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563章 粉色信笺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哼哼……哼哼……
  
  愉快的哼着歌曲,司马翩跹满面欢悦的,走进了鬼水城城主府……
  
  为了确保她的安全,厚土帝尊再三严令之下,司马翩跹每天晚上,都必须回鬼水城主府休息,无论如何,司马翩跹,是绝对不能出意外的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听着司马翩跹姓高彩烈的歌声,端坐在宝座之上的厚土帝尊,不由的睁开了眼睛,朝着司马翩跹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  
  嗯?
  
  只一眼瞥去,厚土帝尊便猛的皱起了眉头。
  
  看着司马翩跹身上的杏黄百花裙,以及手中的杏黄百花旗,厚土帝尊瞬间色变。
  
  仅仅只是改了个外形,是没有用的,毕竟……这两件帝兵,都是厚土帝尊曾经使用了上万年的。
  
  不管外形怎么改,可是两件帝兵内在的灵性,却始终没变,因此……厚土帝尊只一瞬间,便认了出来。
  
  翩跹,你过来……
  
  听到老祖传召,司马翩跹急忙走了过去。
  
  走到近前,厚土帝尊皱着眉头道:“把你手中的这杆大旗,给我看看……”
  
  面对老祖的要求,虽然有点不舍,但是花颜却还是没有拒绝,毕竟……无论如何,老祖也不可能抢她的东西。
  
  接过了那杏黄百花旗,厚土帝尊不由的上下打量了起来。
  
  赞叹的点了点头,即便是厚土帝尊,也不得不连连赞叹。
  
  虽然这件帝兵的能力,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可是单就外在而言,却比原来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  
  如果说,之前的幽冥白骨幡,只是一件帝兵的话。
  
  那么现如今,这杏黄百花旗,不仅仅是一件帝兵,更是一件艺术品!
  
  不过,这件帝兵的能力,虽然变化并不大,但却绝非是毫无变化,只不过……即便是厚土帝尊,也无法单从外表,便看出变化在哪里。
  
  皱了皱眉头,厚土帝尊长吸了口气,手中杏黄色大旗猛的挥了出去……
  
  哗啦……
  
  随着厚土帝尊的大旗挥出,三道杏黄色身影,呼啸着从地面上拔地而起。
  
  仔细看去,三个周身皆被杏黄色铠甲覆盖,周身遍布五彩百花的战将,手持长枪,傲然挺立在那里。
  
  哇!
  
  看着那三尊百花战将,司马翩跹顿时惊呼出声,她可万万没有想到,这么漂亮的百花旗内,竟然封印着三尊如此强大的百花战将!
  
  不仅仅司马翩跹感到惊讶,面对这一幕,即便是厚土帝尊,也不由的感到不可思议。
  
  猛的站起身来,厚土帝尊走到了那三尊百花战将的身前,轻轻伸出手,按在了其中一名百花战将的铠甲之上。
  
  一连探过了三尊百花战将之后,厚土帝尊的脸上,也不由的露出了狂喜的笑容。
  
  一直以来,厚土帝尊之所以如此重视司马非凡,从某种角度上说,就是因为这个小子,拥有着三眼蟾蜍武灵。
  
  三眼蟾蜍,拥有着秽土阴力,三颗眼珠,可以融合天地人三魂,将任意三尊尸体,复生为死灵生物。
  
  现在,司马非凡虽然死了,但是他的一身本领,却被楚行云那小子,用神鬼莫测的手段,融合进了三尊帝尊级的,骷髅战将的身体之内。
  
  如此一来,这三尊骷髅战将,便成为了不死不灭,可以无限复生的百花战将!
  
  最绝妙的是,司马翩跹,正是精神系的术法系武者,通过精神力,可以增幅这三尊百花战将的战力。
  
  司马非凡的天赋,就是可以复生帝尊级的尸体,而司马翩跹的天赋,是利用强大的精神力,对武者进行全方位的强化和增幅。
  
  等于是说,借楚行云之手,将司马非凡,以及司马翩跹,这两大天才的天赋,结合在了一起,以一人之力,便可以发挥出两人联手的威力!
  
  两人联手,这意味着什么呢?
  
  确切的说,即便是四大帝尊之首的灵木帝尊,也绝对打不过任何两大帝尊的联手。
  
  拥有这件杏黄百花旗后,只要司马翩跹能成就帝尊,那么她就必然是帝尊中,最强大的存在,任何帝尊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!
  
  哈哈哈……
  
  看着面前的三尊百花战将,厚土帝尊猛的仰天大笑了起来。
  
  早知如此,她哪还会怪罪楚行云啊。
  
  若早就知道楚行云有这一手本事,厚土帝尊绝对会亲手宰了司马非凡,然后……即便倾家荡产,也要请楚行云出手,帮这个忙!
  
  只不过,楚行云为什么,会把这么珍贵的宝物,送给司马翩跹呢?
  
  思索间,厚土帝尊朝司马翩跹看了过去,不动声色的道:“怎么,这两件宝贝,是楚行云那小子送给你的?”
  
  羞涩的点了点头,司马翩跹甜蜜的道:“是啊老祖,这两件帝兵,是……是他……送给我的……”
  
  哦?
  
  转了转眼睛,厚土帝尊道:“这么说,这是他送你的定情信物了?”
  
  羞涩而又甜蜜的低下头去,司马翩跹并没有回答,不过很多时候,不回答,其实便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,那叫默认!
  
  点了点头,厚土帝尊道:“很好,感情上的事,我不干涉,不过……作为我的子孙,在未结婚前,你们绝不可越雷池半步,听到没有?”
  
  听到老祖的话,司马翩跹的脸蛋,顿时涨的通红,跺脚娇嗔道:“老祖,您说什么呢?翩跹岂是那种不知廉耻,骄奢淫欲之人。”
  
  微笑着点了点头,厚土帝尊道:“我也是怕你吃亏,一旦那小子变了心,最终受到伤害的,还不是你吗?”
  
  轻轻点了点头,司马翩跹知道老祖是一番好意,不过事实上……她的内心里,却不以为然。
  
  什么叫吃亏,什么叫占便宜?
  
  她是真心喜欢楚哥哥的,只要他喜欢的,她都愿意……
  
  真正相爱的人之间,哪能分的那么清楚。
  
  若事事都要计较一下,看看谁吃了亏,谁占了便宜,那还算什么真爱?
  
  真正的爱情,是付出而不求回报,是奉献而不求索取,是一往情深,是无怨无悔!
  
  接过了杏黄百花旗,翩跹拜别了老祖,一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  
  小心的将杏黄百花旗放在了架子上,翩跹跑到衣柜旁,抱出了一个粉色的箱子。
  
  轻轻打开粉色的箱盖,里面满满的,都是一扎扎粉色的信笺……
  
  幸福的掏出一扎扎粉色的信笺,司马翩跹一脸的幸福……
  
  这些用粉色信纸写的情书,只有她和楚行云看过,就连南宫花颜,都无缘得见呢……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