊!
  
      茫然的摇了摇头,白冰断然道:“那你这个问题就有问题了,给出的条件不足,根本算不出具体的答案。”
  
      白冰的话声刚落,花颜便点头道:“没错,现在……从题目本身上看,连路过了多少站都不知道,根本就没有确定的答案,即便你给出一个答案,我们也绝不会信服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不信服?
  
      悠然一笑,楚行云看向白冰道:“你也这么认为吗?”
  
      断然点了点头,白冰道:“单就现在你给出的条件来看,这道题是没有答案的,就算你硬给一个答案,我们也不可能接受的。”
  
      哈哈哈哈……
  
      看着白冰和花颜一脸笃定的表情,楚行云不由大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笑声中,楚行云道:“既然你们这么肯定,那咱们不防打个赌,如果我的答案,你们接受了,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面对楚行云的赌约,南宫花颜断然道:“这不可能,如果我们接受了,那小女子,愿意献上香吻一枚!”
  
      俏脸一红之间,白冰道:“如果你给的答案,是我能接受的,那么我把我的初吻,送给你!”
  
      得得得!
  
      惊慌的摆了摆手,楚行云苦笑着道:“是我错了,你们放过我吧,别引诱我犯错误了,行吗?”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苦巴巴的小脸,花颜和白冰齐声笑了起来,一时之间,燕语莺啼,女孩子那清脆的笑声,简直中人欲醉。
  
      苦笑着摇了摇头,楚行云道:“好吧,不开玩笑了,事实上……这道题的条件虽然很少,但是却依然有答案的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顿,楚行云笑着道:“其实,你别管马车停了多少次,马车上有多少人,车夫的名字叫什么,马车都只能在马路上跑,不可能飞到天上去吧?”
  
      在马路上!
  
      愕然看着楚行云,南宫花颜和白冰顿时傻了眼,这算是什么答案啊!
  
      可是仔细一想,马车不在马路上跑,那能在哪跑呢?
  
      有心拒绝这个答案,可是这不行啊,如果说马车第二十三次停车时,不在马路上,那能在哪?飞到天上去了吗?
  
      如今,白冰和花颜算是明白了,楚行云的问题根本就是坑,而切是大坑套小坑,小坑套老坑,她们永远也猜不对的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仅仅是猜不对答案,倒也没什么,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是全知全明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那种被晃的感觉,却实在太差了,那会让她们感觉自己很白痴!
  
      哼!
  
      娇哼一声,花颜站起身来道:“不陪你们玩了,我要去洗澡了,然后美美的睡一觉了。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苦笑一声,白冰道:“你这简直是没有最坑,只有更坑,我再陪你玩,我就是傻子,走了……去洗澡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白冰和花颜并肩朝浴池的方向走去。
  
      一路走到门口处,南宫花颜娇俏的靠在门框上,回眸一笑之间,百媚横生的道:“楚哥哥……你要不要一起来洗?我可以帮你搓背呦!”
  
      咳咳……
  
      狼狈的咳嗽了几声,楚行云连连摆手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就算了吧,你们洗你们的,不用管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手足无措的样子,花颜和白冰顿时发出了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  
      目送两个女孩消失在门口,楚行云不由的苦笑连连,一个男人,天天被美女调戏,这算什么事啊!
  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,终于……整整一个时辰后,花颜和白冰,洗的香喷喷的,身穿着宽松的睡衣,再次回到了客厅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两个美不胜收,犹如娇花带雨的美人,鼻子里闻着两人身体上,散发出的阵阵香气,楚行云虽然不至于心猿意马,但却也是一阵阵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按道理来说,这个时候,他最好的做法,就是立刻起身离开,可是问题是,还有很多问题没谈呢,他走不开啊。
  
      揉了揉鼻子,楚行云正打算开口说话时,南宫花颜轻轻扇了扇衣领,媚笑着道:“怎么样,很好闻是吧?”
  
      咳咳……
  
      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楚行云道:“别闹了,说正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委屈的嘟了嘟嘴,虽然很想继续挑逗和勾引下去,但是南宫花颜毕,竟是出身大家族的大家闺秀,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玩笑,什么时候不可以。
  
      沉默了一小会,白冰开口道:“接下来,我们说一说,花颜如何接掌南宫家族。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要想真正接管南宫家族,花颜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,也没有这个威望和影响力。”
  
      苦涩的点了点头,南宫花颜道:“就算我自己,都信不过自己,又怎么可能让别人信任我?因此……即便我接了族长之位,也不可能真正手握实权。”
  
      叹了口气,白冰道:“确实如此,暂时来说,花颜只能有其名,而无其实,那些家伙,不会轻易听从花颜的安排和命令的。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头,花颜道:“事实上,若不是有三**长老压着,恐怕没人肯让我接掌家族权柄,即便有三**长老压着,那些家伙也必然是阳奉阴违,这根本无法解决。”
  
      悠然一笑,楚行云道:“既然你不能服众,那不如……把长老院立起来,让长老院辅政,如此一来……不就没有问题了吗?”
  
      长老院辅政!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白冰和花颜顿时嘴角掀起一抹明悟之笑。
  
      如果长老院的三**长老,肯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,放下身段,亲历政事,谁敢阳奉阴违?谁敢不鞠躬尽瘁,谁敢有半丝的违抗!
  
      长老院的权利太大了,上可决定族长的任命和罢免,下可决定着全族上下,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!
  
      只要长老院愿意站出来辅政,整个南宫家族,便将成为一个空全团结,空前凝聚的团体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一万多年前,帝天弈还在的时候,也不过如此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