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62章 艳盖群芳
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,楚行云快速了浏览了,司马翩跹过去四年多来的大部分情书。
  
  之所以说是大部分,而不是全部,是因为南宫花颜这里的情书并不全,只有七成左右,其他的三成情书,不知道为什么,翩跹并没有拿给花颜看,因此她这里也就没有底稿了。
  
  看过了翩跹的情书后,楚行云不由的苦笑连连。
  
  说是情书,其实也不尽然……从头到尾,情书的内容里,也没有任何暧昧的成分,更没有表达过,想要嫁给楚行云的意思。
  
  每封情书,司马翩跹都只是简单的,说一说最近自己在做什么,吃到了什么好吃的,见到了什么美丽的景物之类的。
  
  事实上,在楚行云的感觉里,司马翩跹对她的感情,更多的只是精神上的寄托,似乎是将他当成了一个可倾诉的对象,而不是恋爱的目标。
  
  深深的看着司马翩跹,楚行云开口道:“这一次,多谢你舍身相护了。”
  
  听到楚行云的话,司马翩跹先是一愣,随即羞涩的润红了面庞,摇了摇头道:“没什么的,那司马非凡,虽然是我的族兄,但他确实是罪有应得。”
  
  顿了顿,司马翩跹仰慕的朝楚行云看去,一脸认真的道:“你这样的大英雄,大豪杰,不该因为司马非凡这样的小人,而受到牵连。”
  
  大英雄?大豪杰!
  
  愕然看了看司马翩跹,楚行云根本不知道,她这些评价,是从何处得来的。
  
  不过,楚行云当然不会愚蠢到去追问了,也许……人家只是随口一说,他一认真,反倒尴尬了。
  
  沉吟了一小会,楚行云道:“很抱歉,你给我的信笺,我一直没看,一直到昨天,我才浏览了一遍,对于你的厚爱,我真的受宠若惊……”
  
  受宠若惊!
  
  听到楚行云这一席话,司马翩跹一张俏脸,顿时羞的火红,低垂下头去,一副羞不可抑的可人样。
  
  羞耻的咬着嘴唇,司马翩跹声若蚊蚋般的道:“那个……我知道不该打扰你,不过……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  
  摆了摆手,楚行云微笑着道:“那有什么,像你这样的美女,能够喜欢我,那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,我开心还来不及呢。”
  
  听着楚行云的话,司马翩跹一张润红的俏脸,顿时精神焕发起来,双眼亮亮的看着楚行云,目光中尽是温柔之色。
  
  看着司马翩跹喜不自胜的样子,楚行云右手一挥之间,两个大大的锦盒,出现在了旁边的地面之上。
  
  微笑着看着司马翩跹,楚行云道:“这两件礼物,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谢礼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
  
  呀!
  
  看着那两个大大的锦盒,司马翩跹顿时亮起了眼睛,目光中尽是狂喜之色。
  
  紧张的咽了口唾液,司马翩跹急不可耐的道:“这个……我可以打开看看吗?”
  
  微笑着点了点头,楚行云道:“当然可以……”
  
  轻轻掀开第一个锦盒,仔细看去,那是一套明黄色的瑰丽长裙,表面满是雅致的花纹,勾勒出了百花的图案。
  
  看着那美丽的百花,以及长裙那优雅的款式,司马翩跹真的是太喜欢了。
  
  最为重要的是,这竟然还是一件土系的帝兵,真的太适合她了。
  
  对于自己,司马翩跹还是非常了解的,她的容貌和气质,犹如牡丹一般。
  
  现在……他送给自己这套百花裙,是不是暗示,在他的心目中,自己就是那无与伦比的百花之王呢?
  
  羞喜的瞥了楚行云一眼,司马翩跹心里直打鼓,应该错不了了,这应该是他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吧。
  
  羞涩的咬了咬粉嫩的嘴唇,司马翩跹盖上了第一个锦盒,掀开了第二个锦盒,一根通体杏黄的大旗,摆在锦盒之内。
  
  仔细看去,那大旗和那长裙一样,通体杏黄色,旗杆和旗面上,同样遍布百花纹路。
  
  没错,这一裙一旗,正是得自司马非凡,并且被楚行云改造后的玄黄百花裙,以及幽冥白骨旗。
  
  原本,楚行云是打算自己用的,可是他本身没有土系能量,因此根本无法发挥出这对帝兵的真正威力。
  
  无奈之下,楚行云打算将这对帝兵,送给土属性的花弄月。
  
  不过可惜的是,这对帝兵,是术法系的帝兵,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增幅,才可以发挥出这对帝兵的真正威力。
  
  而花弄月其实是刺客系的武者,精神力很弱,根本发挥不出这对帝兵的威力。
  
  而同样的帝兵,在司马非凡,以及司马翩跹这样的术法系的土属性武者手中,却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威力!
  
  最重要的是,花弄月已经有了最适合她的碧落爪,真的不需要什么幽冥白骨旗了,精神力的匮乏,让她想用都用不了。
  
  因此,为了感谢司马翩跹的这次舍命相护,楚行云再次将这对帝兵的外形,进行了改造。
  
  改造之后,玄黄百花裙变成了杏黄百花裙,幽冥白骨旗,变成了杏黄百花旗!
  
  在原功能保持不变的情况下,杏黄百花裙,以及杏黄百花旗,外形却大不一样了,简直是百花迷眼,美不胜收。
  
  不仅仅是外观如此,就连那三尊帝尊级的骷髅战将,周身也遍布百花符纹。
  
  无论是杏黄百花裙,还是杏黄百花旗,其底色都是杏黄色的,但是那百花的颜色,却并不是杏黄色的,而是五彩缤纷,艳丽多彩的。
  
  看着这两件帝兵,虽然司马翩跹,从小就不缺帝兵,可是这两件帝兵,却毕竟不同,这可是楚行云送给她的。
  
  在司马翩跹看来,这就是两人的定情信物,即便拿全世界的帝兵来换,她也是誓死不换的。
  
  欢喜的站起身来,抱起了两个大锦盒,司马翩跹对着楚行云道:“请稍等一下,我去去就来……”
  
  说话间,司马翩跹抱着两个大锦盒,找到了茶舍的老板,借了一个房间,换上了杏黄百花裙,以及杏黄百花旗。
  
  很快,司马翩跹再次出现在了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放眼看去,司马翩跹一身杏黄色的长裙,手持杏黄色的大旗,周身百花缭乱,美不胜收。
  
  百花点缀之下,司马翩跹那娇艳的脸蛋,犹如盛开的牡丹一般,其美艳逼人之处,堪称是倾国倾城,国色天香!
  
  即便见惯美女的楚行云,也被司马翩跹那艳盖群芳的美丽,镇的愣了愣神。
  
  这样的一种美丽面前,任何正常的男人,恐怕都不能无动于衷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