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60章 司马翩跹
北疆,鬼水城,鬼水城主府内……
  
  厚土帝尊面色铁青的坐在宝座之上,双目森冷的看着王座前,跪伏与地面上的秀丽身影。
  
  目光微凝,厚土帝尊道:“翩跹,你最好给我搞清楚,那楚行云可是杀死你族兄的凶手,你现在竟然求我放过他!”
  
  没错,跪伏在厚土帝尊面前的身影,不是别人,正是从四年前,便开始暗恋楚行云,每天都给他写一封情书,五朵金花中的九霄之花——司马翩跹。
  
  叩首于地,司马翩跹道:“那司马非凡虽然是我族兄,但其多年以来,无恶不作,即便楚大哥杀了他,那也是在替天行道!”
  
  替天行道!
  
  听到司马翩跹的话,厚土帝尊差点气乐了。
  
  摇着头,厚土帝尊道:“你的看法,始终是你的看法,无论如何……既然他敢杀了非凡,我就要他偿命,谁也护不住他!”
  
  报!
  
  厚土话声刚落,门外便传来了嘹亮的通报声。
  
  很快,一名军卒飞快的跑了进来,跪伏在地面之上,大声道:“启禀厚土帝尊,那楚行云现身于九霄城内,金凤酒楼之中!”
  
  很好!
  
  猛的站起身来,厚土帝尊阴森的眯起了眼睛,沉声道:“既然他出现了,就别想活着离开!”
  
  见到这一幕,司马翩跹顿时面色惨白,眼看着厚土帝尊即将启程,前往九霄城,杀了楚行云,可是她却偏偏无力阻拦。
  
  锵!
  
  一声铿锵声中,司马翩跹猛一咬牙,拔出了腰中的佩剑,横在了咽喉之上。
  
  过于用力之下,那犀利的剑锋,破开了司马翩跹脖颈处娇嫩的肌肤,一缕嫣红的鲜血,顺着脖子流淌而出。
  
  仰望着天空,司马翩跹泪水涟涟的道:“楚大哥,翩跹护不得你,这就先走一步,只盼……下一生可以再见!”
  
  话声刚落,司马翩跹猛的拉动手臂,便打算自刎当场。
  
  放肆……你疯了吗!
  
  眼看着司马翩跹即将香消玉殒,厚土帝尊不由的面如土色,猛一挥手之间,将司马翩跹手中的宝剑,挥飞了出去。
  
  嗖……嘟!
  
  厚土帝尊一挥之间,那宝剑闪电般的飞了出去,足足飞了十几米,深深的射入了栋梁之中,只留下剑柄,还留在外面。
  
  面对这一幕,司马翩跹双目却无比的坚定,怒声道:“楚大哥若死了,我活着也没意思,你又何必管我。”
  
  我岂能不管你!
  
  看着倔强的司马翩跹,厚土帝尊气的脸的青了。
  
  现在,司马非凡已经死了,若是司马翩跹再保不住,她的一切努力,就都白费了。
  
  如今,司马翩跹,已经是她最后的指望了,无论如何,她是绝对不能死的。
  
  愤怒的看着司马翩跹,厚土帝尊道:“那楚行云就那么好?你就那么喜欢他!连他杀了你的族兄,你都不恨他吗?”
  
  坚定的看着厚土帝尊,司马翩跹道:“楚大哥从不是滥杀无辜之人,这几年来,五大俊杰那么欺负他,他何时还过手?这一次……若不是族兄把事做绝,那楚行云又怎么可能杀他!”
  
  你!你……
  
  颤抖的伸出手指,直指着司马翩跹,厚土帝尊面色铁青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
  如果不是司马非凡的存在,对厚土帝尊太过重要。
  
  如果换了是厚土帝尊的其他子孙,做出这样的事来。
  
  根本不用楚行云动手,厚土帝尊第一个就会跳出来,将那不屑子孙绳之以法。
  
  可是司马非凡和司马翩跹,真的是不同的,是不可替代的,是绝对不能死的。
  
  有心要解释,可是这一切都是绝不可对人说的,是根本无法解释的。
  
  旁人尚且不可泄露,更何况司马翩跹本人,很多事情,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了,也绝不能让司马翩跹得知。
  
  现在,摆在厚土帝尊面前的,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去杀了楚行云,然后看着司马翩跹自杀。
  
  很显然,这个选择是必然要被否决的,要知道……即便杀了楚行云,司马非凡也活不过来了,不但司马非凡无法复活,而且还要搭上司马翩跹。
  
  一旦司马翩跹,追随着楚行云,一统赶赴那黄泉,那厚土帝尊的所有心血,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
  
  因此,如今,厚土帝尊根本没的选择,只能选择第二条路,那就是放过楚行云,装做不知道司马非凡,是被楚行云杀死的。
  
  长长的吸了口气,厚土帝尊道:“好吧,既然你如此执拗,那我今天就放过那楚行云,不过你记住,那楚行云的命,是用你的命换来的!”
  
  听到厚土帝尊的话,司马翩跹无限欢喜的道:“多谢老祖厚爱,多谢老祖成全,翩跹一定不会忘记老祖的恩典……”
  
  微微眯起了眼睛,厚土帝尊沉声道:“你记住,你的命……已经用来换楚行云的命了,若是有一天,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  
  断然点了点头,司马翩跹道:“放心吧老祖,能够为楚大哥而死,翩跹死而无憾。”
  
  昂起头颅,司马翩跹决绝的看着厚土帝尊道:“若有朝一日,老祖用得着翩跹,即便是赴汤蹈火,翩跹也在所不辞。”
  
  赴汤蹈火吗?
  
  悠然一笑,厚土帝尊道:“那倒不必,不管怎么说,你毕竟是我的直系血脉,在我的心目中,你的地位,远比司马非凡高的多啊!”
  
  听到老祖的话,司马翩跹微微一愣,随即甜甜的笑了起来。
  
  确实,别人也许不知道,可是司马翩跹可是亲身感受到了老祖对她的厚爱。
  
  不仅仅是这一次,事实上……从记事起,老祖就特别厚爱与她,不管什么宝贝,都先要拿到她的面前,她挑完了,才轮到司马非凡。
  
  万千宠爱集与一身的司马非凡,尚且不如她受宠,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。
  
  看着司马翩跹甜蜜的笑容,厚土帝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  
  这司马翩跹,厚土帝尊是越看越喜爱,越看越满意。
  
  至于那楚行云,算他运气好,有司马翩跹这尊守护神,厚土帝尊不但不敢害他,反而要护着他。
  
  至于杀害司马非凡的重罪……这次就放他一马!
  
  毕竟,司马非凡已经死了,无论如何,司马翩跹,是一定要保住的。
  
  司马翩跹绝不能死,她的存在,已经是厚土帝尊最后的希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